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0月30日

〔芸芸相本〕我喜歡騎馬

IMGP0404

我喜歡騎馬,更喜歡騎真的馬(我在交通博物館有騎過哦),我想要養一隻馬,但是爸爸說不可以,真是好煩唷!

IMGP0405

2006年10月28日

風車下的魚姑姑和芸芸妹妹

img19

風車下的魚姑姑和芸芸妹妹,因為照不清楚,反而比較有意思!


2006年10月22日

〔芸芸相本〕躺在球池

060924芸芸in交博_051

躺在球池是不是每個小朋友的夢想呢?


NOTE:攝於台北市交通博物館。

2006年10月13日

芸芸妹妹之詭辯語錄

  無聊又愚蠢的大人,常常問小孩子一些可笑的問題,比如說:

「你比較喜歡爸爸還是媽媽?」
「我喜歡爸爸跟媽媽。」
「不行,只能選一個,比較喜歡爸爸還是媽媽?」
「那我喜歡爸爸,媽媽,還有阿公,阿媽,還有小魚姑姑,小胖姑姑,我不喜歡000(姑隱其名,以免傷心,不過名單時常變換中)」


  前一陣子,小魚姑姑把她的BABY袁滾滾從德國帶回台灣,芸芸妹妹喜歡的不得了,又親又抱,還說根本還不會說話的袁滾滾,有說很喜歡她,還說姐姐好漂亮。

  至於我們家的新弟弟,在還沒有生出來之前,問芸芸妹妹說,弟弟生出來送人好不好?她固然是不肯,但也沒有很喜歡的樣子。不免讓人擔心弟弟生出來以後,姐弟二人會有吃醋的情形發生。

  不料弟弟生出來抱回家以後,芸芸妹妹居然完全不吃醋,而且疼的要命,舉凡弟弟餵奶,換尿布,洗澡,哄睡覺,她都要參一腳;弟弟在嬰兒床上哭的時候,芸芸妹妹還會咚咚咚跑過來,口裡喊著:「弟弟肚子餓了,要餵奶奶,快一點!」

  當大人嫌她礙手礙腳,叫他一邊站的時候,她還會理直氣壯的說:「可是弟弟喜歡我啊!」

  因此,不由我猜想,是不是受到無條件寵愛的小孩,像芸芸妹妹,因為充滿安全感,所以不會吃醋。前幾天何佳姨奶奶問芸芸妹妹:「現在有弟弟囉!爸爸媽媽不能只愛你一個囉!怎麼辦才好呢?」芸芸妹妹想了一下回答:「沒關係啦!」

  有時候,大人會問:
「沒有COCO可以買多多和小朋友巧克力了,把弟弟拿去賣錢,好不好?」
「不可以。」
「那就沒有多多喝了怎麼辦?」
「.....」
「哇!那就不要喝多多好了吧!」
「不然把阿志(姑丈)或公公(姨丈公)拿去賣好了吧!」


  最近,這個問題又出現新答案:「不然賣別人的弟弟好了吧!」

  這幾天,無聊的媽媽又想出一個幼稚的問題問芸芸妹妹:

「你要把袁滾滾和弟弟那一個送人?」
「都不要。」
「不行,一定要送一個給別人,要送那一個?」
「.....」
「要送那一個啊?」
「那送弟弟好了。」
「啊!你不喜歡弟弟哦?你比較喜歡袁滾滾哦!」


  結果妹妹得意的說:「不然把弟弟送給袁滾滾,再把袁滾滾送給我好了吧!」

  哇!三歲多的小孩子就會這種詭辯的技術,驚訝之餘,是該高興呢?還是該擔心?

  我想,還是高興吧!

2006年10月5日

世衡弟弟的照片

20060913弟弟_006

這次算命老師總算取了一個還可以接受不會太俗的名字,依照該老師原本的風格,本來很怕會出現”富貴”,”俊男”這種名字。所幸這次小有進步,也就不用跟阿媽爭執是不是要用算出來的名字了!

20060912弟弟_019

20060912弟弟_020

2006年10月2日

〔音樂〕風吹風吹


  最近買了一片江蕙的XRCD,說實話,就我個人的品味而言,我並不覺得每一首歌都有用XRCD製作的必要。但是其中江蕙所唱的<風吹風吹>,天啊!怎麼會這麼好聽,高音怎麼會這麼美,這麼有穿透力,又這麼有感染力。真不愧是台語天后。

  這首歌用XRCD來聽就真的值得,我想一般的CD大概很難作到這般的的”原音重現”吧!

