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2月23日

〔評論〕踢陳映真的屁股

  前文提到陳映真文明和野蠻的辯證(上)一文,已經有看不下去之感!不料今日再見其文之(下),不禁吐血,怎麼會有人用這樣的論述來美化中國共產黨關閉媒體的行為呢?

  這篇下文花了四分之三的篇幅,探討義和團運動,認為義和團這段歷史不能解為中國野蠻落後的反西方行為,而應該認為是農民反抗西方帝國主義的運動。關於這一點,我是沒什麼意見,因為歷史的詮釋本來就有各種角度,因為觀察點的不同,自然會導出不同的結論,但沒有一種結論可以代表歷史的全貌,這也是歷史研究的樂趣所在!

  但義和團運動就算依照共產黨的史觀,是農民抗暴運動。而”冰點”雜誌上的一篇文章,提出不同的看法,於是中國共產黨查禁了這一份刊物,這種作法對嗎?不能容納異己的言論,不就是迫害言論自由嗎?以言論的內容為理由查禁刊物,不就是迫害新聞自由嗎?

  這麼清楚的一個課題,且看陳映真如何”辯證”。

陳映真文中提到”文明和野蠻的辯證法”,茲原文抄錄一段:

自從十九世紀帝國主義列強無情蹧踐和掠奪包括中國在內的、薩依德意義上的「東方」,非西方、非白人、非基督教各民族人民就受到「西方文明開化」、「東方野蠻落後」這樣一種思想和信念的統治,不可自拔,難於翻身。龍應台女士的文章最後點睛之筆,是在說中共因不許新聞「媒體獨立」、「不尊重知識分子」、以「不文明」的態度和手段對待中國歷史和中國人民,所以是個「不文明」的、「野蠻」的國家。
我絕不贊成「中華文化至高無上」論,我也沒有聽說當下的大陸領導人這樣說過,反倒聽過自周恩來以來他們主張不同文化、不同社會政治制度互相接納、互相理解、互相尊重,反對把自己的制度、文化和意識形態強加於人的話。中國在文化上、學術上當然應該更加努力,對世界作貢獻,但如果說今日中國就「野蠻」了,只有石原慎太郎之流的人說得出口。現在引述陳毓鈞教授引用尼克森在其所著《超越和平》中忠告美國人的話,說明一些事實。尼克森指出,美國文化中存在著「高犯罪率、暴力文化、種族主義、槍枝氾濫、色情文化、毒品氾濫、家庭崩解、人心腐化」。這不是西方文明「邪惡」論是什麼?尼克森接著說,這樣的美國怎麼有資格向別的國家指指點點?「而今中國的經濟實力使美國關於人權的言說顯得輕率無知,十年後中國將使其顯得荒謬可笑……」
誠然,中國的文化還要提高。但是近十年來中國文化文明的遺跡和既有成就受到聯合國評比為人類共有的光榮者不知有多少件。是的,中國在教育、科技發展上還有待更上層樓。但今天中國每年教育出五、六十萬個工程師的事實,使美國大驚失色。是的,中國的經濟發展存在著複雜的問題,但今天,最鄙夷中國的人都不能否認,沒有中國經濟的快速發展,就沒有世界經濟的持續性增長。
就因為中國共青團的機關報自己查禁了屬於自己的《冰點》;就因為從來不曾存在的絕對化、抽象化的「新聞自由」;就僅僅因為共青團不贊成醜化義和團運動的買辦史觀,龍應台女士就要咒罵今日中國的「野蠻」,就要以有別於中國人的「台灣人民」的地位,威脅要以她的價值認同「離棄」、「抵抗」自己的中國認同!


  所以說,因為十九世紀以來西方文明侵略東方文明,所以中國共產黨查禁冰點雜誌是對的,是中國抵抗西方帝國主義的高貴表現?因為中國的經濟發展對世界作出重大貢獻(這點還有討論空間),所以中國查禁雜誌是無所謂的嗎?

  陳映真的”辯證法”怎麼這麼可怕呢?難怪當年蔣經國畏共產黨之辯證法如蛇蝎了!

