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3月29日

一個中國人和德國人的對話

  最近在中國通過反分裂法和台灣舉辦326大遊行後,有些中國的網友也透過BLOG的方式來訴求兩岸和平,追求和平當然是一件好事,不過在相關的討論串中,我發現一篇很值得一觀的文章,是一位留學德國的中國學生與一位德國友人的對話,原網址在此

茲摘錄全文以利閱讀:(原文是簡體字,可供與本文區別)


和德国人谈台湾

  除了一起去骂骂到处打仗的美国,抨击一下德国养懒人的政策,然后再一顿的感慨德国优越的社会福利制度,我跟我的德国朋友基本上不去谈论政治的话题。

  “和平需要你!”,今天看到了Flypig的这个倡议,想起了几天前与德国人关于台海局势的讨论。

  那日在餐馆吃饭,等菜的时候,他突然间问我“怎么看待台湾和中国”,我不假思索的说,台湾当然是中国的一部分。他猛然探出脑袋,瞪大眼睛,惊呼了一句 “什么!”他有这种反应是在我意料之中的,以台湾经济对世界作出的贡献,以在德国经常能看到的台湾的科技产品,德国人似乎怎么也不会理解台海两岸的真正关系。

  似乎是看了一些媒体对《反分裂国家法》的评论,他问我,听说凡是想要独立的台湾人,中国都要杀掉他们。我淡淡一笑,反问他:“我们杀死过谁?”

  “但是你们好像要发动战争。”

  “没有人想打仗。其实从1949年到今天已经五十年多了,我们发动过对台湾岛的战争吗?如果真想用战争解决问题,为什么一直没有?因为我们不要战争。” 我很清楚,凭借德国人对中国的了解,不论是历史还是社会和文化,想要在他们的价值观基础之上去直接说服他们往往是很难的,我只有不断地去反问、去解释。

  “但是台湾有自己的政府阿。怎么还不是一个国家?”

  “台湾的政府是延续1949年前的那个政府的,但是他们打了败仗逃到了那个岛,直到九十年代,台湾也还是认为两岸应是一个国家的。现在想要独立的那个政府,并不是推翻旧政权后的新政权。”

  “既然两岸是一个国家,当初他们为什么不逃到美国或其他国家,却只是逃到同一个国家的一个岛上?”

  “因为他们并不想独立,而是希望能够在全中国重掌政权。”

  “但是他们现在想分开了。”他说。

  “所以我们不同意。我们要和平,不想打仗,我们宁肯维持现状。但是如果非要分开,那就没有办法了。””

  “我一直都不认为你们是同一个国家,但即便原来是同一个国家,就不能分开吗?俄罗斯原来不也是一个国家吗?后来却分成了那么多个国家。”或许在德国老百姓眼里,历史的事情并不多么重要,更关键的是现在的情况。

  “俄罗斯人是自愿的,但我们却不一样。”
  ……

  你来我往,我们还聊了许多,联合国席位的问题、两岸三通的问题,尽管我知道,想让一个不了解中国历史的德国人去完全理解和接受我的观点还很难,但至少他不再有那么多的疑问了。我也反复地告诉他,没有人愿意打仗,我们希望以和平的方式实现统一,至少是维持现状。

  “如果台湾要脱离,全中国都会说不。如果认为台湾现在政府的意见很重要,那为什么我们对岸十三亿人的意见就不重要呢?”或许十三亿真是一个大数目,他不再有任何的疑问了,似乎怎样去理解和面对十三亿人的意见值得去仔细考虑。

  其实,我并不愿意以这样的问句来结束我们关于这个话题的讨论。我宁愿告诉一个外国人,两岸的中国人是多么的团结,多么的和睦,去共同维护一个和平的家园。

  台海,为了和平,请至少维持现状!



  以上就是原文。

  看看,這位在德國留學的中國知識份子,立論多麼”高明”,他說:”我們要和平,不想打仗,我們只肯维持現狀。但是如果非要分開,那就没有辦法了。”
 
  嘿嘿!我想日本人也可以對中國,韓國,台灣說:我們要和平,不想打仗,只要成立大東亞共榮圈就好了,但如果你們不同意,非要分開,那就沒辦法了。(我只好出兵了)

  強盜也可以對被害人說:我要和平,不想傷害你,你只要把錢交出來就好了,但如果你非要逃跑,那就沒辦法了。(我只好白刀子進紅刀子出了)

  土豪惡霸也可以對良家婦女說:我要和平,也非常愛你,想要跟你快樂的作愛,但如果你非要嫁別人,那我就沒辦法了。(我只好強姦你了)

  這就是中國人所謂的”愛好和平”,如果這樣子算是愛好和平,那大概就沒有什麼戰爭主義者了!一個以暴力威脅他人自由意志的人,居然開口,閉口愛好和平,不是太諷刺了嗎?

  看了上面那篇文章,我先是失笑,再而感到深深的悲哀!!


PS.一點後記:

原本我在前開網址有留言評論,後來發現被刪除了!原作者留言如下:茲原文照錄:

”抱歉,我删除了所有的评论,虽然这不符合我博客里言论自由的愿望。但没办法,事与愿违,就只好做一点牺牲了,原因很简单,这是我的私人空间,我不希望看到那么多幼稚的语言在这里搅局。
一边是无限的忍耐与宽容,另一边呢?
不同意者,抱歉了……”


  我終於又見識到,原來這個樣子,已經算是中國知識份子”無限的忍耐與寬容”了!

2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這就是支那人的標準,什麼叫[嚴以律人,寬以帶己],又[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對付這些畜牲,最好的辦法就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所謂高級外省人是也)

小杜白雲 提到...

哈!

不過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要很小心,免得自己也變成同樣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