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7月19日

〔閱讀〕讀者的幸福


  讀了陳玉慧的海神家族,再讀張大春的聆聽父親,發現這些描述家族故事的作者,都有著異於常人的敏感,以及對於這種敏感經驗的驚人記憶。


  記得這樣的事,表示這些事件件都往作者的心裡頭去,在二、三十年的人生中,不時閃現於腦海,偶爾強行壓抑,偶爾放在心上琢磨琢磨。這樣的人生,想要快樂,恐怕要有活佛般的修為才辦得到,而這是多麼不可能的一件任務啊!

  想到這裡,不由覺得一種身為讀者的幸福,讀時涉入,受不了就退出。這真的是,一種幸福!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