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2月20日

〔評論〕陳映真是老了?還是瘋了?

  近日聯合報刊載了左派人士陳映真的一篇長文:文明和野蠻的辯證,看完真令人汗顏,一個曾經抗拒過國民黨威權的台灣人,怎麼會為共產黨護航到這種地步呢?

  在該文<關於民主和自由>一段中,說:”歷來「民主」、「自由」的論說往往被美麗的辭語抽象化和絕對化。”,並引用十七世紀英國的洛克及二戰前日本的福澤諭吉生平言論為引,以及台灣民主化過程國民黨的惡行為例,表示,現階段中國共產黨統治下,中國的民主自由”已經佷好了”

  在該文<關於言論新聞的自由>一段中,陳映真又說中共關閉冰點雜誌,比起美國用各種手段影響媒體報導,及西方媒體對第三世界冷漠的情況比起來,<實在小巫見大巫>!

  陳映真說:我們說的是沒有絕對化、抽象化的新聞自由。「新聞自由」的內涵離不開歷史、社會和階級等條件去界定。

  並且引用一個事件:
”在這次丹麥報紙褻瀆伊斯蘭教教主而引爆的暴動中凸顯出來。西方-白種人-基督教的媒體,在「新聞言論自由」的大義名分下履行了自己的「新聞自由」,而東方-非白人-伊斯蘭教各民族人民,向丹麥的暴言媒體求一聲道歉而不可得,在不甘於只能有被褻瀆羞辱的「自由」情況下,群起而以暴抗議。事件似乎還在擴大,值得認真思索「自由」的人們注目和思索。”


  然後說:
”綜合起來,後人對丹麥事變的記載教導下一代人的是,一、穆斯林文化至高無上。二、西方外來文明邪惡,侵蝕現有伊斯蘭教文化的聖潔……」,即使百年後的伊斯蘭教知識分子的反應,怕也只會使龍應台女士皺眉頭而已。”


  說實在說,我看不太懂陳映真在寫些什麼?邏輯在那裡?難道陳映真這個老左派人士就只有辯證,沒有邏輯嗎?全文看起來頭頭是道,文筆流暢,”內涵”豐富,但其理論架構在我看來充滿了虛偽及偏見,論點更讓人大吃一驚。

  看來,在陳映真眼中,面對中國關閉媒體一事,我們不應該大加撻伐,而應該站起來拍拍手,表示:老共啊!你們這次做的不太好,不過,能夠做到這種程度已屬難能可貴了!

  而對於那些受迫害而犧牲的人,我們應該對他們說:
”歷史的進程總是要有人犧牲嘛,老共現在其實不錯啦!
(陳映真原文:作為一個欠發達的大國,中國的大面積扶貧、脫貧計畫的成就對中國自身和世界的巨大貢獻,即使聯合國、世銀等資產階級機構也不能不刮目相看。十二億中國人民靠自己的努力養活了自己,沒有使自己成為世界其他民族、人民的負擔。而談到中國的大面積和大體積經濟崛起,中國已經成為世界經濟生長點的一部分。她的經濟發展,早已發展成世界和平、多極、平等、互惠發展模式與秩序的推動者,努力團結愛好和平與可持續發展的中小民族與國家,制衡力主自己單極獨霸的大國,而卓有成效。)

而且被大家稱讚哦!
(陳映真原文下接:凡此,都只是近十年來世界不分東西、不分南北、不分左右的關於中國的世界輿論中三復斯言的。)

只有那些腦袋孔固力又不認真的人才會批評中國。
(陳映真原文再接:龍應台女士不是對此太不熟悉,就是被對中國的刻板成見所蒙蔽。)”


  所以好像是說,中國現在不錯啦!你們死一死也是應該的,我們以後會紀念你們的!至於現在,龍應台怎麼可以對進步的中國說得這麼難聽呢?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