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6月6日

〔人物〕談談施明德

  前陣子在陳文莤的節目上看到陳文莤訪問施明德,施明德仍然是維持一貫的風格,言談也不受陳文莤的種種誘導,很平實的敍說他的意見。(不過陳文莤的厲害之處,就在於會讓不是很小心的觀眾在看完節目後,誤以為陳文莤嘴中說出來的話都是來賓的意見。)

  值此泛綠氣勢低迷的時刻,我想起我在 2002-12-17在PChome新聞台時代的一篇舊文,決定轉貼過來看看。雖然時空背景大不同,但我想我還是頗欣賞施明德,至少他是一個一貫的人(男女關係除外)。

談談施明德 2002-12-17 12:41:03

  在台灣現今的政治生態中,施明德或許變成了一個笑話,雖然我也不贊同他參選高雄市長的決定,我也懷疑他的施政能力,我也不驚訝於他那少的可憐的得票數,但是,我還是認為施明德的見識與風骨,是值得肯定的。雖然,他真的是太浪漫花心了點!

  施明德為了美麗島事件而坐牢,眾所週知,但他總共被關了二十五年,長達四分之一世紀的事實,恐怕不是每一個人都清楚。他的政治犯生涯比南非總統曼德拉還要長五年,在這樣的磨難中,施明德失去了多少的青春,但是他說:「承受苦難易,抗拒誘惑難!」。從他被釋放以來,他從來沒有對國民黨的當權者惡言相向,也沒有向他們怒吼著要討回失去的權利與人生,彷彿被關了二十五年的人不是他,從他隨時帶著笑容的表情,好像他是最不悲情的台灣人!相較之下,李敖老是以政治受難者的身分自我標榜,疾言厲色的罵人;柏楊則老是沈緬於過去的痛苦經驗中,自傷自憐,我覺得他們都比不上施明德!

  施明德寫過一本「囚室之春」的散文集,當年行經新生南路巷內的「台灣的店」,買了一本來看,深受感動與影響。

  施明德在釋放不久曾到台大作過一場演講,吾友HUGO問了他一個和全場政治狂熱氣氛大不配合的問題:「請問施明德先生年輕的時候,讀過那一本書印象或影響最深?」施明德思索片刻,答:「茶花女」,令我印象深刻!

  昨日亂轉電視頻道時,看到了施明德參加了汪笨湖主持的談話性節目,他的發言依然博得了我的贊同,雖然他從民進黨的主席,變成民進黨的麻煩,甚至是敵人。但他不隨政治局勢或權勢的變化,依然本於他獨立的思考及立場,發表一致性評論的風格,而且不考慮政治風向不斷提出前瞻看法的作為,仍然使我尊敬!

  雖然,很多民進黨人不認同施明德的政治作為,我也認為,施明德的政治作為有時候明知不可為而為,又潑人冷水,很難不招人討厭!施明德在當立委時,就許多政策的專業及細節,並不如當時陳水扁或其他新生代的民進黨委員那麼認真,可以作出犀利的質詢。但是,施明德以他苦難的人生,哲學取向的思考方式,已經成為一個思想的巨人,他的遠見值得我們重視,更不能因人廢言!

  李登輝也是一個思想的巨人,從他的一生觀察,他可以在年輕時加入國民黨黨政軍一體的威權政府中,一步一步取得權力,且始終不改其志,而實現他民主及台灣獨立的理想。他與施明德相同的是都具有歷史及哲學的視野,可以從極高的層次來看待政治的現實,所不同的是施明德浪漫,李登輝強悍,施明德有承受苦難,不向威權低頭的毅力,李登輝則有雖千萬人吾往矣的決心及行動力!但是今天,李登輝的理想可以說全部實現了,他當年的前瞻在他的努力下已經變成了現實,近日觀察李登輝所言已經見不到前瞻性,我覺得他就像孫中山和他的三民主義一樣,在歷史的長河中放光之後,應該要回去他們歷史的定位,而且沒有人可以否認他們曾經而且永久性的偉大。而今日,能被我認為仍活著的思考巨人,大概只有施明德了!

  施明德說:連宋合,也未必是必勝的保證。因為他們二人的組合,一沒有願景,沒有向台灣人民SHOW出他們所能帶領的未來;二沒有保證,沒有向台灣人民保證執政後就不貪污,不金權。他們組合只是為了爭奪權力而已。至哉言,看看二一00全民開講吧!那些爛立委,狗屁評論家說得出這樣切中要害的話嗎?只有不斷的八卦與權謀的叫囂(連爭辯都談不上),炒作著政治的濫情。

  不過施明德也說:台灣只有總統候選人,沒有總統。阿扁,你也該聽聽吧!

  台灣需要施明德!

note:這是我2002年12月寫的文字,當時絕大部分的人都說,團結的泛藍在2004一定會大勝阿扁,各媒體的民調也是如此,不過事後證明施明德分析的沒有錯。而施明德當時批評阿扁只會做總統候選人,不會做總統,也是一針見血。因為當年我對阿扁還有不少期待,所以寫:”阿扁,你也該聽聽吧!”到了今天,我看阿扁你也不必聽了,還是直接辭職比較實在吧!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