  陳映真的結論更妙,他說:
”然而尋求外力干預下分斷祖國的統一,不是在市場上論斤計兩的生意,錙銖必較,更不是大教授挑選哪個大學提供的條件去決定到哪個大學任教。分裂民族的統一,至少對我而言,是一個知識分子為了堅持其出生的尊嚴、知識的尊嚴和人格的尊嚴的原點,不能議價,不可買賣、不許交換的。”


  因此,龍應台批評中國共產黨侵害言論自由,新聞自由,居然被陳映真認為是:”尋求外力干預下分斷祖國的統一”。

  而龍應台說中國不自由,不民主,台灣就不應該被中國統一,陳映真認為這:
”不是在市場上論斤計兩的生意,錙銖必較,更不是大教授挑選哪個大學提供的條件去決定到哪個大學任教。分裂民族的統一,至少對我而言,是一個知識分子為了堅持其出生的尊嚴、知識的尊嚴和人格的尊嚴的原點,不能議價,不可買賣、不許交換的。”


  原來在陳映真的眼中,民主,自由並不是普世價值,而是可以經由”文明與野蠻的辯證”而加以否定的;而民族的統一才是不破的真理,是”一個知識分子為了堅持其出生的尊嚴、知識的尊嚴和人格的尊嚴的原點”。此言真是臭不可聞啊!

  看到這一段,我又忍不住我發癢的腳,想一腳踹到陳映真的屁股上,讓你看看恁伯鞋子穿幾號!

4 則留言:

小杜白雲 提到...

以下為本文在樂多日誌的留言:
----------
從版主的非理性言論,就可以看出為什麼這篇鬼打架能有助於中國言論自由?要批所謂普世價值。
Posted by DoDo房 at 2006年02月23日 19:02


呵呵。。
那篇我也有看!
不過對那篇我比較沒意見,我只想踢陳映真的屁股而已!
陳映真可以在聯合報上大發謬論。我在自己部落格”非理性”一下,亦不過份!
Posted by 小杜白雲 at 2006年02月23日 19:32


陳映真的文章好得很,充满人情味,好过龙应台跟在白种人屁股后面闻屁,没个人味
Posted by 陳映真的文章好得很,充满人情味,好过龙应台跟在白种人屁股后面闻屁,没个人味 at 2006年02月23日 21:50


龙应台只不过是个貌似维护人权,民主的伪君子,国民党当政时不敢得罪国民党,民进党当政时不敢得罪民进党,根本是个人渣.
Posted by 龙应台只不过是个貌似维护人权,民主的伪君子,国民党当政时不敢得罪国民党,民进党当政时不敢得罪民进党,根本是个人渣. at 2006年02月23日 21:55


口出穢言的刪除,其餘保留!
Posted by 小杜白雲 at 2006年02月23日 22:37


真是荒謬
你看看anarch在iron的留言:

如果他跟我一樣認為小布希那種言行不一、玩弄新聞自由的手法不對,那他不也應該覺得中國缺乏新聞自由是錯的嗎?

如果他覺得中國這種新聞自由「特色」是可接受、不容龍應台批評的,那他也沒有理由質疑小布希政府操作玩弄新聞。

同理,如果你覺得你非理性亦不過份,那你也沒有理由質疑陳映真在聯合報是大發謬論。

由此可見,不論統派獨派,看不見自己在硬ㄠ的而不知反省的,還真多。
Posted by DoDo房 at 2006年02月24日 14:04


本台一向是來者自來,各取所需..
不過DODO房的留言,倒讓我反省起"普世價值"四個字

誠然,全世界不過六十億人,中國就有十多億的人口,而中國共產黨是他們合法的代表..
如果中國沒有自由,民主,沒有言論自由..那麼這些東西就不可能是"普世"價值..少了十幾億,怎麼算是"普"呢?

所以,本文所稱"普世價值"應更正為"值得追求與捍衛的價值"
陳映真覺得他值得追求與捍衛的價值是民族的統一,民主與自由在其次
我覺得我值得追求與捍衛的價值是民主與自由,民族的統一完全不重要

此即陳映真之文章與我的觀點之分野也!

我在個人部落格上發言,陳映真在聯合報上發表,都是言論自由!
我可以質疑陳映真,陳映真也可以罵我!這有什麼奇怪的??
什麼叫作"那你也沒有理由質疑陳映真在聯合報是大發謬論"?

