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2月15日

〔教育〕如何搶救中學生的國文程度

  隨著中文輸入及電腦的發達,現在的中學生發展出不少次文化,在日常書寫方面使用了大量的「注音文」和「火星文」。

  有許多「有識之士」對這種現象憂心忡忡,認為中學生的國文程度低落,會造成「中華文化」的隕落,並隱約指責這是民進黨政府「去中國化」的陰謀。其中有一群人,如詩人余光中之流的,組成了一個「搶救國文教育聯盟」,對於教育部刪減中學課本中「文言文」的比例大加抨擊,認為此舉萬萬不可。似乎認為中學生應詃「多讀古文」才能提昇國文程度,這樣荒謬的見解,居然也得到諸如李敖、趙少康等政客的大力支持,實在是令人感到不可思議!茲引一則報導如下:

搶救國文 聯盟發表行動宣言 2005/05/04 【記者張錦弘/台北報導】
由多位知名學者組成的「搶救國文教育聯盟」今天將發表行動宣言,痛批高中國文時數及文言文課程比率減少,是政教合一、去中國化的不當操作,教育部若仍堅持己見,聯盟不排除直接要求行政院長謝長廷主持公道。
「搶救國文教育聯盟」由名詩人余光中、中研院士許倬雲、音樂家李泰祥等人共同發起,目前已有上萬人連署,主要訴求是反對新修改的95年高中國文課程暫行綱要,把國文上課時數由每周五節減為四節,也反對文言文的比率由65%減為45%,及將中國文化基本教材由必修改為選修。
李素真說,搶救國文教育聯盟今年初曾到教育部陳情,教育部長杜正勝說會交給高中國文課程綱要小組討論,但至今未見修改,聯盟才又請總發起人余光中擬行動宣 言,希望引起社會各界重視,若教育部仍置之不理,聯盟不排除委託立委在立法院院會上質詢、要求謝長廷重視,或直接面見謝長廷陳情。
【2005/05/04 聯合報】




  在我看來,「搶救國文教育聯盟」的主張,完全是只有立場,沒有是非。現代中學生的國文程度差,有其時代變遷的背景,也是一個不爭的事實,確實有加以搶救的必要。但想要用「多讀古文」來搶救國文程度低落的中學生,無異是揠苗助長,緣木求魚。

  就像是對一個體育很差,跑步都跑不好的學生,期待用增加「撐竿跳」的訓練來改善他的體育成績;就像是對一個還不會換氣的游泳班學員,想要用增加「高台跳水」的課程來提昇他的泳技,並且將重點放在是不是應該在課程中加入「向後轉體三周半」而爭論不休。

  這真是非常非常非常荒謬的事情。

  如果現在台灣的中學生連「白話文」的理解、賞析都有問題,一昧地提高課本中「文言文」的比例,怎麼能對學生的國文程度有實質的幫助呢?我敢說在現今的教育環境下,國文課本中文言文的比例越高,學生對國文的興趣就越低,後果是中學生的國文程度會更差。

  淺見以為,要提昇中學生的國文程度,就要鼓勵學生多多看小說,武俠小說、言情小說或科幻小說均無不可,只要是文筆流暢、情節生動,足以引人入勝者,都值得推薦。像我個人以為,如果今日我的國文程度還算是「不錯」的話,實得力於我小時候愛看金庸武俠小說。如果我當中學生的時候,只能讀古文觀止、論語或史記,現在的我也許無法提筆為文。
 
  當然,古文並不是沒有價值,但就中學生的國文教育而言,應該只是處於一種補充或配角的地位,或者作為國文程度好的學生的進階教材。而就算要教古文,也應該多選詩詞等韻文,或比較通俗易懂的古文。像我們從來就不曾在台灣的國文課本中看到「紅樓夢」、「三國演義」、「西遊記」、「水滸傳」等內容出現,難道這些不是古文嗎?難道這些不是中國文學的瑰寶嗎?為什麼這些書只能出現在「歷史課本」裡,而不能出現在「國文課本」內呢?

  所以說,雖然時代已經進步到了數位時代,我們國文教育主事者的腦袋卻還停留在八股的「農業時代」;更慘的是,在野的「搶救國文教育聯盟」諸公,腦筋「孔固力」的程度簡直是「石器時代」的表現。

  如果我們不能用實事求是的態度來看待中學生的國文教育,非要把不切實際的文化使命、意識型態和實際教學挷在一起,那麼中學國文課程恐怕會變成另一種「讀訓」(蔣公嘉言錄)而已,莘莘學子何其無辜呢?

