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7月19日

〔閱讀〕讀者的幸福


  讀了陳玉慧的海神家族,再讀張大春的聆聽父親,發現這些描述家族故事的作者,都有著異於常人的敏感,以及對於這種敏感經驗的驚人記憶。


  記得這樣的事,表示這些事件件都往作者的心裡頭去,在二、三十年的人生中,不時閃現於腦海,偶爾強行壓抑,偶爾放在心上琢磨琢磨。這樣的人生,想要快樂,恐怕要有活佛般的修為才辦得到,而這是多麼不可能的一件任務啊!

  想到這裡,不由覺得一種身為讀者的幸福,讀時涉入,受不了就退出。這真的是,一種幸福!

2005年7月18日

〔閱讀〕疼痛-由麻瘋病認識上帝對人類的恩賜



「樂生療養院」的拆遷問題,近來引發不少討論,也讓我們突然發覺,原來我們的社會中,還有一群麻瘋病人幽居在一個幾乎與世隔絕的大院落中,了度殘生。

「麻瘋」是人類印象中恐怖至極的疾病,在基督教的歷史中曾經視之為天譴,需要耶和華的神蹟才能救治。麻瘋病人僵硬、扭曲的面容,殘缺的肢體,透過報紙、電影等媒體的傳播,更加深了這種印象。時至今日,還有很多人認為,麻瘋病是一種骯髒的病,甚至於認為那是一種「罪」,而非一種「病」!這樣的偏見,其實已經存在好幾個世紀。

近年來,由於醫學及公共衛生的發展,麻瘋病已經獲得了有效的控制,很少有新的病患產生,以致於這種疾病幾乎要為人們所遺忘!麻瘋,好像已經變成進入歷史的一種偏見!

要認識麻瘋病的真實,我強烈推薦閱讀由保羅.班德醫師所著的「疼痛」一書。保羅.班德是一位充滿人道關懷的英國醫師,長期在印度醫治麻瘋病人,並研究麻瘋這種疾病。保羅.班德醫師也是麻瘋病的「解魅」者,經由其長期的臨床觀察及與麻瘋病人的互動,終於發現麻瘋病人的外型為何那麼「醜惡」的原因,也破除醫界長期以來認為麻瘋病會侵害人體骨頭,造成需要一再截肢的錯誤觀念。

經由對麻瘋病的了解,保羅.班德醫師深入地闡釋了上帝對人類最大的恩賜之一,那就是「疼痛」!

這本書的內容十分精采,充滿人文精神,除了是麻瘋病解謎的歷史紀錄外,也相當具有保羅.班德醫師的自傳性質,絕不是冷冰冰的醫學科普書籍,而且中譯本的譯筆流暢,十分好讀,關於本書的閱讀樂趣,就留給讀者吧!

以下,僅以問答型式摘錄我自己閱讀本書後,所得對麻瘋病的一些認識,以供參考:

問題一:麻瘋病是不知名的天譴?是病毒?是細菌?還是遺傳性疾病?

解答一:
麻瘋病是感染麻瘋桿菌所造成的疾病,是細菌性的疾病。不是病毒,和遺傳、基因也都沒有關係。因此,一個人得了麻瘋病,不代表他的家人、他的後代也會得。


問題二:麻瘋病會侵害人體的骨骼、肌肉、顏面、眼睛等等器官,造成病人肢體變形、殘缺、失明嗎?

解答二:
麻瘋病人的確常見有肢體的殘缺、失明等情形,但這些後果,並不是麻瘋桿菌直接造成的。麻瘋桿菌只會侵害人類的神經系統,造成病人「痛覺」的喪失,因此,麻瘋病人不會覺得痛,不會覺得酸,不會覺得累!

麻瘋病人可以將手伸入烈火之中、麻瘋病人可以用剛動過外科手術的腳跑步、麻瘋病人可以長時間維持錯誤的姿勢,因為,他們根本不會痛。因為傷口不痛,所以麻瘋病人根本不自覺要照顧傷口,即便是化膿、紅腫也全無知覺,因此麻瘋病人會不斷受傷。

又因為麻瘋病人長期為社會所遺棄,也得不到良好的照顧。於是乎,受傷再受傷,感染再感染,只好截肢再截肢!眼睛由於比較脆弱,所以也常因外傷而失明。換言之,麻瘋病患的肢體僵硬、扭曲,是因為姿勢不良、運動傷害所造成的!肢體的殘缺則是因為外傷所造成的!這些都是屬於間接的原因所造成。

因此,如果麻瘋病人可以受到良好的照顧,給予其正確的衛生教育,那麼他們的身體狀況可以有很好的改善!


