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年8月27日

〔育兒〕魔藥

  昨日咱家剛滿二個月的妹妹生病了,又咳嗽,又流鼻水。傍晚爸爸、媽媽還有阿媽抱著妹妹去看醫生,醫生伯伯居然說妹妹是過敏,不是感冒,因為六個月內的小BABY是不太可能感冒的。果然,有鼻子過敏的爸爸和媽媽,就容易有過敏的小朋友,我們家的妹妹可能是個過敏兒啦!醫生伯伯說要好好照顧她。

  醫生伯伯開了二種藥給妹妹,一種是鮮艷的粉紅色藥粉,一種則是淡咖啡色的糖漿。而當粉紅色的藥粉調二CC的水,變成粉紅色的液體時,那奇特的顏色彷彿就是魔法學校裡的神奇魔藥,好像只要吃上一口,妹妹圓滾滾的身體就會浮在半空中,轉個半圈,然後病痛就化作一陣輕煙從身上飄出,消失在空氣中。

  我想像中的魔法並沒有發生,事實上是阿媽用小湯匙輕輕舀起一匙的粉紅,送入妹妹的口中,妹妹吐卻了吐舌頭,好像不習慣吃這麼甜的東西。不過在阿媽的堅持下,妹妹還是乖乖地把二種粉紅色和淡咖啡色的藥一匙一匙的吃完了,然後一臉滿足的沈沈睡去,一面睡還一面不知想起什麼似的笑笑,逗得全家都樂了!看著妹妹的臉,我忽然想到自己,有這麼討厭吃藥的老爸,卻有那麼乖乖吃藥的妹妹,看來世間真的是有魔法存在吧
NOTE:本件原載2003-08-27PChome新聞台

2003年8月15日

〔台語典故〕撿角與等路

  最近有一個無厘頭的廣告,叫大家將飲料空盒「剪角」來抽獎,而將「剪角」唸成台語的「撿角」,並編成時下流行的Hip-Hop曲風。

  而「撿角」在台語的原義是指一個人「沒有用」、「沒有希望」、「沒效」甚至「無藥可救」的意思,通常的用法如「這個囝仔撿角了」,意思是說「這個小孩不學好,沒救了!」。現代人可能不易了解「撿角」一詞的來由為何?因為「撿角」是往日農業社會中的一個用詞,農夫在春耕時「巡田」,彎著腰在水田中的秧苗旁用手摸啊摸,檢查田中是否有東西不利水稻的生長,如果摸到石塊,台語稱為「石角」,就撿起來丟到田的旁邊,這個動作就叫作「撿角」,因為這種「石角」是妨礙農耕的廢物,因此引申而言,就稱被社會放棄,形同廢物的人為「撿角」。與空盒的「剪角」可是大大的不同。

  另一個台語的常用語「等路」,指的是「禮物」,尤其是指到他人家中作客時所攜帶的禮物。我一直以來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經向老爸請益,才知道在從前的農業社會,到別的村莊拜訪親友時,親友家的小朋會都會很興奮的跑到村莊外的道路,等候客人的到來,以便引導客人到主人家,及順便幫忙提提行李什麼的,而當客人到達時,看到這麼群「等」在「路」邊小朋友,是這麼熱情可愛,就會拿出一些糕餅糖果之類的分給他們,也就是說,台灣傳統社會有這種要帶點東西分給「等路」的小朋友的習俗。久而久之,「等路」就變成了到他人家做客時所帶「禮物」的代名詞。所以我們在準備「等路」拜訪朋友時,一定不能忘了要準備給小朋友的「等路」,因為「等路」這個詞就是因為客氣有禮的小朋友而發生的啊!

NOTE:本篇原載蘋果日報,後原稿貼於2003-08-15之PChome新聞台,茲再錄於此。
這是我之前在蘋果日報的一份投稿,蘋果日報喜歡把文章修成斷句短,或許以為這樣比較好讀,但在下認為搞成那樣子文氣反而不順。但也許蘋果的文章反應了新一代的國文程度與喜好也說不定,但私心以為,不是好現象。因此,刊在此Blog的文章,就還是照我的意思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