9 則留言:

小杜白雲 提到...

以下是本文在樂多日誌的留言:
------------------------------
我覺得更諷刺的是,在他們指責DPP推行所謂"去中國化"時,彼岸偉大祖國的國文教材文言文所佔比例比台灣還低...... = =||
Posted by Lordcolus at 2006年02月16日 00:57


彼岸的情形我是不清楚..
但我對彼岸"祖國"的中文程度好不好深感懷疑..尤其是祖國的翻譯書籍,很多文句根本狗屁不通..所以花小錢買簡體字的翻譯書真是一件錯誤的事情..不知道這是因為中文程度太爛,還是品管太差?
Posted by 小杜白雲 at 2006年02月16日 09:48


把壹周刊列為中學生課外讀物應該會有幫助, 文筆流暢有力,:-)
精選有用的古文背誦也就可以了, 45%應該OK, 但要選得好, 學生愛讀, 老師會教, 讀完能用. 我想這才是重點.不知有無在此聯盟奔走主張的範圍內.
Posted by jp at 2006年02月18日 22:08


壹週刊的文筆確實還不錯
蘋果日報就不太行...太媚俗以致不太流暢...其實現在的小朋友,只要肯讀都是字的書,就應該給予鼓勵!
Posted by 小杜白雲 at 2006年02月20日 09:30


這整件事其實想想, 裡面大有道理:
1. 唸古文是有他的用意在. 中文獨特性之一在於他引經據典的習慣特別多.
唸古文可以讓學生在使用中文的時候避免錯誤. 成語的典故就是一個例子.
不過要了解常用的典故, 唸六年國文也是不夠的.
至於對寫作方面, 古文對我來說只有要寫正式跟嚴肅的信(如給長輩的信)的時候
有點用, 其他時候還是要用白話文來寫作.
2. 我在思考這件事的時候想到, 似乎以前的國文課本裡面的文章, 有印象的多是
古文. 這有幾種可能:
(1) 古文選的比白話文來的有趣有內涵.
(2) 古文考的比較多, 所以我印象比較深刻.
我想第二點比較有可能, 但是第一點也不是全然無理: 古文的課文是幾千年
的時間累積下來的菁華, 又有幾千年的故事可以講, 這方面對白話文自然比較
不公平.
3. 實用性上來說, 古文對寫作的幫助是我在第一點提到的, 還算蠻實在的. 唸
白話文的課文, 我實在感受不太深. 這也有幾種可能:
(1) 古文我很明顯不會去寫類似的文章, 所以我想學習的是其中的典故.
而白話文卻是我會使用到的, 只是若是要當寫作範例, 要拿課文來學
實在不容易. 這是對兩類文章期待的差距造成, 是非戰之罪.
(2) 課本的編排方式, 從課文, 作者, 主旨, 到注釋, 比較適合我背誦準備考試.對於如何學到其中的寫作技巧好像沒什麼幫助. 這是聯考文化與課本編輯
兩者的交互作用.
(3) 上課的時候老師沒教如何從課文學習寫作, 且/或我上課太不專心.
追根究底, 就像JP寫的: 要選得好, 學生愛讀, 老師會教, 讀完能用.
4. 跟實驗室裡對岸來的同事討論過, 其實他們用的課文跟我們大同小異(我是1990進大學的).
我想要加強寫作還是要多寫吧! 除了技巧與字彙外, 文法, 結構, 以至美學價值,更是來的重要. 我總是跟年少於我的弟妹說, 長大後覺得最重要實用的科目就是寫作.
Posted by LS at 2006年02月20日 13:36


我在思考這件事的時候想到, 似乎以前的國文課本裡面的文章, 有印象的多是古文:
關於LS所提到這一點,我也是如此,不過我認為還有理由如下:
第一,是我們那個時代古文的比例更高!
第二,古文我們要背解釋和翻譯,不然看不懂,白話文則無此必要,因此古文的印象自然比較深!
第三,我們的白話文裡,懷念蔣公和經國先生的文章相當多,這些和垃圾差不多的白話文,也不太會考,我記得建中的國文老師直接跳過去叫我們自己看!
第四,說起我記得的白話文,好像只有許地山寫的落花生,還有徐志摩的文章,朱自清的背影,一個叫公孫嬿的人寫的破毛衣。然後就想不起來了,白話文教育如此失敗,實在是國文教育應該檢討的地方!
我認為教古文比教白話文容易太多了,光是照本宣科的翻譯及注釋就可以占用一半以上的時間,花了這麼多時間學這些自己看就可以的東西,無怪於教育成效很差了!!我認識國文好的學生,莫不是很喜歡唸課外書的人,如果真的只照老師教的好好學,程度就難以提昇!
這實在是值得國文教育者深思的地方!
Posted by 小杜白雲 at 2006年02月20日 14:25


