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12月19日

一張三十四年前的嬰兒照

otto出生

  這張嬰兒照有什麼特別呢?的確沒什麼特別,每個在醫院出生的小BABY,都會有這麼一張。不過,如果沒有這個嬰兒,你現在也就不會在看著這個部落格。

  因為,這就是我。至於相片上原子筆打勾的痕跡,據說也是我小時候幹的好事。

2005年12月14日

〔讀詞〕王國維的恨與死

  昔日在方瑜老師的課堂上,曾抄詞一首:「
昨夜夢中多少恨,細馬香車,兩兩行相近,對面似覺人瘦損,眾中不惜牽幃問。


  描寫一個女子在夢中夢到與心愛的人在大街上相遇,郎君騎在馬上,姑娘坐在轎中。姑娘透過轎幃看出去,情郎好像瘦了,一時關心,竟然不怕羞的在大街上揭開轎幃,問一聲:哥哥你怎麼瘦了?方瑜老師說,這詞描寫出一種含蓄至極的情感。

  確乎如此,由「不惜」二字以觀,這女子其實是害羞極了。況且,這還只是在「夢中」呢!夢境中稍稍的踰矩,已經讓這女子臉紅心跳,暗呼「多少恨!多少恨!」也許恨的是自己太丟臉,怎麼會有這樣的幻想;恨的也許是在現實世界中其實並沒有「眾中牽幃問」的勇氣。天下間那有比這個更含蓄的情感呢?

  抄詞之際,並沒有認真聽課,不知這是誰的作品,我一直以為是宋詞,後來我才知道,這是清末國學大師王國維的詞。

人間詞話

  王國維所作「人間詞話」一書,以叔本華的理論詮釋詩詞,觀點獨到,別開生面,蔚為一家言,向為詩詞愛好者不可不讀的一本書。其中有一則是王國維評論龔自珍的詩,內容是:「
龔定庵詩云﹕“偶賦凌雲偶倦飛﹐偶然閑慕遂初衣。偶逢錦瑟佳人問﹐便說尋春為汝歸。”其人之涼薄無行﹐躍然紙墨間。


  其實龔自珍(號定庵)這首詩,描寫的是他在官場浮沈後,辭官歸家,途中遇到紅粉知己,便向她開玩笑說,我都是為了尋訪春天,是為了你才回來了的啊。這詩是有一點玩世不恭的語氣,但背後更多的是龔自珍落拓官場,懷才不遇的感慨!而王國維居然說:「其人之涼薄無行﹐躍然紙墨間。」,真是好苛刻的評斷!

  與其說王國維不懂龔自珍的詩(豈可隨便看不起國學大師的程度),我倒是相信,是王國維純潔的心靈受不了龔自珍這種玩笑話!

  然而,歷史開了王國維多大一個玩笑呢?民國肇建,溥儀遜位,傳統的價值體系崩解,當王國維躊躇於是否接開這新時代的轎帷探問時,這時代已經將他的轎子都拆光了!而且,這可不是一場夢哩!於是乎,國民黨的軍隊終究是進入了北京,王國維也投昆明湖自盡,在冰冷黑暗的舊夢裡,呼喊多少恨!多少恨!

  於今觀之,是多麼可笑!又多麼蒼白呢?

(註:有不少學者認為,王國維之死並非為清廷殉節,而是遭友背叛,生活陷入困境而自殺,附此供參)

NOTE:原諒我在這文章之後,再加一段突兀的狗尾。只是行文至此,我腦中竟然浮現,當這次縣市長選舉民進黨大敗之夜,七十多歲的田媽媽痛哭失聲的新聞畫面!

2005年12月13日

〔轉載〕與統媒的經濟新聞戰

  最近一直聽到台灣的經濟很差..很差...大家都快要活不下了!!我的四週到處有人喊經濟很差,很差,很差,雖然沒有人失業或活不下去!不過,我很害怕是我自己不知民間疾苦!

  而最近新聞報導,台灣的競爭力的確下降一名,根據世界經濟壇的報告,台灣去年第四名,今年第五名。不是倒數哦!

  以上這兩種訊息明顯充滿了矛盾,但,我很少看到說明或討論。媒體上確實是一片唱衰聲!今天收到一封mail,覺得可以貼出來一觀,雖然,我也不確定他說的到底是不是對的!



[ 2005/12/6, 南湖之 ]

在媒抗寫一些跟經濟新聞有關的評論算一算也幾個月。

當初寫這些東西,其實有一個很簡單的動機,身邊具台灣意識的朋友,對統媒的政治新聞或評論都有戒心,唯獨在經濟事務上幾乎沒辦法擺脫統媒的影響。舉個例來說,上週與ㄧ個深具台灣意識的朋友聊天,他提到「工廠都搬到中國去了,台灣經濟沒救了!」

我很驚訝他這個判斷,於是反問他:「你為什麼這樣覺得?」他告訴我他從報上看到台灣過去兩年關了六千多家工廠,連景氣好都關這麼多工廠,台灣經濟當然沒救了。我反問他,你知道今年民間投資創新高、雇用人數創新高、稅收創新高,這兩年開了七千多家工廠的事實嗎?他很吃驚,顯然他雖然深具台灣意識,但是在經濟事務上仍然被統媒牽著鼻子走,這種人在泛綠選民中為數不少。

