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7月31日

〔王建民〕真羨慕有人可以看現場

嗚嗚~小王的第一場完封勝!

大炳在NYU讀書,是沒有什麼大不了的啦!但居然一看就看到王建民的第一場完封勝。真是好狗運啊!這次留學真的是值得了!



2006年7月20日

〔政治〕順口溜

最近聊天啦,回應啦,不知不覺寫了一些政治順口溜,湮滅於網海也可惜,放在這兒看看好了!

(悲夫!)今日之民進黨變成昨日之國民黨,今日之國民黨還是昨日之國民黨.

(可歎!)淺薄如陳水扁,天真如馬英九,油滑如宋楚瑜,駑鈍如連戰.


〔旅遊攝影〕這是我娘

img12

  古人說:養兒方知父母恩,雖是老話一句,但真的養了小孩才知道辛苦真不在話下。最近快要有第二個BABY了,老是貼女兒的照片外,也貼一張我阿娘的照片。是去年在歐洲某個教堂照的,至於是那一個,可能要再查一下了!

img12

2006年7月18日

〔瑣記〕超市的推車

img12

  上星期全家到大葉高島屋去逛街,沒有到百貨樓層,只有到地下室看魚,還有到其著名的超市去看看有什麼新鮮貨,這個超市有提供小朋友推車,可惜數量太少,看得到推不到,搞到最後我女兒就在超市裡大哭起來,真是為德不卒,值得檢討改進。

  這讓我想起去年到歐洲的時候,隨便一家超市都有小朋友推車,真的是很注重小朋友的感覺!(雖然歐洲人都不生小孩,但是反而更重視小孩的福利,對不認識的人的小孩都很友善)

  我們這群台灣人當場就把小朋友推車當成觀光重點玩了起來!誰說出國只能參觀名勝古蹟呢?超市之中,亦有可觀也!


2006年7月17日

大雨塞車之自拍

DARKME_002

雨夜塞車陣中的自拍,果然很有恐怖片的感覺!  

-DARKME_001

DARKME_003

2006年7月16日

〔讀詩〕梵志翻著襪


梵志翻著襪,人皆道是錯,乍可刺你眼,不可隱我腳。

  以下附錄胡適為此詩所為的小注:
王梵志的詩,敦煌所出有幾個殘卷,此詩不在敦煌的卷子裡。依我的考據,他的年代約在初唐。「乍可」是唐人常用的話,意思等於今人所說的「寧可」。譬如說高適「封丘縣」詩:我本漁樵孟諸野,一生自是悠悠者,乍可狂歌草澤中,寧(那)堪作吏風塵下。黃庭堅(山谷)最愛梵志此詩,<豫章黃先生文集>卷三十有「書梵志翻著襪詩」。


  今聞昔日民主運動學者聲明請阿扁下台,又適讀此詩,頗有所感,因以誌之!

2006年7月13日

《在權勢之前 我們竟矮了身子》的讀後感

  今天在網路上看到柯文哲醫生的這篇文章,寫的相當不錯,原則上我也同意他的結論。不過呢,或許是礙於投書的篇幅所限,我覺得本文在論理上是有些太過簡略了!因此我是有點意見的!

原文網址:http://udn.com/NEWS/NATIONAL/NATS1/3402986.shtml
原文摘錄如下:

【柯文哲】
廿年前,我當實習醫師時,有一天晚上在急診值班,一位病人走進來,就滔滔訴說症狀,只見擔任第二年住院醫師的學長抬頭,對那個人冷冷地說了三個字:「去排隊」。這位病人聽到後,遂默不吭聲、乖乖的排在後面等待。

後來,我發現這位病人是當時的教育部長李煥。由於他很晚才下班,因感冒不適,順道到隔壁的台大急診處就醫。但對照於現在一些立委,到台大看病時是由助理前呼後擁,李先生如此儉樸自抑,實在是謙謙君子。當時,我身為一個小小的實習醫師,目睹這一幕,突然覺得台大醫院好偉大,值得一輩子為它努力。

