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3月29日

一個中國人和德國人的對話

  最近在中國通過反分裂法和台灣舉辦326大遊行後,有些中國的網友也透過BLOG的方式來訴求兩岸和平,追求和平當然是一件好事,不過在相關的討論串中,我發現一篇很值得一觀的文章,是一位留學德國的中國學生與一位德國友人的對話,原網址在此

茲摘錄全文以利閱讀:(原文是簡體字,可供與本文區別)


和德国人谈台湾

  除了一起去骂骂到处打仗的美国,抨击一下德国养懒人的政策,然后再一顿的感慨德国优越的社会福利制度,我跟我的德国朋友基本上不去谈论政治的话题。

  “和平需要你!”,今天看到了Flypig的这个倡议,想起了几天前与德国人关于台海局势的讨论。

  那日在餐馆吃饭,等菜的时候,他突然间问我“怎么看待台湾和中国”,我不假思索的说,台湾当然是中国的一部分。他猛然探出脑袋,瞪大眼睛,惊呼了一句 “什么!”他有这种反应是在我意料之中的,以台湾经济对世界作出的贡献,以在德国经常能看到的台湾的科技产品,德国人似乎怎么也不会理解台海两岸的真正关系。

  似乎是看了一些媒体对《反分裂国家法》的评论,他问我,听说凡是想要独立的台湾人,中国都要杀掉他们。我淡淡一笑,反问他:“我们杀死过谁?”

  “但是你们好像要发动战争。”

  “没有人想打仗。其实从1949年到今天已经五十年多了,我们发动过对台湾岛的战争吗?如果真想用战争解决问题,为什么一直没有?因为我们不要战争。” 我很清楚,凭借德国人对中国的了解,不论是历史还是社会和文化,想要在他们的价值观基础之上去直接说服他们往往是很难的,我只有不断地去反问、去解释。

  “但是台湾有自己的政府阿。怎么还不是一个国家?”

  “台湾的政府是延续1949年前的那个政府的,但是他们打了败仗逃到了那个岛,直到九十年代,台湾也还是认为两岸应是一个国家的。现在想要独立的那个政府,并不是推翻旧政权后的新政权。”

  “既然两岸是一个国家,当初他们为什么不逃到美国或其他国家,却只是逃到同一个国家的一个岛上?”

  “因为他们并不想独立,而是希望能够在全中国重掌政权。”

  “但是他们现在想分开了。”他说。

  “所以我们不同意。我们要和平,不想打仗,我们宁肯维持现状。但是如果非要分开,那就没有办法了。””

  “我一直都不认为你们是同一个国家,但即便原来是同一个国家,就不能分开吗?俄罗斯原来不也是一个国家吗?后来却分成了那么多个国家。”或许在德国老百姓眼里,历史的事情并不多么重要,更关键的是现在的情况。

  “俄罗斯人是自愿的,但我们却不一样。”
  ……

  你来我往,我们还聊了许多,联合国席位的问题、两岸三通的问题,尽管我知道,想让一个不了解中国历史的德国人去完全理解和接受我的观点还很难,但至少他不再有那么多的疑问了。我也反复地告诉他,没有人愿意打仗,我们希望以和平的方式实现统一,至少是维持现状。

  “如果台湾要脱离,全中国都会说不。如果认为台湾现在政府的意见很重要,那为什么我们对岸十三亿人的意见就不重要呢?”或许十三亿真是一个大数目,他不再有任何的疑问了,似乎怎样去理解和面对十三亿人的意见值得去仔细考虑。

  其实,我并不愿意以这样的问句来结束我们关于这个话题的讨论。我宁愿告诉一个外国人,两岸的中国人是多么的团结,多么的和睦,去共同维护一个和平的家园。

  台海,为了和平,请至少维持现状!



  以上就是原文。

  看看,這位在德國留學的中國知識份子,立論多麼”高明”,他說:”我們要和平,不想打仗,我們只肯维持現狀。但是如果非要分開,那就没有辦法了。”
 
  嘿嘿!我想日本人也可以對中國,韓國,台灣說:我們要和平,不想打仗,只要成立大東亞共榮圈就好了,但如果你們不同意,非要分開,那就沒辦法了。(我只好出兵了)

  強盜也可以對被害人說:我要和平,不想傷害你,你只要把錢交出來就好了,但如果你非要逃跑,那就沒辦法了。(我只好白刀子進紅刀子出了)

  土豪惡霸也可以對良家婦女說:我要和平,也非常愛你,想要跟你快樂的作愛,但如果你非要嫁別人,那我就沒辦法了。(我只好強姦你了)

  這就是中國人所謂的”愛好和平”,如果這樣子算是愛好和平,那大概就沒有什麼戰爭主義者了!一個以暴力威脅他人自由意志的人,居然開口,閉口愛好和平,不是太諷刺了嗎?

