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3月20日

〔攝影旅遊〕一城的古蹟

img08
〔這是德國一個忘記名字的小城〕

  最近在台北市的街頭,出現了一些古蹟路標,指著往什麼方向,距離多遠,有一座什麼樣古蹟。

img11

  在台灣,我們認識的古蹟都是東一座,西一棟,最多最多就是一群。比如說總統府,司法院,交通部,台灣銀行,台北賓館,北一女,勉強可以湊成一群古蹟。而馬祖南竿島的津沙村,北竿島的芹壁村,也勉強可以算是一眼望去盡是老房子,只是規模實在小了些。

  而且,台灣的古蹟常淪陷在醜陋且無所不在的現代建築中,讓你完全無法忽略〔現代〕的存在。因此,古蹟攝影在台灣也變成相當困難的課題,尤其是當你想照全貌或大景,簡直無法找到一條乾淨的天際線,也避不掉無所不在的大樓和電線。

  十多年前,當我第一次走在布拉格的舊城區時,那種震攝的感動相當巨大!因為我眼中看到的每一棟建築物都是古蹟,我腳下踩的城磚,我走的路,我過的橋,我吃飯的餐廳,無一不是古蹟。而且現代人就在古蹟裡生活,在古蹟裡上班,上學,上廁所。一時間,我覺得呼吸的都是古老的空氣。
img18
〔這是德國密爾斯堡〕

  後來我才知道,布拉格城固然偉大,但類似這種老城,規模小一些的,在歐洲大陸比比皆是。去年到了德國的密爾斯堡,到了荷蘭的阿克瑪,到了比利時的布魯日等地,也一樣充滿了人在古蹟中,城深不知處的感覺。

  雖然我深愛我的故鄉台灣,也自覺無法離開台灣的便利,熱鬧,人情,活力,雜亂及美食,但我還是很遺憾台灣沒有一城的古蹟,甚至,沒有一城的廢墟。

img01
〔這是比利時布魯日〕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