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3月17日

〔閱讀〕天真的人類學家


  近代的西方歷史中有一種探險的傳統,探險家的筆記或是回憶錄,成為一種特殊的文類,或可稱之為「探險文學」或「冒險文學」。Pchome集團的馬可孛羅出版社曾經出了一系列的叢書,印刷精美,選書優秀,對於這個文類在中文世界的出版貢獻良多。其中赫赫有名者,如達爾文的小獵犬號航海記;如華萊士的馬來群島自然考察記等,都是演化論出現前這兩位學者最重要的研究紀錄。尤其是華萊士所著的馬來群島自然考察記,雖然已經是一百多年前的作品,但有些橋段在我讀來仍是津津有味!


  冒險文類發展到現代,當然也產了很多不同風格的作品,幽默、搞笑的著作也是其中的一種。

  譬如天下文化出版的一頭栽進婆羅洲,是一對英國探險家深入印尼婆羅洲追尋野生犀牛的所見所聞,幽默的筆調可以讓人從頭笑到尾。書的結尾是一個原住民老人看到探險家所帶的犀牛圖鑑,說他本人看過這種野生動物,二位探險家興奮地問:「然後呢?」原住民老人比起手指說:砰砰!全殺了。此書就此戞然而止,相當突兀,但我猜想這或許是作者想要達到的效果,作者在犧牲色相搞笑演出了整本書之後,決定讓讀者在有點錯諤的情緒中,反思一下環境的破壞、物種的滅絕及文明的衝突。

  此外,更具代表性的作品是商周出版社所出版,英國人類學家奈吉爾.巴利所著的天真的人類學家--小泥屋筆記 天真的人類學家之重返多瓦悠蘭 ,作者以詼諧的文筆調侃了人類學界及其身為人類學家的工作,他以不帶任何學究味的隨和筆調,描述他在北喀麥隆追尋少數民族多瓦攸人的奇特經歷及文化衝突。重點是,非常好笑!!!當作者以一種「文明鄉巴佬」的姿態出糗、自嘲,無形中也傳達了他在人類學上的觀點。

  反正,這兩本作品充分滿足了「內行的看門道,外行的看熱鬧」的閱讀需求,而我這個看熱鬧的傢伙,也忍不住野人獻曝起來,是為推薦。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