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8月10日

〔育兒〕意外的父親節禮物

  印象中父親用過的手錶有二支,一支是不知廠牌的手上鍊機械錶,錶帶是一條薄薄的黑色尼龍帶,穿過二個錶耳,可以和錶頭輕易分離,每天晚上看著爸爸轉著這支手錶上發條,是我的童年印象之一。這支手錶據說是爸爸從學生時代開始戴,一直戴到我小學?或國中?隨便算來都已經戴了二十年以上吧!

  老爸的第二支錶,是一支星辰石英錶,戴到今日也已經十幾二十年了,印象中換過一次錶帶,雖然並不算醜,但也毫無特色可言。好幾年的父親節,我都想說,買一支好一點的錶送老爸吧!但老爸對這種身外之物的物質慾望幾乎是零,而石英錶也用不壞,況且要送一支替換二十年的錶,也不能送幾千元的便宜貨,要買貴的錶所費不貲,而且又不太懂行情,因此這件事一直拖著。

  到了今年父親節,我妹妹問起今年要送什麼禮物,我又想起了手錶這回事,得到大家同意後,今年終於買了一支OMEGA的手錶當成老爸的父親節禮物,我老媽看到禮物後當場把我爸的石英錶拔下來藏,現在我老爸天天戴著OMEGA,算是實用之禮吧!這個父親節禮物,一點也不意外。

  意外的是我的父親節!

  八月八日半夜十二點,三歲的芸芸妹妹還不睡,先是聽龍貓的音樂在跳舞,後來還踩到我背上,說時遲那時快,一不小心重心不穩摔了下來,直接凌空撞到床頭櫃,一時血流如注,我只好敢忙用衛生紙壓住傷口止血,叫計程車直赴台大醫院急診部。
  
  芸芸妹妹的右眉尾端撞了一個長約一公分的傷口,深可見肉,在急診室手術縫了三針;除了傷口表皮外,沒有麻醉,是由我抱著肩,阿媽壓腳,另有一個醫師固定頭,當場就縫了起來,一邊縫一邊流血,妹妹當然是大哭;還好台大的急診部醫師(應該是總醫師)雖然年輕,手卻很穩,不枉他當年是第一志願的優秀成績。

  芸芸妹妹跌倒受傷很痛在哭;她看到大人們很緊張,怕被罵也哭,她說我想幫爸爸捶捶背,不小心跌倒啦!

  唉!怎麼算也是我不小心,聽了妹妹的話有點小感動,這就算是今年我最意外的父親節禮物吧!(還好這個傷口好像拆線後貼一貼透氣膠布就會沒有疤,不然又要籌整形費啦!)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