殊難理解也!!
Posted by 小杜白雲 at 2006年02月24日 14:29


台長好,你這兒,最近好像大陸客很多呢。

陳映真好像和一位姓朱的一樣,讓台灣人有點受騙的感覺。
龍應台似乎也是大中國論者?
關掉的是大陸媒體吧?大陸人自己都認為理所當然,或無所謂的樣子,你又何必費心。

大陸野不野蠻,我無所謂啦,不要到我家門前撤野就好。
Posted by skambi at 2006年02月24日 16:10


原本我就只是針對陳映真的文章而已!!

至於中國查禁自己的媒體,基於知識份子的良心,也是口頭上聲援一下而已,實際上並不能做什麼,而我也沒有能力或慾望或時間去多做什麼的!

中國人會聲援陳映真是很正常的,因為陳映真的文章至少讓中國有個台階可以下,臉面上不會太難看!

有不少台灣人也聲援陳映真,就讓我有點驚恐,

不過呢?我昨天回頭想想,當年國民黨一黨獨大,不民主,不自由,還戒嚴的時候,台灣許多人也是認為西方的民主不能直接套用到台灣上,因為國情不同...連美軍注重榮譽,國家,責任;到了台灣都變成主義,領袖,國家,責任,榮譽..把領袖排在國家之前,振振有詞,還編到三民主義課本裡...

這些,都是十多年前還在發生的事情..有些人的腦袋,隔了十多年,還是一樣不會變的...

因此,才會有人說,西方的民主不適用於中國,因為國情不同,為了要養活十幾億的人口,中國不能亂,所以沒有共產黨不行...

如果西方的民主真的不能適用於中國,那我不禁想問問所謂的泛藍人士,這樣子,你們還要統一嗎??

實在殊難理解!
Posted by 小杜白雲 at 2006年02月24日 17:25


小杜白雲桑,贊成您的見解!您寫得太好了。
Posted by 台灣懸鉤子 at 2006年02月24日 17:44


版主您好:

您的文章深表贊同。

普世價值的認知,不在於多寡,而在於價值本身的認知與信仰。普世價值的看法,也不是現實數字性的考察,而在於是否為人性價值追索或願景的對象。「普世」的真正意義,乃在於,相信這樣的價值是「普世皆然」、「人人皆得追求擁有」。它對於每個人的對待,是平等地視為「人」來加以對待,而「人」是關注的焦點,關懷的核心,更是所有價值的出發。

陳映真的這種「民族統一」作為價值,實際上既不是「知識份子」的思維概念,反而只是對於自己概念性幻覺的堅持。但是,看到他能連從人的價值出發的自由敵視到這種態度,實在是讓人齒冷!把所有的問題都推給西方,都推給「美帝」,真是個便宜的好方法!不去正視自己的錯誤(且不言「落後性」,免得這類人又跳腳!),以罰他主義去評價與論述,很容易得到一些人的贊同(特別是支配性的統治利益團體),也可以很有體面的事不關己。訴諸「集體主義」性的口號,更可以掩蓋面對真實的複雜性與衝擊性,還可以與這些專制支配階級與附從者相互為用。看來雖然內造的邏輯矛盾終不可解,但是便利性與望之儼然者,卻是令這些「人士」偏好不已的!

另外,版主前面提到,國民黨的領袖、主義、國家、責任、榮譽,加上「領袖、主義」,個人以為,其實是參考當年德國的納粹法西斯式政黨理念而來。當然也有集體主義、威權或父權思想的邏輯,倒不是他們憑空造作,僅其邏輯與價值不是植基於自由民主的理念而已。
Posted by 米那娃之梟 at 2006年02月24日 19:15


我發現有些大陸客留言連化名都不留,是耽心看了不該看的文章被”當局”查出來後會替自己惹來麻煩嗎?嘿嘿,有這麼”愛國”的言論何必怕別人知道你是誰嗎?
Posted by 雨果 at 2006年02月26日 01:11


陳映真的文章比龍的文章有深度多了,
相信一般人都能看的出.
不過,支持龍的和支持陳的都可以找的自己的理由.
所以,建議大都再去看看楊照1月23日聯合副刊的文章.
Posted by Leech at 2006年02月26日 12:30


楊照的文章開宗明義就說:
在一件事上,我完全同意龍應台,那就是用政治力量箝制言論,以及用政治力量傳播仇外的意識形態,是件錯誤的事,這樣的作法違背了兩三百年西方啟蒙理性主義,好不容易建構起來,並說服許多人信服的文明標準。而且,不管是什麼國家的什麼人(美國總統布希).....