  看了上面那篇文章,我先是失笑,再而感到深深的悲哀!!


PS.一點後記:

原本我在前開網址有留言評論,後來發現被刪除了!原作者留言如下:茲原文照錄:

”抱歉,我删除了所有的评论,虽然这不符合我博客里言论自由的愿望。但没办法,事与愿违,就只好做一点牺牲了,原因很简单,这是我的私人空间,我不希望看到那么多幼稚的语言在这里搅局。
一边是无限的忍耐与宽容,另一边呢?
不同意者,抱歉了……”


  我終於又見識到,原來這個樣子,已經算是中國知識份子”無限的忍耐與寬容”了!

2005年3月24日

〔攝影〕台中的天空

taichung
  好像是余光中,說過一句什麼天空很希臘之類的屁話,流傳甚廣,成為名詩的珠璣之句。讓人一想到希臘,就聯想起那藍藍的天空。

  事隔多年,有一位聯電的工程師,出了一本我的心遺留在愛琴海的攝影書,書中盡是如風景明信片式的照片,居然也造成熱賣。讓我一時懷疑莫非是余光中的念力在作崇。

  希臘在愛琴海的小島我也去過了,漂亮是很漂亮!不過我印象最深的是在克里特島上遇見一位在私人博物館打工的希臘女大學生,她說她不喜歡希臘愛琴海上的小島,因為那都是”有錢人去的地方”。(克里特島是希臘的神話之島,不是小島,是一個有史前歷史遺跡的大島)

  看似悠閒的美,其實是金錢的堆砌嗎?那些看來過著悠閒生活的人,其實大部分都是觀光客吧!當地中海冬季的強風吹起,船班不開,觀光客不來,小島上的店家會收拾收拾,搬回希臘本土去住;待來年旺季開始之前,再回到島上將房舍重新粉刷塗白,以迎接陽光,碧海,觀光客和金錢。到時候島上又會出現穿著休閒,揹著背包,拎著啤酒,睡在沙灘上過夜的旅人吧!

  也許有一天我應該在冬季到米克諾斯或聖多里尼,我一向喜歡逛廢墟。

  說了這麼多,我也不過是想解釋,那天我正是因為想到”天空很希臘”這句話,而動心起念在台中的外婆家拍下這幀”天空很台灣”。雖然前景從教堂變成檳榔樹,不過說實話,我比較喜歡拍檳榔樹的感覺。

2005年3月21日

〔閱讀〕最後的貴族



  
  最後的貴族原名往事並不如煙,是中國共產黨所指大右派章伯鈞的女兒章詒和所著,寫的是章詒和早年的生活回憶,從她的角度側寫中國近代史上受中國共產黨迫害的「右派」重要人物。

  這本書出版後,在中國之外佳評如潮(在中國則是一本禁書),評介的文章不論在網路或是在實質的媒體文本上汗牛充棟,我也就不再贅述了。

  對熟知中國共產黨統治下中國近代史的讀者來說,讀這本書當有重回歷史現場的興味。但對我這個在讀本書之前,完全不知道章伯鈞、史良、羅隆基、儲安平或康同璧是那個碗糕的人來說,難免就有了點隔閡,在閱讀的過癮度上來說可能打了個折扣。

  不過,人性在恐懼下的扭曲,人在扭曲人性的環境下試圖維持尊嚴的努力,在章詒和相當平實的筆調中,讀來令人動容。

  章詒和顯然有相當深厚的國學底子(這由本書中關於作者自己童年的描寫可以得到證實),筆觸深沈而自然,沒有一點現代作家嘩眾取寵的輕浮或故作高深的艱澀。這種風格的文筆寫這樣的內容,恰如天作之合。

2005年3月18日

〔閱讀〕白色巨塔




  白色巨塔是日本小說家山琦豐子成名已久的巨著,在日劇白色巨塔重新開拍(由唐澤壽明飾演財前五郎、江口洋介飾演里見脩二),造成收視的熱潮後,原著譯本也跟著大賣,厚厚三冊,讀來卻是相當流暢,足見譯者婁美蓮、王華懋的功力也相當不簡單。

  台灣的醫師作家侯文詠也曾經寫過一本書名也是白色巨塔的小說,描述的應該就是在台大醫院和台大醫學院發生的事情。和日本版白色巨塔中所描述浪速大學(影射的應該是大阪大學)裡發生的情節相比,不論深度、廣度、牽涉的層面或事情的複雜度,都大為不如。這可能是台大醫學院的環境不像大阪大學醫學院(日文稱為「醫學部」)那麼黑暗險惡;也有可能是因為侯文詠乃出身台大的醫生,難免要為師者諱、為友者諱,不像山琦豐子完全是個局外人;當然,也有可能單純是作者創作取向,或用功程度的關係。

