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月13日

〔轉載〕電視不需以南韓為師

  雖然我不太喜歡直接轉貼別人的文章,因為這樣不但懶,而且可能有著作權的爭議(不過我相信應該是合理使用)。

  但近來有點忙,也難得看到我幾乎完全贊同的觀點,況且蘋果日報網路版的連結實在太慢,所以乾脆貼在這兒供大家參考!



作者為張明宗
中央大學產經所教授
2006年01月12日(蘋果日報)

新聞局1月10日「振興影視協調會報」策略小組會議,建議在晚間黃金時段,限制電視播出外國節目。新聞局之所以有這個建議,說穿了乃是豔羨韓國電視劇最近的揚眉吐氣。

相關產業門檻低沒限制

其實,從產業經濟學的觀點,台灣的電視產業絕對是一個典範,因為它具有兩個舉世少見的優點。其一,台灣的電視產業進入門檻低:台灣對於外國節目並沒有限制,而且一個人要從事演藝工作,並不需要有高學歷、富爸爸,長得抱歉也無妨。

其二,台灣電視產業的市場集中度非常低:電視頻道約有135台(由於同軸電纜頻寬的限制,有線電視用戶只可以看到其中的九十幾台),並不是集中在少數幾台。因此,《大長今》在台灣播出的時候,在有線電視中號稱是收視率冠軍,其收視率最高時也只不過約略超過3%。相對的,在南韓,其冠軍收視率在20%以上是常有的事,這在台灣是天方夜譚;而《大長今》在其播出後段甚至高達50%以上。

以經濟學的術語來說,進入障礙以及集中度的雙低,將激化競爭,不但可以提高效率,而且有助於使所得平均化。

從通俗的角度來說,台灣的電視產業其實有幾個重要的成就。其一,由於進入障礙低,沒有高學歷或富爸爸的人以及其他稟賦較差的人,也可以從事這個行業,使這些人士對整個社會可以有所貢獻,而且可以使社會避免階級對立。

其二,有各式各樣的節目供各種消費者各取所需,極大化其享受:美歐日韓中港等的戲劇節目,國家地理雜誌等頻道所提供知識性節目,本土所提供的綜藝、戲劇、新聞、知識性與談話性節目以及公共電視。

其三,我們的電視節目在國際上雖然不露臉,但是,我們的消費卻非常國際化;這使得台灣成為外國節目在境外開播的灘頭堡,台灣因此取得中介者的關鍵地位。例如,《大長今》在東南亞(包括中國)的播映權乃是控制在台灣業者的手中。
南韓的產業發展模式乃是把資源集中在少數人手中(例如,三星一家公司就佔用全國資源的25%),這被稱為「冠軍模式」(national champion),這種模式有一個明顯的「優點」:容易有廠商在國際上揚名立萬。

傳統疑忌資源過度集中

但是,不管我們喜不喜歡冠軍模式,台灣要採行這種模式在政治上是不可行的。台灣與南韓都有保護扶植汽車產業的政策,但是,台灣汽車裝配業被認為「失敗」。這個失敗其實有一個深層的原因。

我們的傳統對於資源集中非常疑忌,縱使在兩蔣的威權時代,這些傳統仍使得政府也沒有膽子像南韓一樣徹底地圖利汽車產業;例如,南韓甚至用查稅等手段騷擾依法購買外國車的人,難怪韓國國內外國車的佔有率只約略超過3%。

在保護本國產業方面,南韓行,台灣就是不行,而且沒有必要!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