楊照的長文重點在於解析中國歷史的"讀法",認為中國不是由一個切面就可以窺其全豹的。這點我完全贊成,其實不唯中國的歷史,其他地區的歷史亦然。

楊照說,龍應台與陳映真有驚人的相似,並不是指他們的價值觀或史觀有什麼相似的地方,而是指他們二人在”治學方法的錯誤”上,有驚人的相似,只是楊照不好意思說而已

陳映真的長文,只是企圖用旁徵博引的史料,流利辛辣的文字,來包裝一個謬誤的邏輯:”因為你錯,所以我的錯就不是錯”或”因為你可以罵人,所以我殺人也無所謂”。

只要人世間還存有一些是非之心,陳映真的論點就應該被唾棄,至於所謂”深度”,不過是垃圾食物的過度包裝而已!
Posted by 小杜白雲 at 2006年02月27日 12:53



小杜白雲您好,

感謝您的回應,我已經回覆了。而關於您談陳映真,我想回應一點不同觀點。

以前大學時代帶營隊時,有邀請陳映真大師,有些直接的接觸經驗。我個人認為陳映真小說的文學成就,應該沒有人不推崇的。而文學創作的成就,無關乎作者的政治立場正確與否,猶如T S Eliot徹徹底底就是個大右派,但是其文學成就是無庸置疑的。所以,我認為應該先定位陳映真的發言位置。我就定位他是小說家。

陳映真自己很強調舊左派的寫實主義傳統,這連結原本是很好、沒有問題的,但是陳是讀簡體字學左派理論的,再添上統獨爭議和中國民族主義,不就是一團爛帳?!所以他有這種令人驚異的言論,只點出了他自己傾向統一的偏好,這點是眾所皆知的。

您行文討論數點所言甚是,但是我覺得,陳映真先生是值得我們敬重的長輩,他個人發言有他生命歷史的歷程,我們或許無法理解和體會,但是明確的發言定位會帶來更多的尊重和空間。試問您,難道可以接受毛頭小子信誓旦旦就要踢您已然乾癟的翹臀?這是關於「人情」的部份。

而若定位陳映真為小說家,那麼何須動氣?他的發言只不過代表了某一歷史階層人士的聲音,雖與政治現實有差距,但這差距對於我們是有意義的,這部份我不談。則哪裡有「踢陳映真的屁股」的必要?再者,暴力行為是文明的毀滅反質,怎容說嘴?

楊照是藝文界重量級的人物,但是過去其自詡為「本土左派」立場,卻禁不起陳光興當年《帝國之眼》一文的檢驗。雖說人有失言,但是在信念的層次來看,陳映真、甚或是李登輝都是信念的 believer,他們相信而跟隨信念,所以他們去做應該做的事,這不就是作為良心的知識份子責任嗎?即使政治立場再怎麼不同,立論架構再怎麼有問題,我們都應當對這份熱情拍手叫好!
Posted by 吸哼酒醞 at 2006年02月27日 18:03



站在尊師重道的立場,當然對陳映真是應該客氣一點。畢竟當年鄉土文學論戰中,陳映真也是站在我比較認同的一方!

不過就文論文,踢一下也自不妨,就像踢劉大任一樣,呵呵!我並不是踢小說家陳映真,因為陳映真今天也不是在寫小說!

