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3月18日

〔評論〕沒有問題,就沒有答案

  從前當學生在考試的時候,問答題最怕答非所問;作文最怕文不對題。一旦不小心犯了這種錯,答案寫得再精采,文章再怎麼妙筆生花,都難逃不及格的命運。因此,在作答之前,將題目小心的看清楚,是很重要的。

  然而,當我們不再是學生,就沒有那麼幸運有一張考卷寫著題目在那裡,很多時候,我們必需自己去找出問題在那裡,然後再針對問題解答。如果連問題點都找不到,那麼夸夸大言的解答,終究也是一場錯誤。

  當然,有很多人,尤其是政治人和媒體人,也許並不是不知道問題點在那裡,只是他們別有目的,另有立場,所以就故意不針對問題來解答,說了一大堆廢話,固然可能達到他們回答問題以外的其他目的,但看在我眼中,就十分的礙眼,如有時間,就要來踢一下!

 像是昨天(2006.3.17),我就在中國時報A4版上看到一篇楊渡的評論,叫作《獨立評論》錯亂的語言,錯亂的腦袋。看完之後,我想錯亂的可能是楊渡自己的腦袋吧!


【楊渡】
  台灣是一個很錯亂的地方。尤其是腦袋。

  余光中與杜正勝對文言文的互批,實在是最奇怪的公案。

  要發揚「本土文化」的杜老大,卻反對文言文。這表面上看起來有點對,因為中文,而且是古文,簡直罪不可赦。但仔細一想,台灣話本就是閩南話,而閩南話是中原最古老的語言之一。根據考證,它是在「五胡亂華」後,東晉滅亡,北方漢人只能南遷入閩。這一批人帶來上古漢語,變成閩南語的基礎。地點,就在泉州附近。其語音,其實就是現在的鹿港腔。

  第二次漢族大量入閩,是在西元六六九年,唐高宗時期,因當地「蠻獠作亂」,朝廷派河南光州人陳政去平亂。他兄弟二人帶了本鄉族人五十八姓一起相助,平亂後奉命「世鎮漳州」,落地生根。閩南方言有新的發展。唐朝末年,河南光州人王潮和他弟弟乘亂起兵,占據福建,後來據地稱王。他們給閩南帶來中州話,整個語言系統逐漸改變。但隨後的年歲裡,閩南地處大陸邊陲,地形封鎖,形成自己的語言系統,而與其它地方殊異。但它是最接近唐朝的古音,則是可以確定的。

  但現在的「國語」就不一樣了。它是清朝統治中國後所發展起來的北京官話,它代表了滿族的文化與發音系統,與傳統中原音韻不同。而白話文,則是在北京官話的基礎上所建立起來的。它當然的,不能代表中原傳統音韻。

  所以,閩南語中有許多古字,是白話文所沒有的。如「白皙皙」(記得那個洗衣粉廣告嗎?)是古語。李白詩:「吳兒多白皙,好為蕩舟劇」,就是典型。又如《二刻拍案驚奇》寫著:「有的不帶錢在身邊,老大懊悔,急忙取了錢轉來。」是典型閩南語。再如《二十年目睹之怪現狀》寫道:「除了呵外國人的卵脬,便是拍大人先生的馬屁。」「卵脬」,就是陳唐山說的LP。這一句,可以送給現在的官員。如果還不夠,再補一句:「未有新婦瀾若流,有了新婦目屎流」意思是未娶老婆之前拚命流口水,娶了老婆,被管得很慘,只有流眼淚。

  至於布袋戲、歌仔戲中的詩歌與口白,就更多文言文了。這樣夠清楚了嗎?要支持台灣話、本土化,就該學習古詩古文,才是原汁原味的台灣話。要去中國化,該去的是北京話,也就是白話文。如果按照「台灣政治正確」,所有課本都該取消白話文,回歸文言文。

  但天下事就這麼錯亂。余光中支持的是古文,要搞「去中國化」的杜正勝卻反古文。而反古文,就是反台灣古話,杜正勝難道沒搞懂嗎?

  語言本來就是隨著社會演進而不斷前進的,而且它的文化血脈無法割斷,永遠延續。不要在語言中搞政治了。不然要搞之前,也先讀一點書吧!


  楊渡的文筆其實還不錯,他談的河洛話和北京話的源流也大致不差。不過,如果回到〔問題意識〕,楊渡今天要討論的問題是什麼呢?好像是教育部長杜正勝,與搶救國文聯盟成員余光中之間,就中學課程大綱中,文言文的比例要占多少的爭議。杜正勝說百分之四十五就好了,余光中說太少了太少了,應該要維持百分六十五!

  因此,如果針對問題來回答,我們應該討論的是中學生的國文教育中,古文比例占多少,對提昇中學生的國文程度最有幫助?我們中學生目前的國文程度是如何?課程的難易度應該怎麼樣比較恰當?是不是要針對程度不同的學生設計不同的教材?文言文等較難的部分是否可作為國文資優生的補充教材,而程度一般的學生則不需讀那麼多?等等等等等!

