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8月27日

〔回憶〕給褊激份子的一封信

  依據我在PCHOME開設新聞台的經驗,只要是談論政治的話題,都會引來一堆政治口水,可以溝通的也就罷了,但若遇到那些腦袋不清又沒禮貌的傢伙,真是留言版的莫大負擔。所以說,這次經營這個部落格,能不談政治,就不談政治!想談政治的時候,就到別人的站台去嗆聲!在我的立場是以鄰為壑,但如果在別人的觀點是意見交流、豐富他站台的內容,那我也就老實不客氣了!

  通常嗆聲一陣子,和一些不同意見者筆幾回之後,也就累了!累了就算了,反正是別人的站台!呵呵!但在這個過程之中,讓我回憶起一些往事,可以紀錄下來和大家分享!

  那年我初中二年級,算起來是民國七十四年,西元一九八五年(天啊!快二十年過去了!)。那個年代的中學生每個星期都要交週紀,印象中分為三個還是四個欄位,分別是「一週大事」、「讀書心得」、「感想」等等之類的!當時的報紙也有特別在週末刊登一個「一週大事」或「一週要聞」的小欄位,以供全國的中學生抄入週記。

 基本上我算是喜歡寫週記的學生,尤其當靈感來的時候,寫週記是件蠻有趣的工作;但發懶的時候,寫週記當然就變成了虛應故事,通常看看報紙、雜誌上有什麼文章,拿來東抄西抄,也就可以交差了。

  某一次我又發懶的時候,隨手抓了一本雜誌來抄,其中的文章看起來都是在批評時政。當然我又發揮了東拼西湊的功力,完成了週記,而我當時根本不記得,或沒有意識到我有寫下「政府迫害黨外人士」這幾個字在週記裡面。我也完全不了解我所傳抄的所謂「黨外雜誌」是個什麼玩意兒!在那個年代的教育下,我完全認知先總統蔣公是世界的偉人,我們的政府是大有為政府,就是因為戒嚴,我們的治安才那麼好!老師就是這麼教的啊!(附帶一提,有關戒嚴治安好那一段,是我小學三、四年級的導師在上課時說的,當時,我想全班的小朋友沒有一個人知道戒嚴是個什麼玩意兒,也不清楚當時的台灣居然還在軍事戒嚴吧!)

  我的那篇週記引起了我們導師的注意,我的老師當然不是抓扒子,我想她是基於保護學生的關愛,連續一、二週都在午休時間和我聊天,害我都沒有睡到午覺!其實我只是一個初二的學生,根本不了解政府迫害黨外人士到底是怎麼一回事。老師越解釋,越開導,我越糊塗。我根本不記得她說過什麼!我依稀記得的是,她一開始有問我雜誌在那看到的?怎麼來的?我說在家看到的啊!我爸買的!那時老師的眼神有點怪怪的!!(不知道當時有沒有害到我爸?)

  這件事過了就過了,本來我也沒再注意!可是有一天老師突然把我叫到辦公室,說有一篇剪報要給我看,內容我真的忘了,但標題沒忘,叫作「給褊激份子的一封信」。當時,我並不確實了解「褊激」二個字是什麼意思!老師叫我看,我就看了!

  長大後,我才知道我居然變成了老師眼中的「褊激份子」。而當我回顧台灣的歷史,在那個時代,用政府「迫害」黨外人士的字眼,對無惡不作的警備總部和國民黨政府而言,已經算是十分客氣的用語了!後來,我才了解,這就是「白色恐怖」散發的氛圍,深深地影響著一位教英文的中學教師,乃至對一個什麼都不懂的初中生也不放過!

  這段歷史,在我讀台大的時候,被我回憶起來!或許是因為當時正是台灣社會勇於挑戰國民黨威權體制的年代。我並不是站在第一線的野百合學生(野百合在中正廟靜坐那年我高三,正在拚大學聯考),但反國民黨的基本意識型態,應該就是在那個時期形成!

