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年11月12日

〔讀詞〕我為什麼喜歡孟浩然

  今天翻了翻桌曆,發現桌曆的背面有印一些唐詩宋詞,這是老套俗氣之極的產品設計,反正是贈品,也不必太講究。不過這些古典文學作品總是好的,翻翻看看也頂有趣。

  這其中,李清照的詞非常多,大概因為她出名,而且作品曾經大量為瓊瑤所引用,比較通俗流行吧!她的「聲聲慢」一闕,算是名作,我國中時節,每個自命氣質的女生都會來上兩句「淒淒慘慘淒淒」!整闕詞是這樣的:
尋尋覓覓,冷冷清清,淒淒慘慘淒淒,
乍暖還寒時候,最難將息,
三盃兩盞淡酒,怎敵他曉來風急。
雁過也,正傷心,卻是舊時相識,
滿地黃花堆積,憔悴損,如今有誰堪摘?
守著窗兒,獨自怎生的黑。
梧桐更兼細雨,到黃昏,點點滴滴,
這次第,怎一個愁字了得。

  讀完之後,整個心情都不好起來。

  「乍暖還寒時候,最難將息」,這點我可以理解,天氣冷冷,本來就不好睡,但李清照女士不去生個火爐,抱緊被窩,反而喝酒禦寒,敵不住「曉來」風急,居然是一坐就坐到天亮。而坐就坐吧!反正失眠,也可以看本小說之類的解解無聊,而李清照女士居然「守著窗兒,獨自怎生的黑」,眼中看的是滿地落花,耳中聽的是梧桐細雨,連大雁飛過,也硬是咬定那是舊時相識。我的天啊!好好的覺不睡,起床夢遊般的尋尋覓覓,淒淒慘慘的,多難過啊!而究竟是什麼事難過?看不太出來,我想無非是哀傷伴侶遠遊(或死去?),或者是年華的流逝吧!

  而經過了三十多年,我終於認清我自己是一個神經大條的人,讀起這首「聲聲慢」,只覺格格不入,甚至覺得有點無病呻吟。如果我認識這種女生,我是一定受不了她的!

  而我自己呢!還是喜歡孟浩然的「春曉」:「春眠不覺曉,處處聞啼鳥,夜來風雨聲,花落知多少。」睡覺就要睡到飽,被小鳥吵起來是最舒服的啦!夜來風雨,花落知多少就知多少吧!再種就好了嘛,落了也還會再開嘛。起床到園中伸伸懶腰,收拾一下殘花,深吸一口早上的空氣,還是春天啊!

  這才叫人生嘛!

NOTE:本文原載2003-11-12PChome新聞台,茲再錄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