楊照很多方面的功力我很佩服,但其學術人格一直存在著讓人懷疑的歷史,也是不爭的事實。

總之,不能以人廢言,也不能以言廢人。

至於踢屁股,不過是文字上踢,難道還真的用腳踢嗎?
Posted by 小杜白雲 at 2006年02月27日 18:28



陳映真的文學價值是不是普世, 我沒有吸哼酒醞兄那麼樂觀, 不過既然您提到文學歸文學, 政治歸政治, 還有 T.S. Eliot, 我不得不說:
1. 文學與政治, 尤其對於現代主義, 更尤其是盧卡其影響的社會寫實主義來說, 要怎麼分就是一團爛帳了

2. 你可以說右不右不影響 Eliot 的文學價值, 不表示大家不會去批評現代主義的cultural phobia, 還有令人錯愕的法西斯傾向 (連身為猶太人的Gertrude Stein 都法西斯, 不過--"we read her less and less"), 所以為什麼 Erza Pound 變成一個現代主義的 embarrassment, 不是沒有原因的, 現在還有人敢做 Erza Pound 而不管他的politics的嗎?
Posted by 過客 at 2006年02月28日 02:40
sorry-- ERZA Pound
Posted by 同上 at 2006年02月28日 02:42



成王敗寇
以前的寫歷史的史官都是替當權者服務
統一當然是他們鼓吹的好事
統一有多強有多好
一將功成萬骨枯
我們當將的機會不多
當萬骨的機會還大點
每次讀歷史中國也好日本也好的
一堆驍雄霸主想統一
多少不甘願的白骨埋在他們腳下
還真慶幸活在現在的台灣民主制度下

陳映真將統一奉為普世價值
真是讓人害怕
Posted by 傻妹她爸 at 2006年02月28日 16:02



特此聲明:
1.陳映真的創作具有文學價值,跟「陳映真的文學價值是不是普世」,這顯然是兩個不同的問題。
2.我所謂「文學創作的成就,無關乎作者的政治立場正確與否」,與過客兄所誤以為「文學歸文學, 政治歸政治」的立場,仍然是不同層次的問題!
3.現代主義文學,現代性,與政治問題(廣義/狹義),這三者牽扯出的是非常複雜而有意義的關係,值得所有有志青年探討,我不贅言。
4.我對G. Stein小姐稍有研究,對於過客兄的看法,難以苟同。況且人的一生中有誰沒有經歷過法西斯傾向的過程呢?
Posted by 吸哼酒醞 at 2006年03月1日 01:28



既然吸兄對 Stein 有研究, 應
該看得出來那個 quote "we read her less and less" 是來自一篇很有名的評論, 不是我的看法吧? 她和 Bernard Fay 的關係應該您也很清楚才是...(版主對不起, 嚴重離題)
Posted by 過客兄 at 2006年03月1日 03:54



雖然你們說的完全超出我淺薄的知識範圍
不過看起來都是言之有物..
歡迎繼續 , 也許可以引起另一種思想的激盪!
Posted by 小杜白雲 at 2006年03月1日 10:07



To 過客兄:

我查到應該是 Edmund Wilson, Axel's Castle (1931)這本書吧。本因離題,不想多言,不過既然版主允許,我就再說明一下。基本上,過客兄您問問題顯然在問題的精確度上須多加油,我也是經過很多老師的磨鍊,例如很有名的 Jacquline Rose。

1. E. Wilson是美國很有名的評論家,但是這篇是不是就是一篇有名的評論,及這篇評論是不是就是一篇值得參考的評論,過客兄您似乎沒有把這兩個不同層次分開。

2.再來,也許過客兄您對於我第一點提出的兩個問題的答案都是肯定的,那麼我是有充分的理由站在相反的一方。簡述兩點,Stein criticism 重新興起而至今不墜,是隨68學運之後女性主義反思的興起;再者,引詹明信,前衛運動被學院所建制(因而被理解)是美國40-50年代的事,Wilson 真能把 Stein定位清楚?我不認為。要清楚處理 Stein 與前衛運動(特別是立體派),Stein與文學典律的關係,大概都是80,90年代以後的論文了。

3.我的Project雖曾考慮要追 Stein的人際網絡與家族史關係,但是力有未逮,只能等待上天給我機會繼續這大工程。Stein 與 Bernard Fay 我認為是一層很有趣的關係。若只是政治正確的看,那什麼研究都不用做了。