問題三:麻瘋病是一種可怕的傳染病嗎?

解答三:
正確來說,不是的!麻瘋病的傳染力其實並不可怕,許許多多照顧麻瘋病患的志工及醫護人員,包括本書的作者保羅.班德醫師在內,幾乎終身與麻瘋病人為伍,在沒有任何隔絕設備的情形下,他們也沒有被傳染麻瘋病。由此可見,麻瘋病的傳染力應該是相當“遜”的!

基本上醫界認為,麻瘋病是接觸傳染,對於幼兒具有較高的傳染力!因此,如果你是一位成年人,遇到麻瘋病人,並不需要避之唯恐不及,因為,你幾乎沒有被傳染麻瘋病的可能。(為何幾乎沒有,請再參見下一題)


問題四:麻瘋病是不治之症嗎?

解答四:

那要看「治療」二字如何定義。如果治療指的是消滅麻瘋桿菌,那是沒有問題的,事實上,即使沒有治療,麻瘋桿菌在人體內也不會長期存在。

但是,因為麻瘋桿菌而引起的神經受損,在相當程度上的確是「不治之症」,痛覺一旦失去,以目前的醫學水準,並沒有辦法將之重建。其失去痛覺的情形,與糖尿病末期患者失去痛覺的情形是一樣的!

因此,我想現存於「樂生療養院內」的麻瘋病友們,其實體內可能已經沒有麻瘋桿菌的存在,並不會傳染給別人。只是他們被麻瘋病所剝奪的「痛覺」,再也回不來。他們的身體沒有預警系統提醒他們遠離危險,所以他們一生必需處在不斷受傷的惡夢中。他們需要的是更高的注意力與判斷力,時時用眼見的事實提醒自己:雖然不會痛,沒有感覺;但傷口已經發炎了,姿勢已經不對了!

當然,良善的照顧和保護更是麻瘋病人最需要的協助!我們期待醫學的進步能在來日重建人類受損的神經系統(雖然麻瘋病患現已不多,但有非常多的糖尿病患需要這個技術),在此之前,人類的友愛之情或許才是最佳的藥方!

2005年7月15日

〔笑話〕蔣總統笑話(最新一版)

(古老網路笑話一則,暫充版面)
蔣介石去世後,不可避免的在天堂遇見了國父孫中山先生, 壯志未酬身先死的國父孫中山,非常關心中華民國的狀況。

於是問老蔣:『我死後中華民國有沒有行憲啊?』
蔣介石馬上回答:『有啊!有行憲,有行憲啦!』

孫中山又問:『那第一任總統是誰?』
蔣介石回答:『是我。』

孫中山心想還好,反正才做一任,又問:『那第二任呢?』
這時老蔣不太好意思說還是自己, 可是又不太想說謊對不起老孫,於是回答道 :『于右任,﹝余又任﹞。』

孫中山高興的說:『不錯,不錯,書法家當總統,文學治國, >那第三任又是誰 呢?』
蔣中正腦筋一轉,機智地答:『吳三連,﹝吾三連﹞。』

孫:『嗯,輿論界有人出任總統,也好,那下一任又是誰?』
蔣:『趙元任﹝照原任﹞』

孫想了一想說道:『很好,語言學家當總統,那第五任呢?』
蔣:『是,是趙麗蓮﹝照例連﹞。』

孫中山開心的說:『太好了,連教育家也做總統了,那國家可真是越來越進步了, 那第六任呢?』
到第六任,蔣介石已經有點詞窮了,於是隨便嗚拉的說:『伍子胥﹝吾子續﹞。』

這時孫中山有點不解了,問道:『怎麼春秋時代的古人也能跑來當總統了呢?』
老蔣只好不慌不忙的回答:『同名同姓啦!』

聽了國父若有所悟,慍中含笑的說:『該不會是林憶蓮 ﹝您亦連﹞吧』
老蔣尷尬假裝耳背的說:『....是啊,俺也喜歡吳復連﹝吾復連﹞.....』

國父聽了火氣更高了,怒聲說道:『你乾脆改名叫﹝連....佔﹞!』
接下來 老蔣也發火了 , 大聲說 : " 隨便(水扁) 啦.............."