關於小杜兄的評論, 我的想法如下:
> 第一,是我們那個時代古文的比例更高!
我想比例應該不會高太多. 比起我對古文及白話文課文有印象的懸殊比例來說,
扣掉那些額外的課數, 應該還是很懸殊. 這應該不是重要因素.
> 第二,古文我們要背解釋和翻譯,不然看不懂,白話文則無此必要,
> 因此古文的印象自然比較深!
這是. 不過古文背起來以後, 以後在閱讀寫作時看到或用到相關的典故還蠻有用的.
只是真正有用得到的比例並不高.
> 第三,我們的白話文裡,懷念蔣公和經國先生的文章相當多,這些和
> 垃圾差不多的白話文,也不太會考,我記得建中的國文老師直接跳過去
> 叫我們自己看!
同第一: 這些文章應該沒有多到誇張的地步吧. 不過我不記得比例是多少: 是
每本課本有一課? 兩課? 若是再多, 國立編譯館就很可惡了...
第四,說起我記得的白話文,好像只有許地山寫的落花生,還有徐志摩
> 的文章,朱自清的背影,一個叫公孫嬿的人寫的破毛衣。然後就想不起來了,
> 白話文教育如此失敗,實在是國文教育應該檢討的地方!
我還記得梁實秋的鳥, 但是那是因為開頭實在太特別的緣故. 破毛衣是哪個課
我忘記了. 落花生我只記得課名.
-- 這樣想想, 這幾課我好像都跟他跳過去沒唸. 果然是考試導向...
我想白話文教育失敗, 大家都同意吧. 問題是要如何才能有效的教白話文呢?
我記得大一修國文是鄭毓瑜教授教的, 她下學期上的是現代小說賞析, 但是
我實在太混了(還有早上八點的課起不來...)翹了整學期. 她教的很有意思,
我的印象主要是在分析小說寫作的結構譬喻等等. 只是對於我的日常生活來說
大概很難用的到吧. 不過現在要是我有機會去上這門課, 絕對是會每天報到的...
Posted by LS at 2006年02月21日 06:48


關於蔣公,國父,經國先生的文章,我記得每本課本都有,應該不會超過三課...有些是他們自己寫的(或找人代筆的),有些是別人寫來懷念的!除了有一篇曲腰魚的我記得以外,其他都忘光了!
教古文當然是不錯啦!但比例到45%我覺得還是太多,之前65%當然是太離譜..我記得國外教他們的國文,不一定是一課一課的課文,有時候是要讀一本小說,有時候是要讀一本詩集..難道我們的國文不能這樣教嗎?
Posted by 小杜白雲 at 2006年02月21日 09:25


我想教古文應該跟教白話文有不同的教法.
讀古文可以用來增加自己的國學常識, 就老師來說這種教法是很明白的.
但是讀白話文要讓學生學什麼? 裡面可能沒那麼多典故讓學生學,
所以應該是以賞析為重. 這正是文學裡面比較難教的, 也是考試
比較不考的(因為比較主觀).
既然以賞析為主, 而非學習典故跟國學常識, 我想教白話文應該配合寫作練習, 才能收到效果. 只是這個考試不會考!

國外的教學活潑很多, 讀了一本書後要在上課討論, 或寫讀後心得.
這種東西得從小培養才行, 就像要從小培養學生勇敢發問一樣.
但是剩下的時間就沒空準備考試了.
或者不如從白話文的課文培養學生終身閱讀的習慣!
還有, 曲腰魚是啥玩意? 我是不是真的太混了?
Posted by LS at 2006年02月21日 11:07


1.所以當年學測還是聯考取消作文的時候,我簡直跳了起來..有什麼比作文更能鑑別一個學生的國文程度呢??因為老師的評分太主觀而取消作文,豈不是因噎廢食,到底是因為讀書而考試,或為了考試而讀書,簡直都是搞不清楚了!還好現在已經回復考作文了!
2.曲腰魚,就是有一課寫蔣公過逝,有一個原住民(當時稱為山胞)拿了蔣公最愛吃的日月潭的曲腰魚到靈前祭拜的文章..媽的!我怎麼記這個這麼清楚!
Posted by 小杜白雲 at 2006年02月21日 13:56


