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4月21日

〔育兒〕一絲不掛之美女出浴

2005-04-10 008
  這是我家小美人的出浴圖,全裸上陣,一刀未剪,絕對精采!是用PENTAX 33WR這部小數位相機所拍的,這部相機的最大特色,就是防水,弄髒的話放到水龍頭底下沖乾淨就可以了!

  因近期內將赴歐訪親,想買一部隨身數位相機隨行,上網看來看去,看到上面這部相機便宜的價格和達到日本工業七級防水標準的功能,就買了下來!使用後發現這部相機人機介面友善,開機迅速,近拍一公分功能超強;但耗電量大,變焦怪怪的,影像品質也差強人意而已!

  但最後判定這部相機出局的,還是我家太座,因為這小數位相機的終極使用者應該是她,她退貨的理由也很簡單,就是:”這麼大台,又這麼醜,你一定又買便宜貨!”於是乎這台可憐的小相機只好被我退貨,還好現在的網購都有七天鑑賞期,退貨還有專人來取回,也不必負擔運費,可說是免費試玩的最佳管道,真是服務到家!(更重要的,居然不貴吔!台灣真是個神奇的地方)

  退貨之後,我想損失最大的可能是我女兒!除了這台防水機之外,我實在想不出來還有那一台數位相機可以讓我放心的交給一個一歲十一個月大的小朋友拿來拿去,不必擔心她把相機給摔了(當然不能太大力),給泡水了,或用髒髒的手去摸到鏡頭了!我也想不出還有那台數位相機可以讓我帶到浴室,一面幫女兒洗澡一面拍,既不怕失手掉到水裡,也不怕她伸出溼淋淋的手來抓!(就像這張照片一樣)

  退貨之後,在網路上看來看去,越看越找不到一台完全滿意的數位小相機!選擇太多,反而痛苦!或許,最後就決定不買了,還是讓我的底片機完成本次歐遊的任務吧!

2005年4月12日

〔旅遊攝影〕尼泊爾旅行中途遇見的小女孩

2005-04-11 005
  這張古銅色調的照片,是昨天晚上我拿著在PCHome所買的小數位相機,拍我之前所照的照片(放大成12*18)的局部,原始照片是放在相框中,上面有一層玻璃;室內是黃色省電燈泡的光源;小數位相機的自動白平衡好像失去了判斷力,所以就形成這張古銅色調的數位影像,不料另有一番風味!

  這是我在2000年尼泊爾之旅時所拍的照片,當時要從加德滿都搭車前往奇旺國家公園,在半路上的休息站,遇見了這位住在附近,美麗無比的小女孩!她穿著一件舊舊的裙裝,光著腳跑來跑去!我拿著相機一直拍一直拍。

  她最後跑上了農舍住家的二樓,坐在木製的窗台前,看著下面一群來自台灣瘋狂的攝影迷,拿著大台小台的相機一直拍!

  她興奮的一直笑,我們興奮的一直拍。淳樸,友善,美麗的尼泊爾(當然,另一方面就是落後,髒亂,不便),是我一直想再造訪的地方!

2005年4月4日

〔育兒〕女大十八變

芸芸妹妹小時候胖胖的



賴床的芸芸妹妹還敢笑

  昨天把封機已久的CONTAX拿出來照大頭照,居然發現裡面還有底片,照完後拿去沖洗,發現了二個時期的芸芸妹妹!

  雖然芸芸妹妹芳齡只有一歲十個月,但看看,竟有一種女大十八變的感覺哩!

2005年4月1日

〔閱讀〕海神家族


  上一次我對台灣小說產生一口氣讀完的閱讀衝動,是多年前看朱少麟所寫的傷心咖啡店之歌。雖然在我看來,傷心咖啡店之歌是一本虎頭蛇尾的小說,作者在馬達加斯加島上浪費了無謂的精神,令我大感婉惜!(關於這一點,有很多人為朱少麟辯護。)但因為虎頭蛇尾的小說總是要看完後,才知道蛇尾之所在,所以若是第一次看傷心咖啡店之歌,一定會被「虎頭」的部分深深吸引,而難以掩卷。