2005年7月13日

〔法律〕叫「緣敍元」也不行哦?

  之前有寫過一篇網路上的性交易,曾經提到兒童及少年性交易防治條例第29條的規定:「以廣告物、出版品、廣播、電視、電子訊號、電腦網路或其他媒體,散布、播送或刊登足以引誘、媒介、暗示或其他促使人為性交易之訊息者,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新臺幣一百萬元以下罰金。」基本上,只要在網路上刊登足以引誘、促使他人為性交易的訊息,就足以對上網的兒童及少年產生不良的影響,而須加以刑事處罰。

  通常,專業的應召站業者,都會透過層層轉接的方式,或派人在不特定網咖上網的方式,在網路聊天室或留言版刊登應召訊息,接客時還會層層過濾,追查相當困難。反而是一堆精蟲衝腦的尋芳客,常常會喪失理智地在網路聊天室找人援交,不但公開發言,還留下手機號碼,如:「178高帥男找元」、「台北寂寞男~元你」、「元,現約09*****」等等,這些都是非常典型的兒童及少年性交易防治條例第29條的犯罪態樣。通常,當警察需要業績的時候,只要上網裝成女生,釣幾個這種急色的傢伙出來,就可以當場逮人,並將網頁列印下來當作證據,可以說輕鬆愉快之極!

  但是,網路聊天室中的聊天方式有兩種,一種是在聊天大廳公開發言;一種則是使用「密語」或「悄悄話」的功能一對一的聊天。前者當然屬於「刊登」訊息的行為,但後者,除了聊天者的「暱稱」可以被其他人看到,而屬於「刊登」的行為外,兩個人使用密談功能聊天的內容只有在聊那二個人可以得知,其他人並無從知悉,並非「刊登」的行為,也沒有使青少年不小心看到的危險。因此,不論那二個人在密談中說的話多低級、多下流、多麼引誘人為性交易,都不足以構成兒童及少年性交易防治條例第29條的犯罪。

  可是在現行實務上,警方在查緝此類案件時,莫不把密談的內容當作證據移送,甚至連警方與尋芳客用email往來的電子郵件內容,也常列入警方的證據之中。而由於檢察官或法官多數工作繁忙、為人正派,完全沒有上網聊天的經驗,對於電腦網路的知識相當貧乏,有時不查,就會把上述這種「密談」的內容,甚至email的內容都列入兒童及少年性交易防治條例第29條之犯罪事實。這是非常明顯的錯誤,以下的起訴書,就是典型的代表:


臺灣00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聲請簡易判決處刑書 九十三年度偵字第0000號
   被   告 000 男 
右被告因違反兒童及少年性交易防制條例案件,業經偵查終結,認為宜以簡易判決處,茲將犯罪事實及證據並所犯法條分敘如左:
     犯罪事實
一、000基於與女子為性交行為之犯意,於民國九十三年八月二日零時三十分許,在台北縣板橋市中山路一段二十九號之網路咖啡店內,以電腦連結至北部人聊天室(http //www.north.ysl.net/)以暱稱「緣敘元」刊登「你要元ㄇ?? 做愛、 口交5000、0958****」之促使人為性交易廣告,藉以散布足以引誘不特定人與 之為性交易之訊息。嗣於同日十二時許,於台北縣板橋市000路六號前等候性交易對象時為警當場查獲,並扣得聯絡用之號碼為0958******之行動電話含sim 卡一張。

二、案經台北縣政府警察局板橋分局報告偵辦。
      證據並所犯法條
一、右揭事實,業據被告000自白不諱,並坦承0958****號行動電話為其所有一情,經核與被告於北部人聊天室刊登之色情性交易訊息文件內容相符。此外,復有扣案之前開行動電話(含sim卡一張)在卷可資佐證,被告犯行應堪認定。

