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2月8日

〔家族史〕阿爸及二叔的求學故事

掃描0028

  身為長孫,我自小學起為了到台北讀書,從新竹北上和阿媽同住了七、八年之久,因此,我聽了不少老故事,乃至於有一陣子我感覺我自己是上一代的人。而故事中最常聽到的一段,就是我爸和我二叔求學的故事。因為在那個窮苦的年代,一個文盲母親的兒子們個個爭氣,讀到大專,不但是親族間所無,也是鄉里間絕無僅有的一件事,我想我阿媽視這件事為她一生最大的成就!

  她曾說:「跟我住的都會讀書」,這大概是我聽過阿媽所說最自滿的一句話了!還好,依世俗之見,我也算是屬於「會讀書」的一群,不致減損了阿媽的美名。

  我爸說:日治末期,他在坪林老家就已經到了上小學的年紀,有去上<漁光國小>。當時日本帝國已是強弩之末,物資缺乏,無法延聘老師到台灣這個殖民地的山區教書了。所以說,小學畢業的人就可以教小學,再由學校補貼一些餐費權充薪資,我的大姑及二姑因為有讀過小學,當時也當過這種類型的小學老師,大概是大小孩照顧小小孩的成份居多吧!其次,由於要躲避美軍的轟炸,學校不上課變成是常態。因此,當台灣光復後,阿公舉家遷移到台北市,我父親仍從小學一年級開始唸起。(這段是我爸說的,不在我阿媽的故事之列)

  我阿媽對我講述我阿爸和我二叔仔的求學故事,有一大段是在數落我過逝不久(2005.12.1)的阿公,她嫌我阿公的耳根軟,又不重視小孩的教育。

  其實,在那個困苦的年代,我阿公的態度似乎才是正常的,男孩子小學畢業、初中畢業就應該趕快就業來幫助家計,是一般人的想法,因為吃都吃不飽了,還讀什麼書呢?從而,我阿媽對於兒子們教育的執著與堅持,才顯得特別突出而可貴。(不過由於重男輕女的傳統觀念影響,我二個姑姑就沒這種運氣了!)

  多年以後,我思索「為什麼」我的阿媽會這麼重視兒子們的教育?畢竟我阿媽出身寒微,是個可憐的養女兼童養媳,沒有受過任何教育,是個文盲,毫無書香世家的背景,怎麼會將兒子的教育看得這麼重呢?

  直到後來的後來的後來,我又聽說了一些家族的故事後,好像可以猜到一些答案。至於是不是正確,我想即便是當事人也不能肯定吧!

  記得我小時候,我阿媽不只說過一次,因為她不識字,而阿公有小學畢業可以看書報,所以會笑她不識字,因此她要養出比我阿公都強的兒子,給我阿公看看之類的話。當年我只覺得這只是種賭氣的話,和讀小學的我跟同學間的鬥氣沒什麼不同。

  過了二十幾年,我才得知,當年養女的地位是十分卑微的,我阿媽嫁給阿公時,我阿公挺帥的,而且在日治時期的坪林山區當過義消隊長之類的職務,好像小有名氣,頗出風頭。因而有一個窮人家的女兒變成他在外的小老婆,還生了一個兒子。這件事後來被我阿媽發現,據說我阿媽在彌留之際,還在叼唸這件事情。因此,我猜測或許是這些事情,讓我阿媽在培養兒子出人頭地,以勝過我阿公這件事情上,異常的執著吧!

  我記得我阿媽曾說過好幾次:「以前跟別人借錢說要給小孩讀書,人家都會說飯都沒得吃了,那有人借錢給小孩讀書的道理;只好到處借、到處借,這邊借一點,那邊借一點,跟人低頭、點頭,點的頭都要掉下來,脖子都要斷掉了。」小時候我只是呆呆的聽,或許是不曾有過這種經歷,所以無法確實體會這種感覺。

  但我從小印象中的我爸爸,總覺得他對於親朋間的困難,借款向來大方;向肩挑小販買東西,從來不曾講價。我想這應該是我阿媽當年向人開口借錢的可憐與難堪,及掙討生活不易的景象,看在身為長子的我爸眼底,至今留存心中,揮之不去的緣故吧!

(至於我阿公在外面的那個小孩,我未曾謀面的叔叔,後來被一戶無子女,環境似乎還不錯的家庭收養,後來搬離坪林就失聯了;而這個小孩的母親和祖父母,則在一次坪林地區的大水災中連人帶屋不知沖到何方。又據說我阿媽在彌留之際,叼唸的是我阿公又出去找他兒子了云云,至於我阿公生前是不是真的曾經打算找尋他這個失落的兒子,我就不得而知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