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10月20日

〔BLOG〕本部落格得獎啦!

原本在考慮是不是要公告週知,不過,想想還是拿來充版面好了!

卡麥啦全記錄串聯得獎名單



觀光客的眼光是敏銳的。瞬間的感動,常來自於異地文化的衝擊,與旅遊悠閒氣氛中,腦細胞全開後,煞那間對於週遭景物變換的心靈交流。

回到影像紀錄的本質,真正取悅的,是旅者將當下停留於視覺的衝擊,成為在日後觀賞時對旅途的追憶,它也代表了旅遊當下的心境與異地人文體驗的主觀思考。要拍一張讓自己滿意的好照片,其實不難,準確無誤的曝光,擁有基礎美學涵養的構圖與佈局,讓大自然間壯麗的日出山景,或夜色中水面的城市倒影,與異域鄉間童稚的神情…。每一個瞬間凝滯的影像,都是影像記錄者心中最美與最值得分享的題材。

感謝所有參賽者願意貢獻自己多年嘔心瀝血的影像作品進行串聯,供大家觀賞,尤其對於幾位背包客拿起畫筆手繪旅途點滴的經過感到十足的感動,因為,徒手記錄影像除了需要多幾分的耐心,對於旅者當下與環境互動的過程,尤其需要更深入的體會與觀察,才能精準的捕捉到旅途的丰采與當下四目交流的神韻。

但審美的過程,常是主觀與獨斷的。只可惜,在有限的資源下,獎項實在太少,讓人眼睛為之一亮的作品實在太多,每一位參賽者,可以說都是本次獎項的入圍者。但主辦單位最後把獎項給了這位參加的部落客,因為我們仍必須主觀的承認,可以讓影像延續其生命力的元素,除了光影色澤之外,或許是作者潛藏於影像背後對於文化的體現與哲思。期待大家有更多精彩的作品與網友分享。

恭喜得獎者 ottohsu http://blog.roodo.com/ottohsu/archives/347913.html

獎品:香港晚去午回團體來回機票一張 (正洋旅行社 提供)



NOTE:得獎的不是本部落格,而是我在樂多的寒山石徑部落格,也算是本部落格的前身或分身吧。

2005年10月19日

〔政治〕劍掃民進黨

  自在下有投票權以來,大小選舉,不曾投票給民進黨籍以外之侯選人,這或許是我這個年代以進步份子自許的大學生,長年以來所養成的投票習慣。但是,民進黨執政之後的表現,可以說爛得有目共睹。更慘的是,在野黨居然也一樣爛,害我的選票想轉檯,都顯得左右為難!真是怎麼一個「幹」字;或怎麼兩個「賭爛」字得了!

 前些日子,在六十九元書店,買了一些看起來像是倒店貨的書,其中有一本叫「醉古堂劍掃」;是明朝一個名不見經傳的人,叫陸紹珩所作的集子。所謂人間小不平,可以酒消之,人間大不幸,非劍不足以消。然乃殺人犯法事,故只好以筆代劍,此所以名為「劍掃」。

 這本劍掃不是陸紹珩的「著作」,而是他蒐集當代的名言警句,加以整理的筆記。所以全書就是一條一條類似語錄、格言之類的集合;和同是明朝的小書「幽夢影」有點類似。
 
 而照我看,民進黨的無能與墮落,已經不是人間小不幸,而是人間大不幸了!

 這本劍掃中有一條是這麼說的:「議事者身在事外,宜悉利害之情;任事者身居事中,當忘利害之慮。」

 當年民進黨在野,身在事外,對於利害之情,倒是頗有洞見,值得支持;而當年阿扁身為台北市長,身居事中,行事強悍果決,亦符合「當忘利害之慮」的要求,因此支持度居高不下。(至於後來落選,乃是「變態」,而非「常態」)

 不料這許多年下來,民進黨以「變態」為「常態」,身為執政黨,不知忘其利害、勇於任事,反而瞻前顧後,行事推諉,以呼口號常業,致力於打擊政敵,對於行政之本業卻是疏於經營,乃致弊病叢生,暮氣沈沈。

 昔日同窗相見,也只能相望歎氣,真是非劍掃不足以消心頭之忿!而民進黨的「真劍」,都收到那兒去了呢?

