2007年1月12日

〔歷史〕黃仁宇與馬克斯


  頗愛讀黃仁宇之書,或許是因為黃仁宇用一個獨特的角度切入中國的歷史,是自己從前未曾想過的,因此讀來別開生面,頗收刺激思考的效果。

  黃仁宇的特色之一,就是強調大歷史的觀點,他喜歡用長期的、綜合的觀察來論述中國的歷史,並認為唯有如此才能發現歷史的真相,片段式的切入中國歷史,再用西方傳統觀點加以詮釋,只會造成更多的誤解。這種不合於哈佛式學術規矩的作法,似乎使他在美國的學術界受了不少委屈(詳見自傳「黃河青山」),不過也因為他對研究方法的堅持,才能使他的作品獨豎一幟,在華人世界廣為流傳。

  不過黃仁宇吸引我的地方,倒也不在於所謂「大歷史」的觀點,中國、台灣、香港有很多學者也是採大歷史的觀點,他們的論述多半平平無奇。依我所見,黃仁宇以「唯物論」來闡釋「大歷史」的觀點,才是他的作品的可觀之處。這由他研究明朝財政治度的論文中,可以得到很清楚的訊息。

  可以說我讀了黃仁宇之後,才知道馬克斯的偉大,馬克斯的歷史哲學中有關中國的論述,雖然錯誤百出(個人的觀感),但是那是因為馬克斯連中文都不通,霧裡看花之作,不免貽笑方家。但馬克斯唯物的(我比較傾向稱為物質論)研究方法,在黃仁宇的著作中得到很大的成功。黃仁宇務實的研究中國官僚體系的管理技術,以及財政及會計的能力,發現中國根本缺乏在數字基礎上治理國家的可能。所以中國的皇帝必需採用一種訴諸於空中樓閣般理想的低密度管理,任何的勵精圖治的管理都是沒有用的,因為中國根本就缺乏管理的基礎。

  所以明君賢相在大歷史中也不過如泡沬一般,無力改變中國的大歷史。因為物質方面(管理技術)的限制,所以中國只能一再重覆歷史的軌跡。黃仁宇指出,中國由於自秦始皇起就太大了,因此沒有發展精密管理技術的機會;不像西方國家,甚至是日本,在小國的範圍內,可以學習控制的技術,而慢慢的演化出高水準的國家競爭力。

  因此即使到了蔣介石的國民黨政府時代,對於廣大的鄉村還是沒有辦法有效的管理,因為鄉村的結構依然停留在明朝的水準,付出很多的勞力維持很低的生活水準,沒有改變。

  黃仁宇在黃河青山一書中,雖然對毛澤東予以道德上的譴責,但認為毛澤東的土地改革是促成中國現代化的重要里程碑,因為毛澤東從根本破壞了從明朝以來中國鄉村的基本結構,使得鄉村出現了現代化管理的可能。

  對於這一點我個人並不能完全同意,我倒認為鄧小平「先讓一半富起來的」的政策,或許才是現代化管理的契機。正如同黃仁宇的觀點,只有小面積的經驗累積,才能有管理技術上的進化,毛澤東所做的全國大改革,雖然激烈,但對於龐大的管理能量需求,依然是一個無解的課題。但是不是可以說毛澤東的破壞成全了鄧小平建設的可能性,倒值得再加探討。

  由中國的現狀,我們可以說現代化的政府行政管理技術,已經在某些地方實現了,但其所造成的沿海VS內地的落差,我想就是今日中國政府的必要之惡,也是他日最痛苦的地方。

  值得慶幸的是,我們生在台灣,住在台灣,依據馬克斯和黃仁宇的理論,我們的成功相對於中國的失敗,是面積大小所成就的物質上的必然。由這個觀點去思考,為何有人會提出所謂「七塊論」,也就不難理解了。事實上,中國政府也正進行著將中國分塊治理的冒險做法,但或許,是唯一的作法了!

  真的,住在台灣是一件幸運的事,至少我們不必參與人類史上最大的行政管理實驗!我們也沒有必要去淌這混水!阿門!


原載2003-01-20PChome新聞台

2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阿面~

***

除此之外,中國史界過於強調一人的能力,例如強者、賢君、亂臣、昏君之類的,沒有考慮到組織與結構。

因為根本就沒這種東西。

小杜白雲 提到...

最近看費正清的論中國,也提到了相同的問題。
他認為在宋朝之後,士紳階級成為中國地方實際的掮客式管理者。而宋明理學則是背後的哲學基礎。

他也認為毛澤東的作為徹底破壞了這個士紳階級,而讓國家(應該是指中國共產黨)的權力伸到每一個家庭及個人,是中國自古以來的一大改變。

此一觀點和黃仁宇所稱「使中國鄉村有現代化管理的可能性」,似亦有些相通之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