  我記得朱高正跳上了立法院的桌子;我記得老國代哭訴著他們是中國法統的代表,絕對不能退職;我記得在憲法的課堂上,葉俊榮教授(當時是副教授)說「中華法學會」要改名為「台灣法學會」,申請案居然被內政部駁回,理由是「台灣」是一個地區,不能用在「全國性」人民團體的名稱上;我記得在成功嶺暑訓時要唱軍歌,旋律我還記得,歌詞記不全,大概是「台獨....,台獨會製造暴動,全民唾棄,國法不容,全民唾棄,國法不容,要把台獨一掃空,要把台獨一掃空,一掃空,一掃空,要把台獨一掃空」;我記得彭明敏教授終於可以回國了,在台大法學院的大禮堂演講,dare騎機車載我從總區直奔法學院,大禮堂滿滿都是人,我們只能站在邊邊探頭張望。我記得坐了二十五年黑牢的施明德終於被釋放了,他在台大學生活動中心後面的小禮堂演講,HUGO去了,我居然有事沒去!我記得中興大學(現在變成台北大學)的學生去抗議行政院長郝伯村軍人干政,被當時的法學院院長黃東熊記過處分,而郝伯村到台大來的時候,除了抗議的學生以外,一個聽眾都沒有!我記得在攝影課上,黃丁盛老師展示他所拍攝平埔族祭典的照片,而之前所有有關平埔族的學術研究都是被國民黨政府禁止的!(國民黨政府為的是要確保台灣河洛人的血統和中國人完全相同的論述,堅持河洛人不可以混到「番仔」血統的意識型態,以作為其反攻大陸的統治基礎);我記得原住民爭取正名,要由「山地同胞」變成「原住民」,國民黨的老人們輪番砲轟,期期以為不可。我記得的事,真的是太多太多了!

  那是一個黑白分明的年代,李敖、陳文茜和陳水扁、呂秀蓮站在同一陣線批叛國民黨,並被國民黨迫害!

  現在在電視節目上,看到好多人,說他們有綠色恐怖,說白色恐怖再現,說有寒蟬效應.....,他們的批評,隨著電視網路送到了每個人家中的電視,他們說得義正詞嚴,他們說得口沬橫飛,他們一說再說,越說越爽,也沒有看到有人阻止啊!他們評論本身存在、傳播的事實,就足以證明他們評論內容的不實!

  我想,他們並不真的知道什麼叫作白色恐怖吧!

NOTE:原發表於 2004/08/27之新浪部落格,後又轉載於樂多日誌,是我自己很喜歡的一篇文章,茲再錄之。

8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在沒有風險時展現勇氣,在沒有危機中冒險,並勇敢的朝向沒有敵人的地方戰鬥著。」

LS (tw@us) 提到...

還是黑白分明的日子愜意些,現在好像都是灰的了!

小杜白雲 提到...

織毛蟲兄在黑米上提供了歌詞..轉錄過來.

那首歌在民國七十九與八十年上成功嶺或是服兵役的人一定都唱過.歌詞全文是:

台獨之路,行不通;分裂國土,是迷夢;
台獨要引狼入室,台獨要製造暴動.
全民唾棄,國法不容,全民唾棄,國法不容.
我們不受利用,我們不要盲從,
堅持民主統一,珍惜安定繁榮.
要把台獨一掃空,要把台獨一掃空,
一掃空,一掃空,
要把台獨一掃空!

小杜白雲 提到...

沒想到這篇老文在黑米引起了諸多討論...
http://www.hemidemi.com/bookmark/info/479104

小杜白雲 提到...