不僅曲腰魚記得清楚! 連我這樣淺藍的都不用國父, 蔣公, 跟經國先生這樣的稱呼了.
(在美國哪聽說有人整篇文章以國父稱華盛頓?)
我看到的時候也覺得有趣. 是不是法院的判決書都得這樣寫?
不會要空格吧?
Posted by LS at 2006年02月21日 14:22


我也覺得我對古文印象較深,不過我的原因很簡單,老師只叫我們背古文。當時很幹,不過出了學校以後反而是可以用來增進生活情趣的基礎。
不過我到認為火星文,注音文到没有大家覺得的那麼罪大惡極,當初提倡白話文的人還不是背認為敗壞文化,而且語言是活的東西,會隨著使用人及環境而演化,只要有一天火星文可以寫出有文學內涵的東西時,古文,白話文,火星文都可以並存,適者生存,不適者淘汱,我們對古文的推崇大部份是我們自己的徧好罷了。
Posted by 雨果 at 2006年02月22日 10:45


我倒不認為念古文是因為它的文體的關係. 古文的課文唸起來印象深刻有一部分原因是內容比較有趣, 或是其典故對中文影響深刻, 我們在其他的地方重複見到, 印象自然比較深刻.
如果白話文的課文有小說的話, 那念起來應該也會印象比較深刻吧. 或許選白話課文的時候要跟時代更有關係一些.

之前開法官大人的玩笑真抱歉, 別見怪!
Posted by LS at 2006年02月23日 04:37


我覺得古文印象深刻
大概也是一種感覺...
某些通俗的記得
大部分其實也忘了..
Posted by 小杜白雲 at 2006年02月23日 10:28


台灣人學中國古文言文做什么用??
Posted by any at 2006年02月25日 13:19


跟美國人在唸莎士比亞一樣的道理...
Posted by LS at 2006年02月25日 22:45


小杜白雲:
看到你的文章囉。我也認同可以多擺些通俗小說,而非擺些詩詞歌賦。
像我最近重讀西遊記,就覺得很妙。
其實明清小說受到南方方言影響,有些也與我們的文化有契合之處。
我認為國文的基底在於好的品質,可以引起共鳴,而不在於他是哪個時代的東西。可以引發創意、思考、討論、智識的東西,而不是被意識形態左右。
Posted by annpo at 2006年03月6日 14:05


忘了說,我唸中學時代的白話文已經多很多了耶。沒有蔣公國父還有小蔣的文章了。倒是祭文還真不少。
Posted by annpo at 2006年03月6日 15:22


學音樂的,從古曲學起
學美術的,從古畫認起
東西方皆然
所謂一門學術,當然要知往才能鑑來
以前常笑老美字醜,因為用慣了打字機電腦
現在數位生活化一來,七年級以降鋼筆字就走下坡了
無觀考試如何,生活應用如何,
事關文化涵養與傳承,
就算全民公投裁定,
反正一代傳一代,
後果自行承擔。
Posted by 麵 at 2006年03月7日 16:14


學音樂的,未必從古曲學起
學美術的,未必從古畫認起
此東西方皆然也
所謂一門學術,學到一個程度之後,當然要知往才能鑑來
而不是還不到那個程度,就硬要強加無法吸收的課程。
叫中學生讀阿房宮賦作什麼呢?(那放在大一國文還差不多!)還不如去看本瓊瑤小說,對國文更有幫助!
Posted by 小杜白雲 at 2006年03月7日 16:59


古文,嗯...現在只記得中學時好像念了很多祭文之類的東西?其他全忘了。與其讓中學生囫圇吞棗地唸這些繞口的古祭文(連記都記不住,更何況理解跟感動了),還不如讀讀白先勇的「樹猶如此」。
Posted by 路人 at 2006年03月8日 00:04


我的經驗...
老師為了高普特而幫忙我們這些二技學生準備的賴和全集...我竟然全都看完了...記不記得住還是一回事...不過比起論語...真的是好看得多了
Posted by 路過看看男 at 2006年03月18日 19:00


法官大人的回覆真是有趣透了
對於蔣先生的課文我最記得的是他小時後看到魚兒逆游而上的故事
當時的想法就覺得太虎爛了
Posted by 魔皇 at 2006年05月20日 11:35