  結果楊渡的文章完全不提這些事,他也忽略了,不可能去中國化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其中學國文課程中,文言文的比例遠較台灣為低。國文課本中文言文比例的多少,是教育問題,而不是中國不中國,或台灣不台灣的問題。

  所以說,楊渡本篇文章,只是以統獨意識型態的觀點切入,意圖批判杜正勝而已,至於中學生的國文教育,根本不是楊渡關心的問題。

  楊渡要像這樣批判杜正勝,當然不是不可以,杜正勝是爭議人物,有太多面向可以討論。但如果楊渡只是要這樣,就不應該設題錯誤,扯到中學生的國文教育問題來。

  先有答案,再亂編問題,這種評論文章在現今報紙上屢見不鮮,我想,腦筋錯亂的是誰,答案實在是呼之欲出了!

延伸閱讀(您可能對以下的文章有興趣):

1.〔教育〕如何搶救中學生的國文程度

2.【評論】王作榮之奇文共欣賞

3.〔法律與中文〕什麼是國文程度呢

4.【閱讀,評論】杜拜有什麼好學?

5.〔法律〕法官何苦為難法官

1 則留言:

小杜白雲 提到...

以下是本文在樂多日誌的留言:

楊渡還有一點怪怪,我不知道是他讀什麼出身,古代也有白話文啊!把文言文直接等同於古代漢語,是很有問題的.
Posted by 中途島 at 2006年03月18日 12:26


楊渡喔,
大學我不知道,研究所的論文後來出了"日據時代台灣新劇運動(1923-1936)"一書(時報出版)
Posted by Amo at 2006年03月18日 17:32


哇咧!居然是中文系畢業的,那真的要打屁股了.現在偽知識滿天飛,連本科生都在胡亂講胡亂傳,真是奇怪的時代.
Posted by 中途島 at 2006年03月18日 19:22


加油啦!!
http://club.yam.com/club/Social/Political/FORMOSANATION/Forum_view@Board?articleId=2712517
建中人你看的懂課本 但是未必看的懂報紙
一個建中人的後悔!! 數學名師沈赫哲在台大的精采演講!!
http://groups.msn.com/CONQUERENGLISH/general.msnw
Posted by 123 at 2006年03月19日 00:39


不過學文學的人特別沒有問題意識好像是真的?
太過浪漫,腦袋好像都是漿糊?
Posted by 台灣懸鉤子 at 2006年03月19日 01:04


寫了真好!咱 ê 社會,tō 是有太儕 chit 款「摃稻草人」ê「假學者」teh 亂,chiah 會創 kah 按呢烏煙白唪。
總--是我個人並無贊成楊渡文章內底,對 Hō-ló 話源起頭 ê 看法,我相信真正對 chit-ê 語言有了解 ê 人,bē chiah-ni̍h 凊彩來講 chit 項代誌才著。
當然--lah,愛膨風,講一寡家己專業以外 ê 係項,楊渡 mā m̄ 是孤 1 ê--lah~
Posted by Taokara at 2006年03月19日 11:25


嗯嗯,寫得好寫得好~~
的確,定義問題的確是台灣政治跟媒體、學者等各界人物最不會的;相對的,也就不會解決問題了~~~XD
Posted by Tiat at 2006年03月19日 19:11


楊渡舉的例子沒有錯,但是他沒有弄清楚,中學國文的文言文部分,所選的大多不是「二十年目睹之怪現象」、或是「二刻拍案驚奇」這樣生動描述官場文化,或是側寫百姓生活等等真正貼近當時現實生活的古文。而是教忠教孝,強調君君臣臣父父子子這等最終目的是便於洗腦控制的古文。這類八股文撇開語言的實用性不談,恐怕也不可能增進學生的邏輯思辯能力。反而因為制式思考,可以教育出容易統治,不辨真假是非的國民。
Posted by morning at 2006年03月20日 12:42


我們小時候也是唸這些文章長大的,
倒也不至於容易統治, 不辨是非真假.
這樣說來, 我們不知道後來不小心念了什麼書說...?
不辨是非真假的人, 也未必就是不去反對念這些古文課本的,
morning桑言重了, 似乎有些陰謀論的氣味?
Posted by LS at 2006年03月20日 13:03


感謝各位的高見...
其實,我們真的不是反對文言文,也不是認為文言文有什麼不好..
我個人的文言文程度,應該就還不錯!
只是文言文就是文言文,是中文的一部分,也是中文教育的一部分而已!
將中華文化的道統,甚或中華民族的統一這些玩意強與文言文拉在一起,只會弄成一團醬糊而已!
Posted by 小杜白雲 at 2006年03月20日 13:19


LS桑
我的話的確是太一竿子打翻一船人也太簡化一些問題,謝謝提醒。
小杜白雲桑
我也不認為要全盤廢除文言文,只是對所選的內容有點意見。如果40%要唸的是如楊渡所用的例子這樣的古文,我是樂見其成的。
Posted by morning at 2006年03月20日 13: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