2005年10月17日

〔閱讀〕放屁的寫實主義與超現實主義


  我家太座是個紅迷,日前從網路書店買了一本紅學書籍,是詩人周夢蝶所寫的「不負如來不負卿」,買來之後,直呼難看。

  在下撿來一觀,原來這本書是周夢蝶讀「紅樓夢」後,自己簡短的感想和筆記,並不是針對紅樓夢一書的註解評釋,或對紅樓夢的典故考據,和我家太座讀紅樓夢的興趣不同。而且行文半文半白,如果不是古文愛好者,讀起來還有些隔閡!

  而對不是紅樓夢愛好者的在下來說,這本書其實挺有趣。撇去了紅樓夢情節的羈絆,周夢蝶本身的奇文妙語,已頗值一觀!試舉一例如下,即可見一斑:

  周夢蝶對紅樓夢第十九回「情切切良宵花解語,意綿綿靜日玉生香」的感想是:

「多年前,摯友林水亭曾多次問及,寫實主義與超現實主義之同異。沈吟復沈吟,乃囁嚅而對曰:難言也!試以「放屁」一事為例:今若有人焉,深信林黛玉放的屁有藥香或茯苓霜味,而貴妃楊玉環放的則有荔枝味;此之謂寫實主義,當無異議。抑若更有人焉,堅持薛道韞放的屁有雪香或柳絮味,而王昭君放的,有琵琶和胡沙味,此情想或有之,而事與理所必無也。所謂超現實也。」


  呵呵!周夢蝶真是一個妙人,雖然我對紅樓夢第十九回在寫些什麼一點概念都沒有,但讀夢蝶之文實已饜足,何需再強解曹雪芹乎?五柳先生傳曰:讀書不求甚解,當有此一悟也!

2005年10月2日

〔閱讀〕李白詩(錦繡出版)

李白詩

  家中有一本「李白詩」,是印象中已經倒閉的錦繡文化企業出版,裝訂及編排相當有水準,應該是簡體字書繁體化的出版品,也是我大妹當年讀中文系的遺跡之一。

  可惜的是,美麗的外表下,內容實在不怎麼樣。

  詩收錄得不少,是本書最大的價值;注釋部分大都中規中矩,譬如「朝辭白帝彩雲間」的「白帝」注釋為:「城名,在今四川奉節東,唐代白帝城隸屬巴東郡。」

  但有些注釋就讓人覺得沒有必要,比如說:「白雲映水搖空城」,其中「空城」注釋為「指城中寂無聲息,像是無人居住的空城」;「醉月頻中聖」,其中「醉月」注釋為「為月亮所迷醉」。這種注釋似乎只是字面的推演,應該是一望可知的,而且與其他注釋所設定的讀者水準差了太多,難易併陳,有些怪怪的。
  
  不過,即便如此,這本書注釋的問題也不大;詩的翻譯水準與注釋的情形也差不多,有的好,有的差;但古詩的翻譯本來就不容易,因此也不宜再指摘什麼。

  但就詩的賞析導讀的部分,有些就令人無法不「倒彈」三尺了。如「望廬山瀑布」一詩,詩云:「日照香爐掛紫煙,遙看瀑布掛長川,飛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銀河落九天。」這本書是這麼介紹的:「這首詩描寫了廬山瀑布的壯麗景色,反映出詩人對祖國大好河山的熱愛。」

  不知是否在下的政治敏感度太高,看到這種導讀,怎麼看怎麼不對勁!而且,李白這首詩一點兒也沒有故國山河的懷想情感,重點怎麼會在.......反映出詩人對祖國大好河山的熱愛呢?

  以上,是昨天晚上無聊的讀書心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