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5月23日

真是長舌的律師啊!

  有時候真的很羨慕美國法官在法庭上的權威,雖然有時候這種權威已經到了離譜的地步。

  曾經聽一個加州的公設辯護人說,當地一位刑事法官,限制檢辯雙方法發言每次以二分鐘為限,還在法台上放一個碼表,時間一到,不論講到那裡,一律都要閉嘴。這種作法未免有點誇張,那有人這樣搞的?不過據說這位法官大人在各方的抗議下,被調去初審法院,管那些羈押和決定保釋金額的事情。

  會想到這件事,並覺得很羨慕的原因,是前幾天晚上有一個白目的律師,明明開庭已經開到晚上八點多了,居然還滔滔不絕的結辯一個多小時,屢次勸阻,每每答以:還有最重要的三點...講完後又出現二點..,如果能說的有條理也罷了,可是內容卻是一再重覆,一句話要唸三次以加重語氣,實在令人難忍有如痔瘡發作般的怒氣!荒謬的程度讓公訴檢察官幾度笑場,書記官則是想笑又不敢笑出來!
  
  好在那天我中午沒有因為太忙而省略午餐,不然,要是在法庭上餓昏送醫,就可以上水果日報了!

4 則留言:

糞甲蟲 提到...

我也是很嚴格啊!
所以審判長有時要頻頻擦汗

我嚴格規定律師在準備程序
一定要抓準預估的詰問時間

我可以忍受律師抓的很寬鬆
但我無法忍受人家不準時

我想
結辯也是一樣
可以先在準備程序問清楚
檢方論告跟律師結辯各要多久
這樣才能排庭期啊!

法官不能突襲當事人
當事人更不能突襲法官!

很多律師都說
詰問十分鐘就好!
十分鐘就好!

結果真的詰問下來
變成五十分鐘

這種情形
我會請審判長讓我打斷律師
直接當著當事人的面
跟律師說:

這次我們會讓你講
不過你的詰問能力
和對時間掌控的精準度
顯然不足
要好好反省改進!

這樣律師再生氣
也只能生悶氣
怪不得別人

人必自重而後人重之

只要先講好
讓我有心理準備
我就沒意見

我是一個沒辦法接受突發狀況
(尤其是可歸責於某人疏忽的)
的"必取"(英文發音)

我想很多律師可能肚子裡罵我小賤人

可是
我覺得爽且站得住腳合理合法就好了
法庭本來就是法官做主
指揮控制
其他客人在肚子裡怎麼罵
關我屁事兒

哈哈!

我想司法界同事一定不喜歡我提這件傷心事

不過如果大家記憶猶新
那位預產期前接近足月的女法官會流產

我私下認為
跟她的審判長當天(當天她已經請休假了!仍配合開庭)

從上午九點多一直開到下午一點多
她在開庭間肚子狂痛硬忍
(胎盤剝離)
等下庭送到醫院
胎兒已經沒有心跳

這種情形
算不算謀殺?

希望大家好好想清楚
生命的可貴!
時間的可貴!

不要浪費時間做一些沒有意義的芝麻綠豆小事
把人生真正珍貴的東西都虛擲掉了!

有的時候
對別人太客氣太順從
是太縱容別人傷害了自己!

我承認我自私
而且我一點也不覺得我不對!

小杜白雲 提到...

這方面真的是國情不同..
制度也不同...
當然..審判長也不同啦!

書記官的打字能力..審判長對筆錄要求的程度..律師的專業素養..證人的陳述能力..以及法官對於結案的需求..

都會影響開庭時間的長短..

總之是在各方忍受的範圍內各自配合啦!

糞甲蟲 提到...

小白您真是太太太客氣了
一切都是能力吧!

有能力就可以掌握其他不確定因素

其實開庭哪有這麼難?
不會比開會更難好嗎?

很多事情只是能力不足的法官自己搞出來的!

我的看法一向是
平平都是人
平平都是法官
只要有人可以準時上下庭
案件數量維持在平均未結
維持率跟折服率也達平均數
那我沒有做不到的道理

自勉之!

至於其他的藉口
都是廢話而已
給軟弱的人自慰用的!

小杜白雲 提到...

嘿嘿!
我可沒那麼武斷...

算你厲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