4.法西斯真的沒什麼好談的!尤其是在個人的層次,只能流於口水和污篾而已。我認為除非是談結構性的法西斯,不然不談也罷。

有名不有名跟值不值得參考,這是兩回事,我們應該要有critical的觀點來看待,共勉之。
Posted by 吸哼酒醞 at 2006年03月1日 17:20



您行文討論數點所言甚是,但是我覺得,陳映真先生是值得我們敬重的長輩,他個人發言有他生命歷史的歷程,我們或許無法理解和體會,但是明確的發言定位會帶來更多的尊重和空間。試問您,難道可以接受毛頭小子信誓旦旦就要踢您已然乾癟的翹臀?這是關於「人情」的部份。
Posted by 吸哼酒醞 at 2006年02月27日 18:03



關於此友的發言我有話要說:
言論自由跟長輩有何關係??發表在大眾媒體上的言論不能讓人評論嗎?"人情"離不開一個"理"字,無理的放矢還不准別人檢視,這是哪們子的規矩??

你要裸奔是你的自由(如果你有自由的話),但露出來丟人現眼就是你的不對了!!
嚴禁腦袋進水的病人到處裸奔,謝謝各位合作!!
Posted by PiPi at 2006年03月3日 14:27



歡迎臺灣藍色的,綠色的或其他顔色的朋友和我討論交友
我是中國(大陸)人,ICQ:323367060
Posted by 討論 at 2006年03月31日 13:34



用ICQ的人好像少了
如果有MSN.我想反應會好些!
Posted by 小杜白雲 at 2006年03月31日 14:22

小杜白雲 提到...

以下為本文在樂多日誌的留言:
---------------

「所以說,因為十九世紀以來西方文明侵略東方文明,所以中國共產黨查禁冰點雜誌是對的,是中國抵抗西方帝國主義的高貴表現??因為中國的經濟發展對世界作出重大貢獻(這點還有討論空間),所以中國查禁雜誌是無所謂的嗎?陳映真的”辯證法”怎麼這麼可怕呢?難怪當年蔣經國畏共產黨之辯證法如蛇蝎了!」
以如此粗糙童騃式的文字,還狺狺妄圖「踢陳映真的屁股」、「看看恁伯鞋子穿幾號」,既沒人品也沒水平。所謂民主人權、言論自由的「普世價值」,若只能生產此等不入流的貨色來廣佈眾目、貽笑大方,的確要讓人從頭評估該種「普世價值」的存在價值了。對於看不懂唯物辯證論文章的人,馬克思浩嘆說「咳﹐這些人哪怕是能讀懂也好啊﹗」「寒山石徑」一路斜到杜牧也走不通、看不到滿山楓紅,只見「路上行人欲斷魂」般地四散哀鳴,在網面風情上焚琴煮鶴、狂吠火車,已矣哉!
| 檢舉 | Posted by 南歌 at 2010年04月11日 08:22


歡迎指教~

不過本部落格己經移至http://hsuotto.blogspot.com/
留言於此,或有一日會因部落格全部砍掉而湮滅矣!
陳映真是個血性漢子,但我們不因其人而認其言必為正確。。
正好相反!
| 檢舉 | Posted by 小杜白雲 at 2010年04月11日 09:00

你還挺有禮貌和器量的,這點我表示敬佩。
若能超越台灣兩蔣李陳六十年體制下仇共反華拜美親日的意識形態宰制,在新的時代高點上回顧過去、環視現在、瞻望未來,也許,會發現不同風貌的視野維度,從而,變得更謙卑一些而不再對舊權威建構的巨大幻象那麼焦慮恐懼。
| 檢舉 | Posted by 南歌 at 2010年04月12日 16:19


不知道所謂的「巨大幻象」是什麼?
無論如何,我到目前仍然不能接受陳映真先生「引經據典」的認為共產黨查禁雜誌是沒錯的,是不應該被批評的。是「很文明而並不野蠻的」。
不論站到那一個高點上去回顧過去、環視現在、瞻望未來,我都不可能贊同這個觀點。
因為雜誌的觀點而去查禁一本雜誌,不是什麼幻象。
我們對此應該戒慎恐懼,千萬不能認為「沒什麼」。我覺得,這樣才比較謙卑吧!
| 檢舉 | Posted by 小杜白雲 at 2010年04月12日 16:48

小杜白雲 提到...