哼!文言文只會讓學生痛苦,寫個作業要上網找意思,毎次都找不到,廢了他不傷大雅。
現代這個社會要用白話文,簡單易懂,學文言文簡直是在學第二種語言,那以後不如國文 英文 自然 社會 數學 作文 外加文言文,然後再製造文言文翻譯辭典。
現在以白話文為常用語,文言文不能列在教科書裡,為了考試連古典文學的「美」都不了解,更何況有些人連白話文都不太懂就要去學文言文〈我就是一個〉,豈不是強人所難。
總之,文言文就只能當課外閱讀物,「之乎者也」什麼跟什麼!
把文言文說的好像不能消失,可以增進文學素質,簡直是在欺負中學生
Posted by 烏龜 at 2007年07月3日 22:14


教育還是要從學習的目的性,功能性來考量..而不是太多的意識型態..
Posted by 小杜白雲 at 2007年07月4日 12:28


念不念古文、古文比例多少和國文程度有什麼關係?
這根本是個假議題!
英文不好念了莎士比亞考試就會一百分?
日文不行看過源氏物語檢定保證沒問題?
教學法、評量法在哪裡?
古文用背的、考試訓詁也考背的
「不會作詩也會吟」,考作文的時候天花亂墜拿兩句出來
看起來很行
那白話文怎麼教怎麼考?不知道了嘛!
大家自己看一看就過去
剩下時間繼續背古文考古文
廢話,這樣搞「白話文」的程度又怎麼會提高?
從教學的根就開始爛
不教白話文如何解析、如何了解文章的背景、欣賞白話的意境
只是想著「哦這白話課文太長不能考,用詞這麼白沒什麼好考」
照這種思維,當然教改怎麼改都是改回考古文的爛路上啊

更何況古文背得好,「國文」程度就真的變好了嗎?
不會分析事理、邏輯不通、胡亂引申…
背再多華麗詞藻寫出來也不過是駢文八股、官樣文章(浪費更多紙)而已
這一代媒體的文字功力如此爛
十幾年前的國文老師不用負責任嗎?
Posted by 鄉民 at 2007年07月16日 00:18


教古文照道理說比教白話文難...
但如果要混時間,教古文比教白話文更好混!
Posted by 小杜白雲 at 2007年07月16日 20:00

yamamoto 提到...

作直銷與作正常職業的比較

我的經驗 國文不好沒關係!!!


報告諸位對放棄學業,

提前進入職場

並且對作直銷有興趣的網友

兆豐金控總務科長許傳勇先生


的發跡可作各位

要不要讀大學

與要不要讀好大學的參考

或是如何在社會大學奮鬥成功的借鑑

真的,你看了許傳勇的作人方式後

你會覺得提前離開學校去作直銷很高尚

讀完大學的結果,反而人很卑鄙
***************

令人稱羨的金融業高級職員的工作與升遷內幕

是不會比直銷的黑暗面好到那去的!!!

要會鑽營,要會拍馬,要會作打手

直銷比起來,是賣貨,是提供服務

光明正大,有什麼不好!!!

讀完大學不靠專業知識升遷

還要鑽營,拍馬

有什麼高明的,還不如早點作直銷,貢獻社會,有用多了

*************

我們透過實際的商周報導看看

一個大學畢業生在兆豐金控如何靠鑽營才能快速升遷的事實

講什麼財經專業知識或理財規劃

其實都比不上我們許傳勇科長的馬屁功來得有用

許傳勇先生是一位私立二線大學


淡江會計的畢業生


但他可以靠著以前是國銀事業下的交銀工會頭目


與拍董事長馬屁


贏取科長地位


他是青輔會考試進入


不是高普考正統公務人員


而且,他作的事是總務


不像理專有業績壓力


很涼的缺


此外許傳勇看到學歷比他好的人就會妒嫉,

會使計謀,也很會對社會地位比他低的人擺架子


下文我認為很值得各位參考

***********

我看到的銀行工作現像


供有志於此途者的參考將來真的進金融業,就是這樣
以下報導均為客觀事實,


鄭深池能在金融界站穩腳步,靠的是他「搞定工會,成功一半」的哲學。

當然,要籠絡員工,單靠握手絕對不夠。鄭深池還有一項武器,就是員工分紅。 國內官股銀行,員工分紅比率多在當年度稅後盈餘的二至八之間。


交銀歷任董事長,批准的員工分紅比率最高只有三·九。



但是鄭深池任內,過去三年交銀只要達到目標績效,員工紅利就大方送,交銀員工已連續三年領到八的最高比率員工分紅,堪稱公股銀行福利最好的一家。

兆豐金股東會上,交銀工會總幹事許傳勇一人能舌戰中銀工會上百代表。

許傳勇能言善道具有鼓動人心的本領,據說受到鄭深池「照顧」下,一路升到總務處科長,在交銀內部號稱一年升一級,從此成了鄭深池的死忠支持者。



(小啟:本報獨家使用商業周刊每期最新報導,作者吳修辰為商周資深撰述、廖怡景為商周記者,本文經商業周刊獨家授權刊出,更多精彩內容,請看最新 出刊的971期周刊

financial controller 提到...

