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12月14日

〔讀詞〕王國維的恨與死

  昔日在方瑜老師的課堂上,曾抄詞一首:「
昨夜夢中多少恨,細馬香車,兩兩行相近,對面似覺人瘦損,眾中不惜牽幃問。


  描寫一個女子在夢中夢到與心愛的人在大街上相遇,郎君騎在馬上,姑娘坐在轎中。姑娘透過轎幃看出去,情郎好像瘦了,一時關心,竟然不怕羞的在大街上揭開轎幃,問一聲:哥哥你怎麼瘦了?方瑜老師說,這詞描寫出一種含蓄至極的情感。

  確乎如此,由「不惜」二字以觀,這女子其實是害羞極了。況且,這還只是在「夢中」呢!夢境中稍稍的踰矩,已經讓這女子臉紅心跳,暗呼「多少恨!多少恨!」也許恨的是自己太丟臉,怎麼會有這樣的幻想;恨的也許是在現實世界中其實並沒有「眾中牽幃問」的勇氣。天下間那有比這個更含蓄的情感呢?

  抄詞之際,並沒有認真聽課,不知這是誰的作品,我一直以為是宋詞,後來我才知道,這是清末國學大師王國維的詞。

人間詞話

  王國維所作「人間詞話」一書,以叔本華的理論詮釋詩詞,觀點獨到,別開生面,蔚為一家言,向為詩詞愛好者不可不讀的一本書。其中有一則是王國維評論龔自珍的詩,內容是:「
龔定庵詩云﹕“偶賦凌雲偶倦飛﹐偶然閑慕遂初衣。偶逢錦瑟佳人問﹐便說尋春為汝歸。”其人之涼薄無行﹐躍然紙墨間。


  其實龔自珍(號定庵)這首詩,描寫的是他在官場浮沈後,辭官歸家,途中遇到紅粉知己,便向她開玩笑說,我都是為了尋訪春天,是為了你才回來了的啊。這詩是有一點玩世不恭的語氣,但背後更多的是龔自珍落拓官場,懷才不遇的感慨!而王國維居然說:「其人之涼薄無行﹐躍然紙墨間。」,真是好苛刻的評斷!

  與其說王國維不懂龔自珍的詩(豈可隨便看不起國學大師的程度),我倒是相信,是王國維純潔的心靈受不了龔自珍這種玩笑話!

  然而,歷史開了王國維多大一個玩笑呢?民國肇建,溥儀遜位,傳統的價值體系崩解,當王國維躊躇於是否接開這新時代的轎帷探問時,這時代已經將他的轎子都拆光了!而且,這可不是一場夢哩!於是乎,國民黨的軍隊終究是進入了北京,王國維也投昆明湖自盡,在冰冷黑暗的舊夢裡,呼喊多少恨!多少恨!

  於今觀之,是多麼可笑!又多麼蒼白呢?

(註:有不少學者認為,王國維之死並非為清廷殉節,而是遭友背叛,生活陷入困境而自殺,附此供參)

NOTE:原諒我在這文章之後,再加一段突兀的狗尾。只是行文至此,我腦中竟然浮現,當這次縣市長選舉民進黨大敗之夜,七十多歲的田媽媽痛哭失聲的新聞畫面!

1 則留言:

孟獲 提到...

那個「不惜」,真是好。

另外,王的「最是人間留不住」也很棒。

王的詞很陰,應該是說非常地女性化,並非說是男性擬女的寫法,而是真的有夠像。

所以也有傳言指出說王是同性戀,無法見容於當世,當然這似乎又和朋友背叛扯在一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