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3月24日

〔攝影〕台中的天空

taichung
  好像是余光中,說過一句什麼天空很希臘之類的屁話,流傳甚廣,成為名詩的珠璣之句。讓人一想到希臘,就聯想起那藍藍的天空。

  事隔多年,有一位聯電的工程師,出了一本我的心遺留在愛琴海的攝影書,書中盡是如風景明信片式的照片,居然也造成熱賣。讓我一時懷疑莫非是余光中的念力在作崇。

  希臘在愛琴海的小島我也去過了,漂亮是很漂亮!不過我印象最深的是在克里特島上遇見一位在私人博物館打工的希臘女大學生,她說她不喜歡希臘愛琴海上的小島,因為那都是”有錢人去的地方”。(克里特島是希臘的神話之島,不是小島,是一個有史前歷史遺跡的大島)

  看似悠閒的美,其實是金錢的堆砌嗎?那些看來過著悠閒生活的人,其實大部分都是觀光客吧!當地中海冬季的強風吹起,船班不開,觀光客不來,小島上的店家會收拾收拾,搬回希臘本土去住;待來年旺季開始之前,再回到島上將房舍重新粉刷塗白,以迎接陽光,碧海,觀光客和金錢。到時候島上又會出現穿著休閒,揹著背包,拎著啤酒,睡在沙灘上過夜的旅人吧!

  也許有一天我應該在冬季到米克諾斯或聖多里尼,我一向喜歡逛廢墟。

  說了這麼多,我也不過是想解釋,那天我正是因為想到”天空很希臘”這句話,而動心起念在台中的外婆家拍下這幀”天空很台灣”。雖然前景從教堂變成檳榔樹,不過說實話,我比較喜歡拍檳榔樹的感覺。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