  當初在讀侯文詠所著白色巨塔時,我所看到的是年少理想的迷失和愛情的幻滅,作者不知是有意還無意,讓男主角在失去愛情的時候,也同時墬入了醫界欠缺人性的大網中,關入白色巨塔。故事讀來蠻動人的,但沒有血淋淋的感覺。這次讀山琦豐子的白色巨塔時,感覺完全不同,她描述事件的筆調是那麼的寫實,以致於想要用三言兩語對這部小說的內容加以簡介,幾乎成為不可能的任務。如果說山琦豐子的白色巨塔是社會寫實小說,那麼侯文詠的白色巨塔就有點像是青春成長小說了!

  而在我這個年紀讀山琦豐子的白色巨塔,最感驚心的情節還是身為第一外科教授的財前五郎,悍然拒絕昔日同窗即第一內科副教授里見脩二的建議,只為了面子和方便,在過度的自信與驕傲下,拒絕為病患佐佐木庸平在手術前施作肺部斷層掃瞄,在術後又不進行X光的檢查,因而誤診並導致病患死亡,然後再不擇手段的去掩蓋錯誤。
  
  有多少次,我也會憑著專業的自信作出判斷,認為一些細節是不必要的,而有意的忽略他?縱然我不像財前五郎那樣自大(當然,也沒有那樣優秀),但我的生活中會有里見脩二這種人來提醒我的過失嗎?若真的有,我又分得清那個是優秀的里見副教授,那個是懦弱無能的柳原醫師嗎?我又有多少次,會像財前完成困難的手後那般沾沾自喜,忘了在浩瀚的專業領域中,我們其實還有太多的不足之處。

  很多評論家指出,雖然里見式的人生正直而充滿理想,財前式的人生不擇手段、力爭上游,甚至有點邪惡(最後,山琦豐子也給財前得癌症死掉的「報應」)。但日本人在中年以後雖然佩服里見,但仍然傾向認同財前式的人生觀,而對財前的遭遇寄予無限的同情。

  我想,這個觀察多少反應了日本社會(甚或是東方社會)的價值取向,世故、功利、容忍、冷漠及相當一元化的社會壓力。缺乏天真、正直和童騃般的勇氣!

  如果可以選擇,我還是願意作一個里見,也許這不是因為我比較高尚,而是因為我還不夠老!但有很多很多人,也是選擇作一個里見,然後才在不知不覺中變成財前,我想,這或許才是最恐怖的一件事!

2005年3月17日

〔閱讀〕天真的人類學家


  近代的西方歷史中有一種探險的傳統,探險家的筆記或是回憶錄,成為一種特殊的文類,或可稱之為「探險文學」或「冒險文學」。Pchome集團的馬可孛羅出版社曾經出了一系列的叢書,印刷精美,選書優秀,對於這個文類在中文世界的出版貢獻良多。其中赫赫有名者,如達爾文的小獵犬號航海記;如華萊士的馬來群島自然考察記等,都是演化論出現前這兩位學者最重要的研究紀錄。尤其是華萊士所著的馬來群島自然考察記,雖然已經是一百多年前的作品,但有些橋段在我讀來仍是津津有味!


  冒險文類發展到現代,當然也產了很多不同風格的作品,幽默、搞笑的著作也是其中的一種。

  譬如天下文化出版的一頭栽進婆羅洲,是一對英國探險家深入印尼婆羅洲追尋野生犀牛的所見所聞,幽默的筆調可以讓人從頭笑到尾。書的結尾是一個原住民老人看到探險家所帶的犀牛圖鑑,說他本人看過這種野生動物,二位探險家興奮地問:「然後呢?」原住民老人比起手指說:砰砰!全殺了。此書就此戞然而止,相當突兀,但我猜想這或許是作者想要達到的效果,作者在犧牲色相搞笑演出了整本書之後,決定讓讀者在有點錯諤的情緒中,反思一下環境的破壞、物種的滅絕及文明的衝突。

  此外,更具代表性的作品是商周出版社所出版,英國人類學家奈吉爾.巴利所著的天真的人類學家--小泥屋筆記 天真的人類學家之重返多瓦悠蘭 ,作者以詼諧的文筆調侃了人類學界及其身為人類學家的工作,他以不帶任何學究味的隨和筆調,描述他在北喀麥隆追尋少數民族多瓦攸人的奇特經歷及文化衝突。重點是,非常好笑!!!當作者以一種「文明鄉巴佬」的姿態出糗、自嘲,無形中也傳達了他在人類學上的觀點。

  反正,這兩本作品充分滿足了「內行的看門道,外行的看熱鬧」的閱讀需求,而我這個看熱鬧的傢伙,也忍不住野人獻曝起來,是為推薦。

2005年3月14日

〔閱讀〕論「九評共產黨」

九評共產黨的圖像

  中國共產黨迫害法輪功成員之事算是一種常識,但為什麼中國共產黨要迫害法輪功,說實在的,或許因為事不關己,我從來就沒有好好的去了解過!