將新浪部落格上當年的留言轉過來:
-------------
呵呵
看這篇文章好爽
也好難過
中華奧運隊奪金了卻無法在頒獎典禮上唱國歌?
我們竟然沒有國歌
每次拿有China字眼的護照出入各國海關
我都無法解釋這種詭異的現象
每次有人問 Are You Chinaese?
一口回絕 No! I am Taiwanese!
China and Taiwan are different countries!
第一次知道228是在國中的公民課上
我不知道那個公民老師為何這麼勇敢
而他是我們口中的外省人
我還記得他的敘述是很中立的
誠實的告訴我們到底有多少台灣人因為228而死
或許那時候228是已經可以談論的議題了
long tree 在 新浪部落 於 2004/08/27 08:46 PM 回應
先生,請問您是故意寫成「褊」激份子的嗎?咱覺得字義上即有嗤鼻貶意~你那初中老師有點毒耶。
這跟「偏激」份子可是兩碼事,咱1直將這種人理解為社會的異議基進派…………
閣下在口水節目看到的那票人,只配叫反動右派,而當權的政府,以咱看來,也不1定就是站在對立面的所謂進步派,事實上常常只是100步笑50步的保守派,而巳。
褊激份子,常見;偏激份子,期待中。
得罪了。
wiwienen 在 新浪部落 於 2004/08/27 09:26 PM 回應 
喔! 咦! 先來每日一字一下!
褊(音同扁,或唸胼), 本義就是小衣服
後來引申為狹小
所以褊心是心狹而急
就是狹心症啦!
褊激是心地褊小易激動也
那個老師的確好狠毒!
至於偏, 頗也. 一方也
所以會偏心
與偏可以假借相通的字很多
遍徧扁翩諞
就是不與褊通
所以阿扁就是阿偏
阿扁就是阿小的意思!^^
什麼小!當然是那個小!你別想歪了!
船很小所以是扁舟
long tree 在 新浪部落 於 2004/08/27 11:56 PM 回應 
留言PART II(淦超過500字)
我的中文大辭典上只有褊激
找不到 "偏激"一辭
我猜是大夥兒一錯再錯負負得正之後的新辭
其實這新辭好像也沒錯
可以解釋為偏頗激動之類的!
好! 每日一辭結束! 我爽笨! 別理我!
最後的異議基進派早已戰死
沒有戰死的終將淪為搞笑式的反動右派!
所以結論是只要看他還活著
就別期待他仍能異議仍能激進如昔
魔煮熟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希望這沒超過500字
long tree 在 新浪部落 於 2004/08/27 11:58 PM 回應 
*(淦明明沒超500,竟說有超,也得分兩路進)*
綠蕃茄姊姊,喫飽還沒睡啊
1)咱對「偏激」1直懷有浪漫的文化想像。是以,小杜白雲先生數落某些人「褊激」;咱卻惟恐「偏激份子」遭無妄之災。
2)社會語言是1直動態發展的,你的《中文大辭典》早該增修啦,信手抓過兩本台灣的「國語辭典」(《5南國語活用辭典
1987》、《新超群國語辭典2002》),皆兼收兩辭。
wiwienen 在 新浪部落 於 2004/08/28 09:31 AM 回應 
*他X得分3路,新浪未免太不上道*
3)反動右派牽到北京仍是反動右派。咱完全沒有指涉他們曾否「異議基進」,更毫無期待「仍能異議、激進如昔」。
平心而論,其商業市場跟言論空間巳日益變小見絀啦,請視如正常民主社會弱勢應有必有的「雜音」吧,沒啥大不了,真的。
反正人家又不是說給閣下聽,你聽然后氣悶,自找的。
只想聽自己覺得好聽的音樂,道理1樣。
