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8月11日

法國的高中畢業考題

這是在蠻久之前收到的一封轉寄的MAIL的內容,看了印象極為深刻,所以留了下來!今天想拿出來分享討論一下。以下是原始郵件內容:


【大紀元7月20日訊】
在法國留學的朋友寄來了法國的高考作文題,讀后不禁唏噓感嘆。所謂法國的“高考”是指法國的高中畢業會考,通常在6月中旬。法國沒有統一的“高考”,大學錄取是依據高中畢業考試成績。有的大學有自己的專門考試,稱為concourse。法國的高三分文、理、經濟科,今年的作文考試各科均有三題,可選做一題。
<文科>
  1. “我是誰?”這個問題能否以一個確切的答案來回答?
  2. 能否說:“所有的權力都伴隨以暴力”?
  3. 試分析休謨論“結伴欲望和孤獨”一文的哲學價值。“‘結伴’是人類最強烈的愿望,而孤獨可能是最使人痛苦的懲罰。”
<經濟科>
  1. 什麼是公眾輿論能承受的真理?
  2. “給予的目的在於獲得”,這是否是一切交流的原則?
  3. 試分析尼采論“罪行與犯罪”一文的哲學意義。作者在文中提出問題:輿論在 了解了犯罪動機和作案具體情況後,即能遺忘錯誤。這種現象是否有悖倫理原則?
<理科>
  1. 能否將自由視為一種拒絕的權力?
  2. 我們對現實的認識是否受科學知識的局限?
  3. 試分析盧梭論“人類的幸福、不幸和社交性”一文的哲學含義。盧梭說:“我們對同類的感情,更多產生於他們的不幸而不是他們的歡樂。為共同利益聯繫在一起的基礎是利益,因共處逆境團結在一起的基礎是感情。”

法國不愧是哲學家的搖籃,連高考都要測試學生的哲學思辨能力。倘若這樣的題目真的出現在我們的高考試卷上,恐怕不光是考生,連老師、家長都要汗顏。

  看完這些張考卷,我的汗也不禁要流下來!真是有夠高水準!我想法國的高三學生其實未必寫的出什麼高明的答案,但重點是,至少有這種考題可以讓他們思考!

  我想,如果台灣教育改革之後的考試,問題也是類似的方式與水準,那麼或許可以讓補習班匿跡吧!不過,顯而易見的有兩個困難擺在眼前,第一,這種問題連老師都不會,怎麼教學生呢?第二,這種考卷改起來必然是相當的主觀。一定會有一堆家長、老師、民代、學者大喊不公平!不公平!

  而令我覺得納悶的是,教育的目的是什麼?到底是為了教好學生,還是只為了一場形式上公平的考試呢?在追求「考試公平」的大石頭下,台灣教育到失去了多少屬於教育本質上的東西?

  明朝的「幽夢影」有一段話好像是說:今之所有絕不流傳後世者,科舉也!科舉由唐至明清,為防作弊,到後期規矩多如牛毛,不但不能塗改,連抬頭、避諱都要按規矩,甚至連文章字數都要算得剛剛好,還要練習一種字形飽滿稱為「館閣體」的毛筆字,遂令天下讀書人俱變作書呆也!而台灣的教育,幾經改革,好像還是逃不出科舉的魅影,歷史的傳統實在是很可怕啊!

NOTE:原發表於 2004/08/11之新浪部落格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