近年來,前總統李登輝因和台大醫院鬧彆扭,改到台北榮總看病。有一次和醫界同儕閒談時,有人拿這件事開玩笑說:「你們台大醫院也有罩不住的時候。」話畢,只見台大急診部主任陳文鍾立刻正色回答:「一百年來,台大醫院不曾因多看了一個日本總督而增加它的榮耀,也不曾因少看了一個日本總督而減少它的光環;同樣的,台大醫院也不因為多看了一個台灣總統而增加它的榮耀,也不會因為少看了一個台灣總統而減少它的光環。台大醫院只要注意自己是不是台灣最好的醫院?那裏需要在意一個病人的去留。」

我一直覺得自尊、自信、不畏世俗名利,是我們台大醫院屹立百年來最重要的核心價值。尤其在SARS一役,當時台大急診部十位同仁感染而被迫停診。面對危局,院方下令急診部所有同仁全部隔離觀察,十天期滿結束,確定沒有被感染者,院方又下令全員恢復上班。對抗SARS,在那風聲鶴唳的時刻,台大上下沒有人逃避、辭職、請假、舉牌抗議,連出聲抱怨都沒有。台大急診部從醫師到工友的高度紀律,在最危急的時刻,保住了台大百年的榮譽。

如果我們回過頭來檢視趙建銘一案,我們對得起一百年堆積起來的榮譽嗎?台開案、藥商回扣案、署桃院長案、虛設人頭戶斂財幾千萬,還有月刷幾百萬的奢華,這些都是突然發生的嗎?試想:台大醫院一個外科系的新進主治醫師是怎麼過日子的?早上七點半晨會,白天帶學生上課、幫老師開刀、看門診,傍晚找機會開自己病人的刀,晚上博士班上課、做實驗、深夜寫論文,運氣不好的,凌晨還要來開急診刀。如果一個新進主治醫師是這樣過日子,趙建銘怎麼有時間去三井宴、內線炒股、到處看豪宅、介入各種人事案?

二次大戰結束後的紐倫堡大審,德國知識分子突然驚覺,德國人自傲是歐洲最理性的民族,怎麼會讓一個瘋子把國家帶向毀滅之路?從一九三三年到一九四五年,十二年之間,德國知識分子在幹什麼?同樣的,當一件一件的弊案爆出來時,我們也要自問這幾年來,我們台大醫院的老師在幹什麼?就算我們不是逢迎拍馬,也是附和權勢,甘願成為一個失去道德勇氣的明哲保身之徒。

從趙建銘半途轉入台大骨科當住院醫師,升任骨科主治醫師,到專科醫師考試、論文評等、出書、擁有私人辦公室,專屬開刀時段,還有關說各種人事傳聞……。這些從頭到尾,我們都不是無辜的旁觀者,是我們的軟弱和縱容,讓一個年輕人最後陷入不能自拔的地獄。

一百年來,台大醫院是台灣社會的圖騰。若不是我們在世俗的權勢之前,矮了身子,失了志氣,今日怎會有一個「趙建銘案」?我們對不起台灣社會對台大醫院的期望和仰慕,我們需要反省、認錯、道歉。

(作者為台大醫院外科加護病房主任、本文原刊於本月三日民生報/B9版/醫藥最前線)
【2006/07/13 聯合報】


  就拿第一段來說吧!一個醫生對一個病患這麼冷酷而沒有耐心,有什麼值得稱許的呢?柯醫師拿這一個小故事來”肯定”台大醫院,會不會有點問題?