wiwienen 在 新浪部落 於 2004/08/28 09:34 AM 回應 
呵呵!
無政府安那其分配正義與烏托邦理想
你提醒了我其實我是站在小資的位置
唉!唉!
至於那中文大辭典很好用啦!
不然每每遇到什麼詩經尚書裡詰屈聱牙的典故
馬的, 根本無從解起
18世紀的八股詩人又偏愛這一套
那個初中老師的確很18世紀
好了!
要談安碁那
不能總在別人家打游擊
long tree 在 新浪部落 於 2004/08/29 01:14 AM 回應 
我本來還怕這裏又會有口水戰,結果不但沒有反而讓我增長了知識,我只知道《偏心或偏激》一詞,卻從沒有想過還有《褊激》。
如今才知道原來還有《褊激》一詞。
謝謝各位的賜教。。。
本人讀書不多
所以。。。
不敢在各方大學生前《搬門弄斧》
?神 在 新浪部落 於 2004/08/31 04:01 PM 回應 
龍神兄別客氣...
不過既然談到字義辨正
應該是"班"門弄斧才對的樣子哦!
小杜白雲 在 新浪部落 於 2004/09/01 12:21 PM 回應 
呵呵!
long tree 是心中有鬼吧?一句正常的问话都能引申这么多,还说别人偏激?
站长自诩不偏激,可是文中样样都是篡改的历史。
你们学习日本人怎么偏偏学来了篡改历史的本事?
真是不成气候,就这样还台独?
请看我的文章吧,已经把你们的台独份子的嘴脸分析的很清楚了:
http://blog.sina.com.tw/archive.php?blog_id=346&md=entry&id=7153
wulovery 在 新浪部落 於 2004/09/01 06:17 PM 回應 
还把李敖、陳文茜和陳水扁、呂秀蓮放在了同一陣線里?笑死人了!
李敖要是知道,不定怎么乐呢!
估计李敖不会搭理你的,你的资格还不够李敖搭理。
wulovery 在 新浪部落 於 2004/09/01 06:19 PM 回應 
呵。。呵。。。
一講到[偏激份子]
還真的又來一個對主題不清楚而亂開火的人。
我想勸告那位仁兄
我們在這裏討論的是關于[褊激]字的典故
不是在談關于政治問題
希望您老人家搞清楚了再來開炮
每個中文字詞都有它的經典故事
所以[褊激]與[偏激]
在幾百年前可能是同義的詞句
我們就是在談關于它的來由
有錯嗎?
沒聽過[學海遠涯]嗎?
多交流是學習的一扇門。
龍神 在 新浪部落 於 2004/09/02 06:25 AM 回應 
wiwienen&長樹巷:
你們的評論我大致接受,但說我的老師很狠毒這一段,未免太過...
在那個年代,我相信我的老師的出發點是希望我遠離政治,不可"誤入歧途"...
透過這篇文章的討論,我又回憶起一些事,我那位老師是外省人,她對我說過(我不確定是不是在那次約談中所說)應該是二二八時代的事情,她還小,為了躲避本省人的報復,都要躲到鄰居和親人的家中...
小杜白雲 在 新浪部落 於 2004/09/02 07:57 AM 回應 
政治是那個年代的台灣人痛苦的隱藏的生活印記,因此我的老師會約談我,我確定是基於保護我的意圖,因為我不但是同仁子弟,也是班上考得上建中的學生,在那升學主義的年代,應該是老師眼中的好學生...
(雖然,雖然整個場景回想起來很諷刺)
小杜白雲 在 新浪部落 於 2004/09/02 08:01 AM 回應 
由這些對談 又看出了台灣人包容、和善與謙和 相較於思考已被完全制式化無個人是非判斷能力 不了解台灣民族情感既歷史背景 還如此大剌剌理直氣壯往別人站台嗆聲者 孰有風度、孰有氣度 不需明說 答案分曉 無關政治 只是感觸。