以下為本文在樂多日誌的留言:
---------------

「所以說,因為十九世紀以來西方文明侵略東方文明,所以中國共產黨查禁冰點雜誌是對的,是中國抵抗西方帝國主義的高貴表現??因為中國的經濟發展對世界作出重大貢獻(這點還有討論空間),所以中國查禁雜誌是無所謂的嗎?陳映真的”辯證法”怎麼這麼可怕呢?難怪當年蔣經國畏共產黨之辯證法如蛇蝎了!」
以如此粗糙童騃式的文字,還狺狺妄圖「踢陳映真的屁股」、「看看恁伯鞋子穿幾號」,既沒人品也沒水平。所謂民主人權、言論自由的「普世價值」,若只能生產此等不入流的貨色來廣佈眾目、貽笑大方,的確要讓人從頭評估該種「普世價值」的存在價值了。對於看不懂唯物辯證論文章的人,馬克思浩嘆說「咳﹐這些人哪怕是能讀懂也好啊﹗」「寒山石徑」一路斜到杜牧也走不通、看不到滿山楓紅,只見「路上行人欲斷魂」般地四散哀鳴,在網面風情上焚琴煮鶴、狂吠火車,已矣哉!
| 檢舉 | Posted by 南歌 at 2010年04月11日 08:22


歡迎指教~

不過本部落格己經移至http://hsuotto.blogspot.com/
留言於此,或有一日會因部落格全部砍掉而湮滅矣!
陳映真是個血性漢子,但我們不因其人而認其言必為正確。。
正好相反!
| 檢舉 | Posted by 小杜白雲 at 2010年04月11日 09:00

你還挺有禮貌和器量的,這點我表示敬佩。
若能超越台灣兩蔣李陳六十年體制下仇共反華拜美親日的意識形態宰制,在新的時代高點上回顧過去、環視現在、瞻望未來,也許,會發現不同風貌的視野維度,從而,變得更謙卑一些而不再對舊權威建構的巨大幻象那麼焦慮恐懼。
| 檢舉 | Posted by 南歌 at 2010年04月12日 16:19


不知道所謂的「巨大幻象」是什麼?
無論如何,我到目前仍然不能接受陳映真先生「引經據典」的認為共產黨查禁雜誌是沒錯的,是不應該被批評的。是「很文明而並不野蠻的」。
不論站到那一個高點上去回顧過去、環視現在、瞻望未來,我都不可能贊同這個觀點。
因為雜誌的觀點而去查禁一本雜誌,不是什麼幻象。
我們對此應該戒慎恐懼,千萬不能認為「沒什麼」。我覺得,這樣才比較謙卑吧!
| 檢舉 | Posted by 小杜白雲 at 2010年04月12日 16:48

小杜白雲 提到...

以下為本文在樂多日誌的留言:
-----------------
「所以說,因為十九世紀以來西方文明侵略東方文明,所以中國共產黨查禁冰點雜誌是對的,是中國抵抗西方帝國主義的高貴表現??因為中國的經濟發展對世界作出重大貢獻(這點還有討論空間),所以中國查禁雜誌是無所謂的嗎?陳映真的”辯證法”怎麼這麼可怕呢?難怪當年蔣經國畏共產黨之辯證法如蛇蝎了!」
以如此粗糙童騃式的文字,還狺狺妄圖「踢陳映真的屁股」、「看看恁伯鞋子穿幾號」,既沒人品也沒水平。所謂民主人權、言論自由的「普世價值」,若只能生產此等不入流的貨色來廣佈眾目、貽笑大方,的確要讓人從頭評估該種「普世價值」的存在價值了。對於看不懂唯物辯證論文章的人,馬克思浩嘆說「咳﹐這些人哪怕是能讀懂也好啊﹗」「寒山石徑」一路斜到杜牧也走不通、看不到滿山楓紅,只見「路上行人欲斷魂」般地四散哀鳴,在網面風情上焚琴煮鶴、狂吠火車,已矣哉!
| 檢舉 | Posted by 南歌 at 2010年04月11日 08:22


歡迎指教~
不過本部落格己經移至http://hsuotto.blogspot.com/
留言於此,或有一日會因部落格全部砍掉而湮滅矣!
陳映真是個血性漢子,但我們不因其人而認其言必為正確。。
正好相反!
| 檢舉 | Posted by 小杜白雲 at 2010年04月11日 09: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