二、核被告所為,係犯兒童及少年性交易防制條例第二十九條之罪嫌。

三、依刑事訴訟法第四百五十一條第一項聲請逕以簡易判決處刑。

  此  致
臺灣板橋地方法院
中   華   民   國  九十三  年   八   月   十   日
                     檢 察 官 888



  當然,在網路聊天室「密談」並不是一定不能不構成兒童及少年性交易防治條例第29條罪,因為在聊天室中聊天者的名稱是公開的,所以如果暱稱本身就足以引誘他人為性交易,仍然有構成前開犯罪的可能。

  因此,在上面那種情形,當然要以「暱稱」本身來判斷是否是足以引誘、促使他人為性交易之訊息;而不能倒果為因,以行為人事後確實有在密談中想找人性交易,因而推論他所用的名稱就是足以引誘、促使他人為性交易之訊息。因為,私下找人性交易在台灣根本一點罪都沒有,甚至連行政處罰也沒有(但應召女子是要受行政處罰的)。

  好啦!現在有個苦悶的竹科工程師,跑到了在網路上著名的「北部人聊天室」,取了個「緣敍元」的名稱加入聊天,想要找人援交;此時正好有個警察也正好在執行「肅清網路風氣」的業務,化名「安雅」加入聊天,並主動問這個「緣敍元」是否要援交;這個性慾不滿足的工程師「緣敍元」就與警察「安雅」以密談方式相談甚歡後,相約出來性交易,當場這個「緣敘元」就被逮住了!接著就被起訴了(如上面那個起訴書)。

  問題是,「緣敍元」三個字就是足以引誘、促使他人為性交易嗎?那有人公然賣「蠻牛」、「大雕」、「凍蓋固」,是不是也足以引誘他人為性交易呢?從前我的母校台大旁有一家「圓緣」茶坊,招牌就公然掛在大街上,難道這也是足以引誘他人為性交易的訊息?

  一個人在網路上想用什麼名字聊天,是他的自由,這個問題甚至可以上綱到憲法保障的言論自由與人性尊嚴,欲加以行政的干涉,都需要相當地謹慎,更何況是加以刑事處罰?因此在刑事案件的認定上,顯然必需採取更嚴格的解釋標準才對!換句話說,如果以被告在網路聊天室刊登「緣敍元」三個字這個單純的事實,而檢方起訴被告涉犯兒童及少年性交易防治條例第29條之罪的話,法院應該為無罪的判決才對!

  這個案子,地方法院的判決的確是判決無罪。(但此類案件因涉及風化,均為在司法院網站不公開之案件,為顧及被告之名譽,在此也就不引用相關的案號)不料這個案子經過上訴後,居然被高等法院改判有罪,理由是:「現今社會經常使用網路的群眾,已經形成一定的「網路次文化」,於經常使用網路的人間,形成一種共識。是以在網路上以「元」、「援」為其暱稱者,實已在網路上透露足以引誘不特定人與之為性交易之訊息。而被告在網路上之暱稱「緣敍元」亦足以透露此種援交之訊息,此可由被告000在網路上以「緣敍元」為其暱稱,而證人888(即警員)也的確可以由被告前開暱稱中,察覺被告欲找人援交意思之事實,顯然被告前開暱稱「緣敍元」足以在網路上暗示促使不特定人與之性交」(以上判決原文照錄),並因此而判決被告有罪。

  嘿嘿!我有個好朋友名叫陳國「元」,吳三桂有個愛妾叫陳「圓圓」,還有一個我很討厭的國民黨政客叫蔡政「元」,如果這些人用真名上網聊天,可能要通通抓起來。因為我們的高等法院說,有一種東西叫作「網路次文化」,依據這個「網路次文化」呢,只要你敢上網,暱稱中有一個「元」的,就是在暗示、促使人為性交易哦!

  天下豈有比這個更荒謬的論證呢?而且上面這個高院判決中所引用的證人就是上網釣魚辦案的員警,既然是釣魚式辦案,自然是亂搶打鳥,怎麼能夠以警察有主動與「緣敍元」攀談這件事情,來推論而得「顯然被告前開暱稱緣敍元足以在網路上暗示促使不特定人與之性交」,這個樣子離譜的結論呢?

  最後,高等法院的資深法官們到底會不會上網聊天,我都不無懷疑?他們居然能對「網路次文化」有這麼「深入」的了解,還真是大出人意料之外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