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年3月7日

〔太極拳〕我所學的太極拳

  我的習拳經歷始於大學一年級,那時和同學加入了台大的「太極拳研習社」,老師是位胖胖的中年人,糟的是名字我已經忘了,師承來自嘉義的「如魚拳社」。記得當時社員不過十來人,都是男的,只有一位夜間部的學姐偶而會出現,自她畢業後社團就是純男性的天下了!

  當時老師所授為「鄭子太極拳」,為民初五絕老人鄭曼青刪修創發而來,鄭曼青當年以詩、書、畫、醫、拳為其五絕,就我後來所學的認識,鄭師祖一生應該是以其國畫為歷史所推崇,而在世時行醫濟世,頗富盛名。當年鄭師祖拜楊家太極拳謫傳楊澄甫師祖為師學習太極拳,據說因醫術高妙治好了楊澄甫夫人的痼疾,楊師祖心存感恩而授與絕學,因此拳藝突飛猛進。

  當年還是大學生的我直把鄭師祖視為天人,以為其拳藝無人能敵,不過經過這些年閱讀一些史料,發現真相可能並非如此。與其說鄭師祖是一位武術家,不如說他是一位文人、一位醫生,他是不需也不會以拳法和他人交手實戰的,因此我猜想鄭師祖可能是以一個醫生的觀點自楊氏太極拳中取其所需加以創發,特別強調太極拳中的「鬆」與「沈」,再加上當時鄭師祖的文化水準高,往來不乏名流,並曾受邀至當年駐華美軍及英軍之陣營中表演太極拳,以其拳藝將那些外國軍人打的落花流水,聲名大振。其次他再依其簡易原則刪修過於繁複的拳架,簡化為三十七式(原本一百零八式),使廣為流傳。並開風氣之先以英文出版鄭子太極拳十三篇,著述精采;晚年旅居紐約授徒於海外。凡此種種,均使鄭師祖之大名威震全球,成為一些外國武術愛好者心目中的英雄,如以合氣道見長的好來塢電影名星史蒂芬席格訪台時,便曾提到他最欽佩的武術家便是鄭師祖,而且希望找到鄭師祖的弟子討教一下,據說後來找到一位民生報記者的父親是鄭師祖的弟子,不過已年過八十,交手當然是不可能的。

  但當我們回到中國與台灣的武術史料時,鄭師祖就沒有這樣崇高的地位了。即使是他的老師楊澄甫,也頗有人敢嘲諷之,以為不過耳耳。對於鄭師祖則多不以純粹的武人視之,我綜合所讀文獻的結論是認為:鄭師祖所展現的功架有很多不合武術常規的地方,也就是他的拳法在很多地方是有缺陷和露洞,和其同時代的武術家相比,武功可能不算是很高。

  可是若以今日的標準來看,說鄭師祖的水準不高,因此鄭子太極拳不怎麼高明的話,實在太狂妄。我想鄭師祖的功力應該比所有現代的武術家都還要更高才是。

  在此我要說一下我的親身經歷,大三那年和同社的社長、副社長等四人至老師家中請安,閒聊過後老師要和我們試試拳,我們被老師帶著甩來甩去的情況自無需多言,值得一提的是我們的副社長,一名農經系先前練過少林拳的同學,向老師問「擠」這招應如何應用,「擠」在鄭子太極拳中的姿式是雙腳成右前弓步,重心由左腳移到右腳,身體由向左轉到向前,雙手由放下相對,隨身轉動而蕩到胸前,止於雙掌掌心相對交疊,右手在外,左手在內。師言:「這擠是我們拳裡的殺手,當你對敵時勢己用盡,敵仍未倒,就可用擠這招,高度正好在敵之心口,擠下去必致敵吐血身亡。」言罷又道:「來,我試給你們看!」伸手便拉提問的同學要試招,同學一聽會吐血身亡,當然不肯,師說打小腹,因腹部柔軟,便不致內傷。

  此時,只見老師右輕搭於同學之小腹上,左手輕輕搭上去,真的很輕,而且很慢,身體重心的移動也不明顯,一切就在我眼前彷彿慢動作的演出。就在那左手搭上的當兒,同學悶哼一聲,抱著肚子蹲了下來,大概過了三、五分鐘,方始站起,好奇的我們問他是什麼感覺,他說肚子彷彿被一根粗大的毛竹硬生生捅進去,非常痛。這輕柔的動作竟有這樣的效果,怎不令人矯舌不下呢?

  可惜我的大學生活偏向多采多姿,不能定下心來學拳,學了四年的太極拳,可以說一無所成,連一套簡易的拳架都記不清!實在可惜!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