  而「傷心咖啡店之歌」之所以被我評價為虎頭蛇尾,可能是因為我個人並不認同朱少麟所選擇的救贖方式。故而,這本小說前半部描寫現代人在台北掙扎的寫實部分,深深引發我當年的共鳴;但後半部超現實的馬達加斯加島心靈之旅部分,則被我視我囈語。以旺盛之生命力伊始,以蒼白失血的面貌結束,是我對傷心咖啡店之歌最感遺憾的地方。不過,這可能也只是我一個人的遺憾,畢竟這本書的fans還是滿坑滿谷的存在著。

附帶一提,近來所讀另一本標準的虎頭蛇尾小說,就是名滿天下的達文西的密碼;但不同於傷心咖啡店之歌的地方是,我認為傷心咖啡店之歌之所以虎頭蛇尾,是我和朱少麟對生命救贖的觀點不同;但達文西的密碼之所以虎頭蛇尾,根本就是作者蓄意欺騙讀者的結果!

  最近無意間拿了一本我老婆買的書來看,居然又讓我的閱讀慾大肆興奮。雖然現在的生活不比學生時代,可以一天拚完整本小說,但我還是抓住幾天的午休時間努力的看完她,而且從頭到尾,了無遺憾,一點都不「虎頭蛇尾」。我想,這本書終將列上歷史的書架,成為這個時代不朽的著作之一。

  這本小說是陳玉慧所著的海神家族,印刻出版社所出版。是一本情節半屬虛構,情感卻絕對真實的自傳體小說。讀來讓人感動,甚或微微的心痛!

  作者在現實生活中,一如她小說中所寫,與她的德籍夫婿是在認識了僅僅23天之後就結婚。而結婚的起因,似乎也真的是那個德國男人對陳玉慧隨身所攜帶的二尊木雕神像-媽姐的守護神千里眼及順風耳,發生了興趣,而與陳玉慧一同回到台灣追尋這兩個神像的故事,不料一路上追尋而得的是陳玉慧自己的過往,其家族的過往,甚至是台灣、中國、日本間複雜歷史之過往。而陳玉慧對過往之剖析是難得一見的真實與犀利,有時候彷彿在觀看一場外科手術,活生生、血淋淋而又皆在掌控之中;有時候,甚至會讓人覺得躺在手術枱上被解剖的,其實竟是自己的過往。

小說中寫到:「
你對我說,因為認識我家的故事,你突然更明白你自己的家庭,彷彿這兩個家庭的故事是同一個故事,彷彿我們本來便是故事的一部分,我們必須依賴對方才能把自己看清楚。
」這些話指述的對象當然是作者的德國老公,但我覺得,也很像是作者與讀者的感應關係!

  至於陳玉慧的家族故事有多精采,我想應該留給讀者自行探索,我不應,也無力將其內容適切地濃縮表示。我只能說,只要是台灣人,都不應該錯過這個故事,尤其是,當你也有一個家族,也有說不完的家族故事時。

  而我比較感興趣的是陳玉慧身為敘事者所處的姿態和角度。從國族到家族,令人窒息的、扭曲人性的壓力,逼使陳玉慧逃走,離鄉背井十餘年;到最後,反而是這個自覺被家庭抛棄的,或自己把家庭抛棄的小孩,以最深情的筆觸寫出了整個家族深刻而複雜的故事。

  這是否表示,必需要在空間、時間上遠遠地離開故事發生的現場,才有能力來處理故事本身?

  而台灣這個受過麼多歷史傷痛的島嶼,糾結在認同壓力下的家族故事,作者竟需拉到歐洲這麼遠,十幾年這麼長,才足以沈澱自己的心情,理清自己的思緒,來追溯自己本身的生命故事。

  或許時空相望,可以產生觀點吧!陳玉慧在後記中說,她在寫作時,猜想著書中角色的心情,有時竟不能自己的哭泣!我想,真的是需要一點距離的保護,才能寫出類似:「我原諒我的父母在我成長的時候沒有給我愛的感覺,因為,從來沒有人愛過他們。」這種椎心的語句吧!

  我相信這本海神家族的完成,幫作者解放了自縛的生命;而好好地讀完她,也許可以幫助讀者在情感上解構再結構台灣國族的圖象,掩卷固然長歎,卻有另外一種輕鬆啊!

NOTE:延伸閱讀
她的文學‧返家的女兒
海神家族
臺灣的百年傳奇
【推薦好物】《海神家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