事實上不管藍綠,多半都有一種「台灣經濟真的很糟」的印象,如果這印象來自己的感受(比如失業找不到工作),那我毫無意見,不過實際上當我反問之後,幾乎很少人真的是自己切身感受到。比如說吧!,前兩週一個條件不算好的朋友因故離開原先的公司(是自願性失業),不到兩週就找到新工作,他跟我抱怨經濟很差。我反問他:「經濟真的那麼差,你有可能這麼快找到新工作嗎?」他無言以對。

我對陳總統很多作為和言行也不滿意,不過憑良心說,林全和何美玥是稱職的部長,特別是在國民黨九零年代流行打兩岸高空之後,何部長是少數真正花心思下去輔導還留在台灣的製造業升級的。更重要的是,民進黨政府徹底整頓了股市跟銀行,國民黨執政時代所謂的榮景,有相當部分是靠銀行的壞帳,以及股市的掏空所撐出來的,這些後果實際上是由廣大投資大眾承擔,錢在之前被花掉,經濟看起來當然好,問題是由後面的人來買單。

如果各位有注意美股的話,可以發現,僱用、投資、消費、生產常是影響美國股市最重要的數據,如果從這四個數據來看的話,台灣經濟根本沒有問題,如果注意日股的話,銀行壞帳的打消是日股振興的重要指標,從這標準來看,台灣也成就斐然,更重要的是,如果考慮到今年是景氣循環的低點,還能有這樣的成績,往後幾年只會更好。

但是為什麼大多數人都有「經濟很差」的印象?

原因很簡單,當所有媒體都這樣說,不會去看真實數字的大眾天天耳濡目染,活在這種氛圍中,久而久之雖然自己未必切身感受到,但是認知上已經被洗腦。

這種洗腦是不分藍綠的,久而久之,一些淺綠和中間選民也開始覺得經濟不振。實際上以台灣的所得規模而言,景氣循環中3.5到6%的成長算是相當正常的,只要能保持這種速度,也就是景氣循環中低點在3.5以上,高點在5%以上,對台灣而言就是健康的成長,ㄧ旦某年有過多的成長,或許還得擔心是不是有泡沫產生?

事實上,我在寫專欄之後,也更深刻地體認到統媒不斷唱衰台灣,吹捧中國的伎倆,我並不是說不可以說台灣經濟的壞話,不可以說中國經濟好話,問題在於,這些說法有沒有根據基本經濟事實。舉個例來說,今年出超減少是事實,但是問題是,出口並沒有減少,仍然是成長的,但我看到這些統媒自然而然地就說今年出口也減少時真是大吃ㄧ驚,然而有多少人被這說法誤導呢?

同樣的,說中國是世界工場我沒啥意見,雖然中國是做附加價值最低的部份,但是說中國是世界市場就令人吃驚了,中國市場有多少銷售額,多少赴中國台商是靠中國內需市場做為終端消費市場,這些都是很簡單可以檢證的,很遺憾的,統媒就是這樣明目張膽扯謊,而多數不分藍綠的民眾卻深深被影響。

這一次的挫敗,陳總統以及執政和輔選團隊當然要負很多責任,不過長期以來統媒在經濟事務上的洗腦也功不可沒,當連泛綠的人全部認定民進黨執政經濟水深火熱,請問在經濟掛帥的台灣選票怎麼開得出來?

跟統媒的經濟戰爭,可能是這場戰役中最重要的ㄧ戰。


〔資料來源:與媒體對抗〕



2005年12月12日

〔攝影〕吔!又得奬了!



  這張芸芸妹妹睡夢中拉媽媽頭髮的照片,參加2005中時電子報網路e攝影比賽”尋寶總動員”,不小心得了第二名,領了一筆小奬金,特此恭禧自己!

  這種中時電子報的攝影獎,有點趣味競賽的性質,挑選這張去比,心想以趣味題材及黑白攝影,應該會得到二,三名。因為第一名應該會頒給主流的溫馨數位彩照,但這種性質的照片過多,想必評審會看到煩,很容易成為遺珠,而在下這張趣味又是黑白的照片,想必是少數,很可能得到二,三名這種名次;畢竟,這種機會快門是很難得的!

  嘿嘿!真的給我猜對了!我真是心機很重的參賽者!不過,參加這比賽,實在也是為五斗米而折腰啊!

2005年12月5日

〔家族老照片〕大表姐的婚禮


  這是我月紅大表姐出嫁時的紀念照片,右側是我阿公和阿媽,左側是我大姑和大姑丈,四位老人家,除了我大姑依然精神健旺,其餘三人都已往生了!

  前些日子阿公往生,二叔乃整理舊照,以便製成光碟紀念,這是我第一次看到這張照片,也是第一次發現原來我的大表姐夫當年真的帥到不行!

  月紅大表姐的年紀比我的四叔還要大,也就是說我大姑的大女兒,比她最小的弟弟還要大一歲,這種往日大家族才會發生的趣事,現在大概不可能再發生了!

  因此,我雖然年紀不大,但已經有小朋友要叫我舅公了!

2005年12月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