莫怪乎台長於前言所提'...談論政治的話題,都會引來一堆政治口水,可以溝通的也就罷了,但若遇到那些腦袋不清又沒禮貌的傢伙,真是留言版的莫大負擔'再者我想此篇文章與政治亦無關 何來wulovery之言論插花呢,真的是受政治之毒害頗深 a sigh.
relax 在 新浪部落 於 2004/09/02 09:24 AM 回應 
哈。。哈。。。
又寫錯字了
先有[班門弄斧]把[班]寫成[搬]
現在又把[學海無涯]的[無]不小心寫成了[遠]!
真的是笨得可以!
龍神 在 新浪部落 於 2004/09/02 01:40 PM 回應 
在那樣的年代
沒有power的人就是弱勢者
不管你是本省人還是外省人
在白色恐怖時期也不少外省人因為通匪叛國罪名而遭殃
慶幸那個年代已經過去
不過我真正憂心的是各種形式的種族沙文主義
不管是大福佬主義還是大中國主義
都是用絕對權力強姦弱勢者
曾經被壓迫的族群會因此努力取得高位
用同樣的權力運作模式讓民族沙文主義合理化
long tree 在 新浪部落 於 2004/09/02 07:03 PM 回應 
長樹巷:
我覺得社會風氣上的福佬沙文主義的確存在一些...
也有一部分涉入了政策的問題...比如說通用拼音..推動者說他的通用拼音可以解決所有台灣方言的問題..但偏偏就是無法正確拼出東勢腔的客家話....
不過,我對國內所謂的各種民族沙文主義的嚴重性則不那麼悲觀...因為不論是那一種,都難以再明目張膽的使用公器來遂行...
小杜白雲 在 新浪部落 於 2004/09/03 11:28 AM 回應 
不是言论自由嘛?怎么删除了我的发言?
一群不要脸的东西!
wulovery 在 新浪部落 於 2004/09/04 09:39 AM 回應 
To 小杜白雲:
呵呵!一个冒名的在2004/09/04 09:29 AM 和2004/09/04 11:51 AM 的回應,你就这么容易相信了?
言辞用语明显是台湾人嘛!
呵呵~~
wulovery 在 新浪部落 於 2004/09/07 03:22 PM 回應
wulovery:
嗯!
閣下夠紅,所以才有人冒名吧!
呵呵!!
不過就再之前的發言,也有一樣的效果哦!
小杜白雲 在 新浪部落 於 2004/09/08 08:57 AM 回應 
To 小杜白雲:
呵呵!那好啊,希望多交流,来我的站点指点迷津吧。
只要你知道是冒名的就行了。
See u later .
wulovery 在 新浪部落 於 2004/09/08 09:29 AM 回應 
為什麼今天李敖陳文茜會與陳水扁呂秀蓮分道揚鑣?
綠色恐怖真的一點都不恐怖嗎?
來聽聽高雄的地下電台吧
我是五年級的高雄人
台灣獨立存在的事實固然是中共應該學習的課題
然而我不覺得台灣正名的代價是要拋棄台灣文化中
溫柔敦厚的一面
高雄魚 在 新浪部落 於 2004/10/10 03:55 AM 回應 
高雄魚:
我一直想強調的一點是,所謂的白色的恐怖,是指政府的恐怖統治...譬如說,希特勒的蓋世太保,蔣家的警備總部,甚至是美國當年的麥卡錫主義..
而今很多人所說的綠色恐怖,其實是一種民粹,或說是一種偏見,與國民黨時代的白色恐怖有著本質上的不同,很多人都將之相提併論,實在不妥,有加以辯正的必要!
小杜白雲 在 新浪部落 於 2004/10/11 07:29 AM 回應 
至於李敖陳文茜會與陳水扁呂秀蓮分道揚鑣..
我想有很多原因...
未必與綠色恐怖有關...
但若論起這江湖上的恩怨..
恐怕三本小說也寫不完,還是留待他人吧!!
陳文茜不談....