  最近我才知道,市面上常在免費贈送的「大紀元時報」,其實是法輪功在背後所贊助的一個媒體,而這個媒體在美國、加拿大、台灣等地都有發行刊物,而最近該機構集合其社論所出版的「九評共產黨」一書,對中國共產黨有相當深刻的批評。(雖然這些批評有時候不是那麼地符合學術標準)

  我想,信或不信是一回事,但所有的台灣人都應該讀一讀這本書。(當然,中國人更應該讀這一本書,可惜,他們大多沒有機會就是了!)

  這本書中提到一件事,是新華社曾經報導法輪功的學員在天安門廣場集體自焚,我印象中國內的電子媒體也曾經加以報導,好像是單純引用新華社的畫面,沒有像新華社那樣直接指稱法輪功是邪教。但根據九評共產黨這本書的引證,上開新聞事件根本就是中國當局自導自演,是一則假新聞,這件事也經過聯合國相關單位的調查。但是,就新聞造假這件事情而言,我不記得國內的電子媒體有任何的平衡報導!就這一點而言,我覺得相當可悲,忽視正義的媒體是台灣現代社會中最大的一種恥辱!

  另外,這本書提到了一個觀點,相當值得深思!他從歷史的脈絡中指出,中國共產黨的平反和改革開放,並不是因為中國的需要,而是因為中國共產黨的統治需求。因為民怨太高,所以平反,所以改革,把過去的錯誤找一個代罪羔羊來承受;一旦平反和改革開放超過限度,造成亡黨的危險,中國共產黨就會不計代價的再施加暴力於人民!本書中甚至指出,中國共產黨已經變成了一個有機體,在執行上開動作時,即便是中國領導人也可能被犧牲!

  這是一本中國人寫的書,在海外中國人的圈子內引起了很多討論。基於知己知彼,百戰不殆的古老訓誨,讀一讀這本便宜的小書(真的不厚,一下子就看完了),應該是一件台灣人該做的功課吧!

NOTE:現在九評共產黨也提供免費下載

〔育兒〕芸芸妹妹騎車車

妹妹

  妹妹腳上的粉紅布鞋是阿公買給她的禮物,是妹妹在鞋店自己挑的高檔貨,日本進口一雙要800元,新年期間妹妹就穿著這雙鞋蹦蹦跳跳!

  可惜這雙鞋的其中一腳已經被妹妹踢落在台東知本布農部落的某個山谷底下!想要看到妹妹再這麼得意的穿著這雙鞋騎車車,可就要等我再去那家鞋店問看看還有沒有賣囉!

〔攝影〕芸芸妹妹&紅色跑車

driver
  上一次回台中新社的老家(芸芸妹妹阿媽的娘家),芸芸妹妹打死也不肯坐上這台車車,要抱她坐上去時還害怕的哭了!

  這次,妹妹真的是長大了,不但自己坐上去,還有模有樣的開了起來,可惜這台年久失修的紅色跑車,插頭不知丟到那兒去了!原本是電動車的,現在都變成人力車了。(當然我就是人力的來源啦!)

  傍晚的光線下,妹妹終於擺了一個不錯的pose給我拍了一張照片,這真是愛好攝影的老爸的一種幸福!

2005年3月11日

〔瑣記〕歐巴桑牽狗過馬路

  今早開車上班,在一個路口等紅綠燈,看見一個歐巴桑牽狗過馬路,四五十歲的歐巴桑,穿著隨便的褲裝,牽著白色短毛,體型中等的土狗,過一條四線道的大馬路。

  這個有點胖胖的歐巴桑牽著狗狗的手以一種俐落的姿態橫越馬路,歐巴桑的右手牽著狗狗的左手,正確的說,是狗狗的左前腳。狗狗用兩條後腿以站姿咚咚咚地過了馬路。

  到了彼處的人行道後,歐巴桑瀟灑地把右手往前一甩,狗狗四腳著地,輕快地在著歐巴桑邊跟前跟後的散步去了。

  好可愛的狗狗,好酷的台灣歐巴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