  不過,第一段只是小瑕,尚不掩其大瑜。我覺得更有問題的地方在於,柯醫師好像把台大醫院給神化了,我出生在台大醫院,台大是我老爸,我老婆和我本人的母校,我對台大充滿情感,也以台大為榮,不過,這也並不代表我就完全同意柯主任文中所描寫的台大醫院完美圖騰。台大醫院中,人情關說,收受紅包,拍教授馬屁,靠關係升主治,接受藥商招待,乃至於成立**基金會叫病患捐錢,自己卻是**基金會的老大,全家領**基金會薪水等等的事情,都不是太難打聽的出來的消息。

  雖然,台大醫院有很多視病如親,奉獻醫學的醫生,學者,相較於其他的醫院,也許是水準最高的;那裡確然是一個醫者的榮譽之地,但卻絕對不是一個完全純潔的環境。

  對於趙建銘在台大,有沒有特權?有沒有人情?有沒有關說?當然有;但是趙建銘享受的特權,人情或關說,是否高於某個主任的女婿?或高於某個教授的愛徒?在我看來,可能並沒有差太多。趙建銘據說還頗受病患的歡迎,醫術上可能算是不錯的!(我中風的祖父生前最後一次截肢是趙建銘做的,手術可說相當成功)

  因此,趙建銘今日之過,果真是台大醫院慣壞的嗎?果真是台大醫院在權勢前矮下身子所導致的嗎?我覺得這個推理可能有點太快,實際上未必是如此。當然,如果台大醫院絲毫不給趙建銘任何特權,對趙建銘可能有點遏抑的效果,但如果實際上主任或教授的女婿有特權,獨獨總統女婿沒有特權,會不會又太矯情了一點?(雖然我們認為一個好的總統女婿,應該要自我謙卑,拒絕送上門來的特權)

  我想,趙建銘本人的道德低下和野心太大,才是造成他今日下場最關鍵的原因!柯主任把台大醫院捧得太高,乃至把趙建銘的過錯都攬成台大醫院失去格調所造成,我想,或許並沒有必要吧!

2006年7月9日

〔寶寶相本〕2006年宜蘭國際童玩節

2006童玩節_139
  今年趕在宜蘭國際童玩節的第一天,我家女兒和二個小表哥就殺到了親水公園,玩的不亦樂乎,這是芸芸妹妹第一個童玩節,也是她老爸我的第一個童玩節。

  眾所週知,童玩節是一個玩水的場合,我又剛好買了防水的數位相機PENTAX WPi,正是可以大顯身手的時候,果然整場只見我拿著一台數位相機橫衝直撞,潑水無所謂,水柱也衝過去,甚至水下也沒關係,狂按快門的結果,果然將我1G的記憶卡裝滿了!

  隔天移師到武荖坑的第二會場,只好刪一些照片來爭取一些容量照新照片,但是,但是,我也不知按到什麼按鈕,相機居然把所有的檔案都殺光了,恁老師咧,1GB的照片吔!而且其中有多少水花四濺裡的童真笑容,真是我個人攝影史上最重大的一次損失。

  在宜蘭武荖坑至少36度以上的艷陽下,我的心情灰色了好久,後來果然給他有點中暑!值得安慰的是,芸芸妹妹玩得很瘋很爽,根本不在乎她的”倩影”已經在我的失手中一去不返。

  我想,這才是健康的玩樂態度,我也太役於攝影了!真是該以女為師,檢討檢討!

1
2006童玩節_159
2
2006童玩節_161
3
2006童玩節_164
4
2006童玩節_115
5
2006童玩節_106
6
2006童玩節_093
7
2006童玩節_142
8
2006童玩節_057
9
2006童玩節_050
10
2006童玩節_053
11
2006童玩節_042
12
2006童玩節_047
13
2006童玩節_036
14
2006童玩節_037
15
2006童玩節_034
16
2006童玩節_022
17
2006童玩節_018
18
2006童玩節_016
19
2006童玩節_155
20
2006童玩節_015
21
2006童玩節_009
22
2006童玩節-00

2006年7月7日

看見楊照

  晚上下班經過台北市金山南路二段的音樂廚房外,看到窗邊小桌上有一個似曾相識的面孔,墊了一步偷瞄一眼,應該是楊照沒錯吧!!

  雖然楊照的學術人格常受人質疑,但是文筆真的不錯。而我今日一見,怎麼頭頂都快要沒頭髮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