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年3月21日

〔武術〕談談武術的失傳

前些日子到專業武術出版社—逸文出版社在重慶南路的新居逛逛,順便訂了兩年份的台灣武林雜誌。

  在書局內意外的看到了許多日文的武術雜誌,居然都是專門報導中國功夫的雜誌,其內容都不包括雜七雜八的「格鬥技」。順手翻翻,編緝的十分精美,單元有系統而且內容豐富,雖然在下日文不精,只能瞄個大概,但這些日文雜誌的精緻度,實在是超越現在所有的中文武學雜誌。

  心下不由感嘆起日本人做事認真的程度,真的是超越我們多矣!

  八極拳一代名手劉雲樵的高徒,同樣也是名滿世界武術界的徐紀老師,在兩岸開放之初,就帶著攝影機查訪中國各地,專找老師父演練老拳架、老套路,將之攝影保存。據其所言,日本人挾雄厚之財力物力,早在兩岸仍不相往來的年代,就已經進行相同的工作,因此,或許有很多失傳的拳架,現在都只留存在日本人的影帶中了!

  中國為了將武術列入奧運競技項目,強力制定標準套路,在全民向錢看的風氣下,將大量人才吸引到表演式的武術競技,造成非熱門的傳統武術嚴重斷層。而且,功夫是隨身的,只要老師父一死,也許就代表著一門武術的失傳。

  因此,若要尋覓傳統武術的面貌,可能要求諸於台灣、香港、日本、美國等地的武術傳承了。

  當然,日本的中國武術界也有其先天上的弱點,首先,不會中文當然是最大的障礙,其次,過於商業化的經營型態也會造成認知上的偏差。誇大不實、近乎神話般的形容詞固有其廣告的效果,但也會使讀者或練習者迷惑於「絕招」、「絕技」、「一擊必殺」等過於著重於「格鬥」的效果,而忽略了武術練習上的本質。其三,由於中日的歷史仇恨,我們實在不能排除中國武術家在收錢後,仍作出錯誤示範供日本人拍攝學習的可能。事實上,就日本人來台拍攝的武術資料而言,其中就有不少這種情形,這在台灣武術界不是新聞,不知日本人覺醒了沒有。

  至於台灣武術環境的困難,則是市場太小,慘澹經營,除了太極門這種搞個人崇拜的團體,或是常上電視強調練氣功可以美容養生的一些「大師」,一般的師父要以教導武術維生,過得都相當清苦,而大部分的學習者都只能以業餘的身分從事這項活動,只能算是業外的興趣,因此缺少充分的練習,功力往往不足。「拳打千遍,身法自然」變成只有古人才做的到的事情,這種情況當然也會造成功夫不斷失傳的結果,就像在下的情況一樣。還好同學的師兄們頗有功力高強者,教練仍當春秋鼎盛之年,傳人當所在多有,在下則略為文誌之,算是一種紀錄的貢獻吧!
NOTE:本文原發表於2003-03-21PChome新聞台之<武學札記>

10 則留言:

Howard 提到...

格主您好
針對武術的失傳,我認為若是指招式,功法的消失,那只是小事,消失了可以再研究出來,但是觀念及基礎理論的消失則是無可彌補
,就像我現在練的拳法,是孫祿堂也不知道的形意和八卦,不但可以詮釋五行,八卦的道理也確實能實用,每次看著網路上的武術影片,我是慶幸自己的幸運,練武可以練智慧,了解時間,空間,人事,軍事家的兵法,技擊家的經驗,東西太多了

小杜白雲 提到...

恭禧您可以學到自已認同的拳法。

不過我覺得似乎也不必消費孫祿堂,現在有很多文章都喜歡攻擊孫祿堂,說他的形意拳根本不行之類的。

人都死那麼久了,反正死無對證。這是武術界(尤其是中國)無聊的地方之一。

這篇文章是多年前所寫,現在看來內容實在有些不妥,一竿子打翻中國武術界,未免也太輕率了。

不過作為一種個人思考上的紀錄,姑且存之吧!

Howard 提到...

對不起,我並非攻擊孫祿堂,我是說明我練的東西,他並不知道,或者他知道,但他的後人並未公開而已,

小杜白雲 提到...

我並沒有指摘您的意思!

只是您的留言讓我聯想起網路上的一些事情,之前有自稱為尚派形意拳的傳人,在網路上說其他形意拳大師,比如說孫祿堂根本不行云云,吵吵鬧鬧的筆戰打了一陣子。。

但到底那裡不行,到底那裡多行,根本也沒有講清楚!或許,武術這種東西很難用文字來表達吧!

而今日我們能夠去了解的孫祿堂,也只有文字而已!

所以說,這樣吵有什麼意義呢?

Howard 提到...

其實誰行誰不行,若是以動手論,那也只是個人因素占大部分,現在的武術缺少的是最基本的東西,就是如果輸了,要如何進步,下次贏回來,沒有中心思想依循
現代人都是以缺什麼補什麼的態度學習武術,若是這樣,形意拳如何以五個招式包含一切,這才是形意拳真正的失傳

小杜白雲 提到...

這說來就玄了!

未入其門,不能解其義!

只是我覺得武術向來是無法和人身分開而獨立存在的。脫離了人,去討論武術,多少會有些空泛。

這也就是很難用文字去描述武術的原因吧!

Howard 提到...

您這個意見,我不能苟同
孫祿堂曾說過:技近乎道
這個道若是指中國文化中的道
應該可包含萬事萬物
這樣說來,是否可以包含大多數的人
若是如此,人的因素對於武術的影響,是否可以忽略?

小杜白雲 提到...

吾嘗言:

可意會而不可言傳是藝術的最高境界。

但在最高境界之前,一直扯這個東西,就是鬼扯居多了!

連技術面都搞不清楚,就想談什麼意境,那真的就沒有什麼希望了!

孫祿堂說技近乎道,這道可以包含天下萬物的道理。

他可以這樣說,我沒有意見,他是大師嘛!他一輩子都投在武術裡了!

但如果是我這樣說,就是在鬼扯!連技巧都還生疏的緊,去談道,就只能是空談!

人的因素對武術的影響,在最神奇的道的境界中,或許可以忽略,或許不能忽略,我怎麼能知道。

但就我現在的程度來說,是萬萬不能忽略的!

Howard 提到...

我倒是覺得您高推聖境了

有另一句話可以解釋我現在的心得

根本智易得,差別智難求

大道至簡,用在武術上也是真理,任何人確實都
能實際操作

如今傳統武術最大的問題是,不曉得怎麼贏,想不出為何輸

若能找回失去的中心思想,輸贏都不會迷惑

小杜白雲 提到...

那可能是形意拳的殊勝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