寫得真是好

也曾在兆豐

小杜白雲 提到...

不論做什麼..中文程度好一點都是好的..

尤其是直銷不必學好中文這一點..實在很奇怪啊!

Nature.Roger 提到...

文言文古 "唐話" 之音韻源流考證 請進下面網址深入了解, 感謝!
http://forum.ctitv.com.tw/viewtopic.php?p=276708
(中天電視台-> 文茜小妹大 此篇內容 請務必詳細瞭解清楚,
大家一起學古音韻平仄立判, 再現我漢唐文化盛世 ^_^)


和散文大師陳冠學共「讀」文言文


已刊登及幫忙推廣文言文台語韻之北一女中國文學科中心

本月輕經典 > 和散文大師陳冠學共「讀」文言文
http://chincenter.fg.tp.edu.tw/~literature/main/home/tw/classic_edit.php?id=14

~~~~~~~~~~~~~~~~~~~~

請大家幫忙轉寄轉貼 各 國中/高中 國文老師 email 或 BLOG
感謝!

Nature.Roger 提到...

文言文古 "唐話" 之音韻源流考證 請進下面網址深入了解, 感謝!
http://forum.ctitv.com.tw/viewtopic.php?p=276708
(中天電視台-> 文茜小妹大 此篇內容 請務必詳細瞭解清楚,
大家一起學古音韻平仄立判, 再現我漢唐文化盛世 ^_^)


和散文大師陳冠學共「讀」文言文


已刊登及幫忙推廣文言文台語韻之北一女中國文學科中心

本月輕經典 > 和散文大師陳冠學共「讀」文言文
http://chincenter.fg.tp.edu.tw/~literature/main/home/tw/classic_edit.php?id=14

~~~~~~~~~~~~~~~~~~~~

請大家幫忙轉寄轉貼 各 國中/高中 國文老師 email 或 BLOG
感謝!

小杜白雲 提到...

閩南語或客家話都保留了不少中原古音,這不是新聞了..

閩南語又分為讀音及語音..基本上要讀音才會全面性的接近古中文..語音則有相當多的地方用語..

用台語唸古文很好聽..有興趣的人不妨一試!

匿名 提到...

孟獲:

這篇的確要和版主之前寫的英語教育一起看。

雖說人在外面還是稍微提一下自己的想法:
我認為教語言不是只有語言,最重要的是承載的文化。

像學古文而不了解古代強納的文化,只注重解釋翻譯,最後結果一定是毒鬼文而不是讀古文。

再來看英文,其實台灣這些英語教育跟國文教育一樣是屎,例如著重單字與文法的測驗導致無法與母語人士溝通。

但最近我又發現一個新笑點,就是以前國中英文有教過,各付各的叫[GO DUTCH]
但我跟米國人講去荷蘭,她們沒有人聽得懂我在講什麼。

我原本想說可能是因為地域或文化差異,但都沒人懂就很奇怪。

後來總算了解,那是以前盎格魯跟低地國(荷蘭)對幹時所發明的垃圾話,其實真正涵義應該是類似

[(叫荷蘭人)回家吃自己]

也就是去死的意思。

像種花迷狗教育政策專教這些東西,
出國一定被幹死,被米英人笑說:
[這國家的人怎麼都是粗話??]

小杜白雲 提到...

台灣人到底是學英文?還是學美語?
我想是學美語吧!美語和英文還是有頗多差異性。

不過現今的教學應該是比我們當年進步一些啦!

至於「鬼文」一詞,現在的小朋友沒有被那種外省腔超重的老師教過,大概看不出這個詞的趣味!

--------------------

之前香港的科學課,數學、物理、化學等,都是用英文上課。他們認為這樣比較道地!

回歸祖國外,好像都改成中文上了。為此還打過一陣筆戰的樣子。

反對者認為英文才能訓練頭腦比較精確而接近科學。

或者有些道理吧!這是不是就是所謂的文化接近說?不過,我覺得將中文在科學教育上精確化,是很值得努力的事,總不能永遠腦袋裝漿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