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8月2日

〔電影〕蝴蝶效應觀後感

  最近上了五天”自我探索”的課程,對心理諮商的效果和能力頗有刮目相看之感。原來那些心理學家或社工學者所設計的遊戲或活動,是相當專業的。課程結束後,剛好又看了”蝴蝶效應”這部片子,演的也是童年經驗對一個人的影響,因此竟然看出了一點興味。

  這個故事是描寫一個患有短暫失憶症的小男孩,在童年時受過一些創傷。第一,主角這個小男孩和鄰居的小女孩被小女孩的爸爸騙到地下室拍攝兒童色情錄影帶;第二,主角的父親是一個精神病患,在一次會面中這個父親差點勒死主角,警衛在營救主角的過程中失手打死了主角的父親;第三,主角十多歲時和玩伴共四個人在一次惡作劇中害死了一個小嬰兒;第四,青少年時期,主角和上述鄰居的小女孩相戀,引來小女孩哥哥的憤怒,在他們四個玩伴的袐密基地中,小女孩的哥哥放火燒死了主角的狗。而在以上這些片刻,主角都發生了暫時性的失憶現象。

  為了治療主角的失憶症,片中心理醫生要求主角從小每天寫日記,記下每天所發生的事情,一直到主角長大成人。

  片中的主角長大後在大學讀心理系,有一天他偶爾地翻開兒時的日記,看到其中失憶的空白時,突然間回憶起了那個場景,然後昏倒。主角為了確認他回想起的往日片斷是否確曾發生,他回到了童年的小鎮,去找當年鄰居的那個小女孩,問起了童年時被小女孩父親帶到地下室拍攝色情錄影帶的往事。結果卻引發了女孩心理上埋藏的創傷,導致了女孩自殺。

  主角在得知女孩自殺身亡的消息後,震驚之餘,恍忽中又回到了昔日地下室的場景,在好像夢境的往日時光裡,主角投入他童年的自己,阻止了鄰居小女孩父親的惡行。當主角由恍忽中醒來時,世界居然都變了,原來主角有”特異功能”可以回到過去改變歷史,當主角改變了過去的一個片刻之後,他以及他週遭之人,一切的歷史全部改寫;但似乎只有主角保留了前次人生的記憶。

  在這個新的人生中,主角卻發生了一個沒有預測到的困難,於是乎主角又重讀日記,依循日記所載情節,回到過去的一個片段,改變了一件事,又引發了一次新的人生,但這個新人生十分悲慘,完全超乎主角的想像;於是乎主角只好再回到過去更動生命的情節,卻再也不能為主角帶來美好的人生,反而為周遭的人帶來各種莫名其妙的苦難後果及傷害。

  在片中主角倒數第二次的人生中,主角醒來後自己和父親一樣變成了一個精神病患,而且在這個人生裡面,主角並沒有記日記的事實,因此主角失去了回到過去的線索和地圖,當主角知道在這個人生中,鄰居的小女孩竟有悲慘的結局時,他想盡辦法要回到過去拯救這個他所愛青梅竹馬的小女孩。最後,主角找到一部兒時的家庭影片,回到了和小女孩初見面的家庭派對場景,主角投入當時的自己,對小女孩說了很可怕,很討人厭的話,小女孩哭著回去找媽媽;而當主角這次由惚忽中醒來,這個小女孩就根本沒有出現在主角的新人生中了。

  電影的尾聲是當主角知道小女孩不在他的人生中,他再也不會為小女孩帶來傷害與不幸,他就決定燒掉了他這個人生中所寫的所有日記,不再讓自己有回到過去的線索和機會,他決定過這個沒有青梅竹馬小女孩的人生。

  看完這部電影,我有三層的感慨。

  第一層的感覺是頗為悲傷的,因為這部電影似乎在告訴我們,要保護一個你愛的人,唯一的方式就是不要跟她(他)發生任何的關係,只要生命糾葛在一起,就一定會帶來傷害。

  第二層的較有體悟的是,這部電影似乎也暗示了一個事實,那就是即便你有回到過去,改變你人生歷史的能力,你也沒有辦法改善或解決你目前所遇到的困境。縱然你改變了過去,也只會讓自己陷入不可預測的新困境裡。所以說,人生應該要接受過去,努力當下,才能走出自己生命的道路。

  第三層我聯想到的是金剛經所說:”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電影中主角不斷更迭閃逝的人生,到底是真實的人生,還是只是主角的夢境?會不會電影中大部分的情節,都只是主角最後一個人生的幻想而已?那些情節,既好像主角是人生,又好像並不是主角的人生。這似乎與佛家所說:”法即非法”,”佛即非佛”,”佛土即非佛土”等觀念暗相契合。

  搞半天,原來這是一部佛教電影,說的是”色不異空,空不異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識,亦復如是。”;只是我們要如何”依般若波羅蜜多故,得阿褥多羅三藐三菩提”?或如何”能除一切苦,真實不虛”?這恐怕就不是這部電影的編劇及導演所能企及的境界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