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2月9日

〔家族史〕阿爸及二叔的求學故事(二)

掃描0048

  我從小阿媽就對我說:只要讀大學,就不怕娶不到媳婦,而且會有好多女生搶著和你結親家,不愁沒有女朋友。阿媽說到這個道理時,總不免要提一次我老爸環島大相親的事情。

  當年我老爸從台大法律系畢業,可以說是轟動坪林的事情,也是坪林地區第一個大學生,直到前幾年回鄉掃墓,遇到一些只有長輩認得的舊識,在聊天中依然聽他們說起坪林最好的風水被我們家占走了,子孫才這麼會讀書之類的。而我爸在當年那個時代算是相當晚婚,這可能是因為讀書,也可能是因為要先賺錢還債的緣故。

  而帶著我爸出門相親,可能是我阿媽一生最得意的時候之一。她說有一個彰化的醫生,想把女兒嫁給我爸,還說要附一棟樓仔厝當嫁妝;然後阿媽告誡我說,不可以貪女方的樓仔厝,不然兒子會變別人的;又說過某處有一個很乖的女孩子,每次去這個女孩子都會拉著她的手說:「歐巴桑,擱來蹉跎」,她覺得那個女孩很喜歡我老爸,人也很不錯,可惜長得太矮云云;還有說我爸跟那個女孩子有去看過電影等有的沒的。因為故事不少,情節大同小異,所以我也只記了個大概,如有張冠李戴,那也無從查考了。

  又每次與我阿媽搭公車,經過台大公館時,阿媽就會指著台大校園說:「你爸爸就是讀這裡,你月霞阿姐(我大姑的小女兒,大我非常多歲)之前和我一起坐車經過這裡,我跟她說你大舅讀這裡,你月霞阿姐就說她也要讀這裡,後來果然就是讀這裡」等等。

(我大姑十六、七歲出嫁後忙於家計,在舊三重市場內賣蛋,四個女兒月紅、月剩、月玲、月霞下課後都到外婆家,也曾與外婆同住;在阿媽堅持教育的耳濡目染下,四個表姐都讀北一女,二個台大,二個師大,一時傳為佳話!)


  我不知道阿媽講這些故事對一個小孩子(就是我)的影響有多大?雖然我從小成績不算是頂好,大概中上而已,但回顧往路,我自小的確不曾懷疑小孩子就是應該讀書才有出路,而且就是應該要讀台大。而我一路走來僥倖地混上建中、台大,也真不知是祖墳風水好,還是阿媽從小的感召呢?

  若再說回我阿媽在我阿爸和我二叔求學故事中數落我阿公的部分,最常提起的就是我二叔二次休學的往事。

  我阿媽說,打從她讓我爸和我二叔去上學開始,就不斷有人在我阿公耳邊唸,兒子大了,該叫他們賺錢幫忙家裡了,生活這麼苦,怎麼還讓小孩唸書,應該讓他們休學去工作等等等等。我阿媽說,其實她的大兒子(就是我爸)很乖,從小就會去批枝仔冰沿街去賣,而且技巧好,賣的不錯,有一次不小心迷路走了好遠,還好遇到好心的鄰居看到帶他回家。長大一些,每天下課就幫我阿公擺攤賣布,就著賣布的空檔和攤子上的燈泡、板凳讀書寫功課等等。

  而當我爸讀成功中學的某一天,我阿公不知聽了那個人的話,叫我爸和我二叔兩人隔天就去學校辦理休學,回家幫忙做事。

  我阿媽說:我爸隔天早上去上學,忘了帶阿公的印章,不能辦休學,在升旗典禮的時候向老師請假要回家拿印章,老師一問之下居然是要休學,於是乎跟著我爸一起回家,向我阿公說項。我阿公看到老師都登門勸說了,就不再堅持我爸要休學。(這也是舊時人對老師的一種敬意!)

  但我那做事向來仔細的二叔,就沒有這麼好運氣,他並沒有忘記要帶印章到學校,所以休學就辦成了,這是我二叔第一次休學。

  過了一、二年,我阿媽說好說歹的讓我二叔復學,讀沒幾年,我爸考上了台大法律系。我阿媽說:不知那個夭壽的,跑去向你阿公說,孩子會讀書,栽培一個就夠了,其他的應該要休學幫助家裡。我阿公聽了覺得很有道理,就讓我二叔第二次休學。
  
  我搞不清楚是那一次休學(我猜是第二次),我阿媽說:那時我爸有考到三輪車的牌照,向別人弄了一台三輪車去載客賺錢,但當我爸白天有課要上的時候,我二叔就會拿著我爸的牌照去踩三輪車。那時我二叔年紀小不能考牌照,身體並不強壯,力氣不夠,為了踩這個三輪車把身體都搞壞了。後來吃了一陣子的補品才好起來,「都是你阿公啦!」我阿媽如是說。
 
  後來我二叔終究是復學了,想必是我阿媽又做了不少努力。後來我二叔考上了不用學費的台師大,當了一輩子的老師,現在已自教育界退休了。

  我阿媽說:「恁爸爸和恁二叔仔讀冊借的錢,得等彼二人出去吃頭路賺錢才慢慢還了。」有時候,我回顧家族的歷史,一代與一代之間,相隔不過二、三十年,但生活差異之大,真乃恍若隔世。

掃描0058
這是我阿公和我阿媽,自我有印象起,我阿媽就是長的這個樣子。我沒有看過阿媽更年輕的模樣!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