和李敖翻臉的人可多了,包括他的老友柏楊,他的老帥殷海光...這些人和所謂綠色不綠色,應該沒有關係吧!
小杜白雲 在 新浪部落 於 2004/10/11 07:38 AM 回應 
恐怖就是恐怖
換了顏色還是恐怖
既然是標榜民主的政府
利用民粹製造對立就是荒謬
個人無法視為當然
辯正之弔詭就像在灰色中你取你的黑我取我的白
憲法大師今天不也把自己的嘴巴打爛了
綠色若是不值得期待
就讓陳呂之流繼續沉溺個人得失恩怨中吧
高雄魚 在 新浪部落 於 2004/10/12 07:44 AM 回應 
恐怖....為何會恐怖?????
會有人半夜敲門把你抓走嗎?
會因為你支持的對象不同,財產遭到沒收嗎?
會因為你主張某種言論,而被驅逐出境,或是禁止回國嗎?
如果都沒有,那所謂的恐怖是什麼呢?
不過是有些人講話比較大聲,比較激動,比較褊激,比較喜歡打斷別人,如此而已...
這在普世的憲法價值中,都在言論自由的範圍內...
何來恐怖之說呢????
我們何能以別人的意見與我不同,口氣較衝,而竟彼眾而我寡,遂以恐怖之名稱呼他人...
小杜白雲 在 新浪部落 於 2004/10/12 07:52 AM 回應 
利用民粹製造對立,來追求選舉利益的...
不僅止於綠色而已,藍營有過之而無不及...
只是藍營之民粹所能喚起者固然忠貞,然畢竟日益小眾矣!而藍營所搞之民粹又為綠營搞民粹能成功的一大條件...
世事弔詭...
小杜白雲 在 新浪部落 於 2004/10/12 08:00 AM 回應 
我即普世 普世即我?
彼眾而我寡?
知恥近乎勇
年輕人不知恥 綠營勝了藍營又如何?
祝 挺扁愉快
高雄魚 在 新浪部落 於 2004/10/15 10:41 AM 回應 
高雄魚:
說了老半天,我仍然看不出來你的恐怖到底在那裡?因為地下電台的內容,所以讓你覺得恐怖...????實在是難以了解...這和白色恐怖怎麼能相提併論呢?你把收音機轉到中廣流行網不就得了!!!不論是綠營勝了藍營,或藍營勝了綠營,我都不會太愉快,也不會太不愉快..
小杜白雲 在 新浪部落 於 2004/10/15 01:36 PM 回應 
民粹的操弄與白色恐怖是兩回事,只是在強調言論自由的年代裏,民粹的逼迫讓人覺得恐怖,就以為真恐怖了。和那個動輒得咎人就莫名失蹤不見影跡的年代相較,又算得了什麼呢?
只是,白色恐怖與綠色恐怖雖然有程度上的差別,骨子裏所反映的仍是統治者的威權心態,如果真以為比以前的年代進步多了,那恐怕還只是個退步的思維。一邊要正名一邊又不准別人反對,和言論自由的精神相較,終究還是差得遠。比爛?真的就不必了。
徐江屏 在 新浪部落 於 2004/10/15 02:36 PM 回應 
所謂的民粹誠然是很爛的一種作法
但白色恐怖與綠色恐怖不但在程度上不同,在本質上也不同
操弄民粹固然可惡,但禁止操弄民粹的自由會更恐怖...
當然,批評民粹更是言論自由的範疇...
我並看不出執政黨有禁止反對正名的行政作為,任何人都可以罵,媒體也提供相當大的空間,CALL IN 節目大家暢所欲言...
台灣最不缺的就是言論自由..不是嗎?
小杜白雲 在 新浪部落 於 2004/10/15 04:09 PM 回應 
我想你所說的禁止別人反對
應該是很多人在說話時的態度..
咄咄逼人,又缺乏理性的溝通..
這點,藍綠基本教義派表現出來的態度都是一個樣子,我們可以批評,但他們要這樣子,也是他們的自由,難道我們能把他們抓起來,叫他們閉嘴嗎?
小杜白雲 在 新浪部落 於 2004/10/15 04:12 PM 回應 

