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2月5日

〔法律〕奇妙的裁判上一罪

  上文談過檢察官用「犯罪事實包山包海」推案子的「絕招」後,接下來介紹偵查檢察官的第二項「必殺技」,叫作「請求併案審理」。

  台灣的刑法規定有幾項「論以一罪」的設計,大概可分為「吸收犯」、「想像競合犯」、「牽連犯」與「連續犯」。(牽連犯與連續犯的規定已經立法院修正刪除,將於95年7月1 日正式公布施行)。

一、「吸收犯」指得是一個犯罪行為包含在另一個犯罪行為內,如偽造文書及偽造署押雖為二罪,但偽造署押若是偽造文書的部分行為,則在法律上認為只要以一個偽造文書罪加以處罰即可達到處罰目的,此時我們說偽造署押罪被偽造文書罪所「吸收」。

二、「想像競合」指的是一行為觸犯數罪名,如一拳揮去,毀物傷人,雖成立「傷害罪」及「毀損罪」,但因為只有一個揮拳行為,基於一行為一處罰的原則,所以法律上認為只要論以其中一個法定刑較重之「傷害罪」即可。

三、「牽連犯」指的是二個犯罪行為有方法與目的,或行為與結果之牽連關係,如盜刷信用卡詐取財物,雖然犯有「行使偽造私文書」及「詐欺」二個犯罪行為,但行使偽造私文書的目的是為了要詐欺財物,所以在法律政策上認為只要挑一個重的罪(偽造私文書罪)加以處罰就夠了。(牽連犯規定即將刪除)

四、「連續犯」指的是基於一個概括犯意反覆數個犯行,如小偷一夜連偷十家,照理說應成立十個竊盜罪,但法律政策上認為沒有必要加以十次的刑罰,所以就規定論以一個「連續竊盜罪」,刑度則可加重至二分之一。(連續犯規定即將刪除。連續犯規定向來有處罰不公平的爭議,十次犯罪,應該是十倍的嚴重,卻只加重刑度的二分之一,看起來是十分的不公平;但如施用毒品海洛因罪,最輕本刑六個月,若一星期吸一次,為期一年,共施用56次,則判56個施用第一級毒品罪,刑度最低也要二十六年,可能比殺人罪判得還要重,在國民法律感情上顯然會輕重失衡)

  由於上面這些情形,到最後都是「論以一罪」,因此在程序上必需要一併加以裁判,也就是必需在同一個程序內由同一個法官審判才可以,術語上稱之為「裁判上一罪」。假設ABCDE五個犯罪行為是「裁判上一罪」,那麼ABCDE五個行為就應該由同一個法院在同一個案件內審理,最後論以一個罪(假設是A罪)。
  
  如果說,甲檢察官起訴了AB二罪於法院,其他乙、丙等檢察官在偵查中發現了CDE三罪,基於ABCDE為裁判上一罪,應該併同於同一法院審理的原則,此時乙丙等檢察官即不得將CDE三罪另外再起訴,而應該將CDE三罪併到審理AB二罪的法院同案審理。

  而乙丙等檢察官的這個動作就叫作「請求併案審理」。

  「請求併案審理」是「裁判上一罪」設計下不得不然的做法。本來無可非議,但實務運作上,請求併案審理之妙用無窮,存乎一心;有些實不足為外人道。

  但其中最惡劣的做法,應該加以揭露。

  那就是檢察官明明知道甲犯有ABCDE五個罪,而這五個罪屬於「裁判上一罪」;其中AB是簡單的罪,如背信、詐欺等;但CDE是複雜或困難的犯罪行為,如貪污、洗錢或跨國詐欺等等;檢察官懶得去查CDE等犯罪事實的證據,所以就AB部分的犯罪事證清查完畢後,就先把AB二罪起訴於法院;然後就CDE部分的犯罪事實,唏哩呼嚕查個一半,就「請求併案審理」,這時候法院不收也不行,因為這些東西本來在裁判上就是非得綁在一起的。

  這時候,CDE等犯罪事實的證據調查、蒐集等工作就丟到公訴檢察官和法官的身上了。法官當然也只能大呼倒楣,不做也不行。這就是偵查檢察官利用「裁判上一罪請求法院併案審理」,以便「快速結案」的「必殺技」。

  如果說,一個檢察署的首長「只要求檢察官降低未結案件的數字」,而「不理會檢察官起訴案件的品質」,那就會迫使檢察官在數字太難看(未結案件太多)的時候,降低品質求速度。

  可以想見的是,在時日牽延下,基於和前文.相同的理由,這些CDE的罪證是很難用審判庭查清楚的。於是乎,比較重視被告人權及要求檢察官負起舉證責任的法官,會傾向以檢方舉證不足為由判處被告輕罪或無罪(請求併案審理的部分若無罪,會退由檢察官另行處理);比較追求發現真實及願意花時間調查證據的法官,就會陷入冗長的訴訟泥淖中;而這二種結果都會遭到一知半解的媒體批評。

  當然,最後必須聲明的是上述「絕招」和「必殺技」都只是司法實務上的「變態」,而非「常態」。絕大多數的檢察官都是十分愛惜羽毛的。有時候,外行裝內行、惡意、或帶有政治目的的謾罵、批評,才是傷害台灣司法公正的惡行。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