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年3月21日

〔鄉土〕剝皮寮價值何在?

  報載台北市文化局長龍應台驚奇的發現剝皮寮曾是國學大師章太炎的旅台故居,因而振奮的鑽進剝皮寮古街尋找此一「遺址」,彷彿很沉醉於一種緬懷古人的情緒中,並且表示正因為有了這段有關章太炎的文化想像,使得這棟剝皮寮已被判為危樓的老房子,頓時與中國近代史產生微妙的牽連。言下之意似乎使剝皮寮古蹟重燃免於被拆除的命運。

  我們當然欣見古蹟得以被保存,但是剝皮寮百年歷史所建構的先民發展軌跡,當初在台北市政府眼中不值一文,為便讓老松國小興建體育館,非將之拆除不可,並已將所有的居民強制遷出,絲毫不顧學者的反對和居民旳抗爭;而今龍局長不過發現章太炎曾一度、短期的居住在剝皮寮的一棟房子中,整個剝皮寮好像就有了完全不同的價值,好像只要剝皮寮與中國近代史有了牽連,即使只是一位國學大師短暫駐足的牽連,剝皮寮就因此而身價不凡,就值得台北市文化局長細細環顧尋覓大師曾日夜仰息的雪泥鴻爪。何今日之赫赫而昔日之涼涼哉!

  其實我們知道在剝皮寮再也找不到章太炎的一絲氣息,章太炎不過是剝皮寮的一個過客,甚至是台北市,乃至整個台灣的一個過客,他並不曾在台灣留下什麼,剝皮寮的價值也不存在於章太炎曾經住過一陣子這種事情上。剝皮寮是個有百年歷史的社區,他的街道型式和社區架構見證了台北市歷史的變遷,章太炎的居住也正是個社區悠久歷史的一項明證。龍局長的這項發現無疑使台北市民在造訪剝皮寮老街時多了一份趣味,但可惜的是我們看到龍局長反客為主的為章太炎而興奮不已,而視剝皮寮社區在城市歷史和文化的地位為無足輕重。我想,曾居住在剝皮寮的先民不免心痛,而章太炎若地下有知,也未必同意這種想法吧!

NOTE:作於2001.08.18 ,投搞未獲重視也。乃於2003-03-21載於PChome新聞台,因本文有其時效性,乃放在原刊登日期。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