小杜白雲 提到...

以下是樂多部落格上的留言,轉錄於此:
---------------------------
來道歉了
看到這篇文章才知道這裡是不能涉及政治的
我剛剛的留言小小批判了教改
廣義上批判了政治--真是抱歉
不過兄臺顯然是歷史愛好者
小弟閱讀兄文章越心折(尤其知道兄也是金迷後--小弟專搞武俠小說)
歡迎交流
Posted by Funknight at 2005年02月22日 16:43

不是不能涉及政治...
只是希望不要像台灣的政治那樣充滿不理性和謾罵...
尤其是網路無遠弗界...
還有對岸的人會來表達意見..
有時候,真的很難溝通....
環境不同吧!!
所以我個人在BLOG上的文章..也很少直接批評時政...尤其是統獨!
不過,我倒不介意公開我的政治傾向!
Posted by 小杜白雲 at 2005年02月22日 17:35

小杜白雲:
统独在大陆这边是与政治立场无关的。的确环境不同,那么我们是否都应“换位思考”呢?
Posted by POLICE at 2005年04月26日 22:27

這才是最傷腦筋的地方...
甲說:乙你要跟我在一起..
乙說:我不要和你在一起..
如果堅持不下..
甲說:乙你一定要跟我在一起,不然我打你...
乙說:甲我一定不要和你在一起,不惜跟你打一架...
這種情形下..
我們可以看得出,在勉強別人,強迫別人的是甲...
但是現在甲最常說的一句話卻是..
乙你為什麼不站在我甲的立場想一想...
乙你為什麼不乖..
乙你為什麼要強迫我打你呢??
我想,甲與乙.就是中國人與台灣人思惟立場上最不同的地方!
Posted by 小杜白雲 at 2005年04月26日 23:12

哎呀,我该怎么说呢?
其实不是这样的。
您中的“毒”好深呦,我们这边叫“胎毒”(台独的谐音)。开个玩笑。
我深知一个人的思想与认知不是一两天形成的,应该尊重每一个人的想法。但有时我们是否善于反思自己的一些观点呢?当然这同样适用于你我。
Posted by POLICE at 2005年04月27日 00:05

其實重點只有一個..
就是..台灣人能不能自已決定要獨立,或者要統一呢??
如果可以,那當然可以談論統一好呢?還是獨立好呢??
如果連這個選擇的自由都沒有,都要被剝奪,被恫嚇的時候...
那重點就變成..無論如何一定要先爭取到這個權利了!!
有句名言說:我反對你的言論,但我願誓死捍衛你的言論自由!
這是問題的兩個層次..請參考
以上!
Posted by 小杜白雲 at 2005年04月27日 09:47

孟獲 提到...

針對台獨不可行那首歌回應一下。

這首歌的歌詞讓我想到了匪區名歌:「社會主義好」
***

社會主義好,社會主義好!

社會主義國家人民地位高,

反動派,被打倒,

帝國主義夾著尾巴逃跑了。

全國人民大團結,

掀起了社會主義建設高潮,建設高潮。

社會主義好,社會主義好!

社會主義江山人民保﹔

人民江山坐得牢,

反動分子想反也反不了。

社會主義社會一定勝利,

共產主義社會一定來到,一定來到!

共產黨好,共產黨好!

共產黨是人民的好領導,

說得到,做得到,

全心全意為了人民立功勞。

堅決跟著共產黨,

要把偉大祖國建設好,建設好。

共產黨好,共產黨好!

共產黨領導中國富強了﹔

人民江山坐得牢,

反動分子想反也反不了。

社會主義社會一定勝利,

共產主義社會一定來到,一定來到!

*** 

順帶一提,匪區的宣傳歌曲比國民黨的宣傳愛國歌曲好聽太多了。

小杜白雲 提到...

共產黨是搞宣傳起家的。而且一開始的時候,確實是有理想有熱血的人投身其中。

所以比起半路才開始抄襲的國民黨,歌比較好聽,是有道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