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5月23日

從趙建銘案得到的三個想法

最近從趙建銘案的風風雨雨中得到三個想法:

1.老老實實做人比較好:趙玉柱一家老爸是校長,兒子是醫生,如果老老實實的做人,可以過著中上而有社會地位的生活,日子算很好過的。為貪圖這上千萬的利益,貪到了固然高興,但現在面對可能的牢獄之災,過著淒涼如喪家之犬,惶惶如過街老鼠般的生活,又有什麼意思呢?

2.不要干涉子女的婚姻:那陳幸妤本來有一個要好的男朋友,看起來比較樸實,據說當年那個男生因為與公主交往壓力太大而打退堂鼓,但陳幸妤很有勇氣的去追男,還演出一場阿扁深夜追女回家的大戲。這段戀情最後不了了之,從第一家庭的性格來分析,八成是吳淑禎強力干涉的結果。為女兒選一個有頭有臉的親家固然是母親的願望,但吳淑禎怎麼忘記自己當年是下嫁三級貧戶之子呢?(或者,經過這些年,她後悔了,不想女兒重蹈覆轍)。但干涉女兒婚事的後果,大家都看到了,這種吃力不討好的工作,還是勸天下痴心父母放手為是。

3.台灣可能出現第一位女總統:如果駙馬被起訴定罪,可能會變成壓垮阿扁的最後一根稻草,如果阿扁辭職,依照憲法,副總統可以繼任,我們就可以有女總統了。這可是東亞第一的成就(雖然這麼說有點怪怪的)。當然,最不希望阿扁下台應該是天真的小九,留著阿扁,2008的比賽簡直是三秒KO賽,換了阿扁,就不知會有什麼變數了。因此,本山人推測,天真的小九在未來這段日子內一定忠誠擁護領袖,絕不讓人輕易倒阿扁的台。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