  之前看過一篇樂評,對江蕙的歌藝也是高度推崇,但說:可惜為了牽就市場的口味,江蕙不知道她自己在發燒友耳中可能到達的高度在那裡。而當我聽完這片XRCD中江蕙唱的<風吹風吹>,和其他比較”通俗”的台語歌後,對上述的樂評還真是深有同感啊!

2006年10月1日

〔法律〕刑事訴訟中可以舉證責任轉換嗎?

  法諺有云:舉證之所在,敗訴之所在。這在說明訴訟中舉證之困難,負有舉證責任的一方,常因舉證不足而遭敗訴之命運。民事訴訟中,原則上應由原告負舉證之責,比如說,原告起訴被告要返還借款,必先由原告舉證證明兩造間借貸契約關係之存在;但若被告並不爭執有向原告借錢,只是抗辯說錢已經還了,則此一清償抗辯之事實則應由被告負舉證責任,這可以說是一種”舉證責任的轉換”。

  此外,在一些特殊性質的訴訟中,比如說:消費者訴訟,公害訴訟等等,由於原告時常居於相當弱勢地位,很難期待作為受害者的一般民眾或消費者去舉證證明公害發生的過失,因果關係,或產品有瑕疵等等,因此,在法律的設計上可能將舉證責任轉換給被告,要求被告負起舉證自己沒有過失,或產品沒有瑕疵的責任。這也算是一種舉證責任的轉換。(當然,在此類訴訟,各國法制不同,有採無過失責任者,也有近乎完全依賴保險制度者)

  不過,不論是那一種舉證責任轉換,都只存在民事訴訟和某些行政訴訟中。在刑事訴訟裡,只有檢察官負舉證責任,被告在刑事程序中可以保持緘默,更沒有自證無罪之義務。因為無罪推定原則可以說是舉世刑事訴訟的基本原則,被告犯罪之成立,無論是犯罪之構成要件,違法性,可責性,均應由檢察官舉證來證明,無論如何不會”轉換”到被告的身上,這是一般人都應該有的最基本的法律概念。

  雖然說,在實際的刑事訴訟進行中,我們會看到一些動作,讓我們誤以為被告也有舉證責任;比如說,一個被訴殺人的被告提出不在場證明,看起來好像是被告在舉證,而當被告不能提出確實的證據來證明其所為的不在場抗辯時,被告在訴訟中的確會陷於不利,讓法院產生”被告可能在說謊”的懷疑,進而形成較不利被告的自由心證。不過,難道法院能單純以”被告提不出不在場證明”,就判決被告殺人有罪嗎?答案當然是不行的。就算被告提不出不在場證明,檢察官依然要就被告殺人這個犯罪事實作完全的舉證才可以。因此,舉證責任仍在檢察官,並沒有轉換到被告的身上。

  最近在電視上,看到有一位名嘴姚立明教授,不止一次的在討論SOGO禮券案的時候,提到”舉證責任的轉換”,說檢察官查到禮券一定的流向後,舉證責任就轉換到吳淑珍女士頭上,吳淑珍女士應該提出證據,證明這些禮券沒有流到自己的口袋裡面,不然就檢察官就應該認為吳淑珍女士已經犯罪了,沒有不予起訴的理由。

  這種說法,真的是完全錯誤。

  或許姚立明教授想說的是,檢察官依現存證據應該可以認定吳淑珍犯罪嫌疑重大,可以判斷吳淑珍的辯詞不可採信。但這絕對不能說成是在刑事訴訟中,被告吳淑珍女士應該要舉證證明自己的清白,否則就是有罪。這完全是顛倒是非,而且沒有法律常識的說法。

  看到這種講法出自大學教授之口,現場”資深媒體人”一片附和之聲,然後透過政論節目一再的播送,造成閱聽大眾對法律錯誤的認知,實在是令我看不下去。

  第一家庭的種種作為,其實不止是姚立明教授,我想有太多人都實在看不下去。但並不是說這家人該死,你隨便怎麼罵就都是對的。身為一個在媒體公器上發表言論的人,其批評還是要實事求是,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不懂的不應該亂講。

  在公共事務的領域,唯有以理性的態度來討論事情,才是能真正能終結台灣亂源,全體向上提升的途徑。

ps.今日在趙少康先生主持的節目中,又看到林郁芳,鄭麗文等人在罵第一家庭,罵當然不是不可以,但扯到SARS期間趙建銘請假的事情,斥之為特權云云。我又要說:縱然趙建銘罪該萬死,這件事也不能賴到他頭上。
台大是個很大很專業的醫院,SARS期間,除了胸腔,呼吸道,耳鼻喉等專科醫師不能請假以外,其他科別的醫師,因為根本沒有病人敢到台大看病,門診也都停了,為了避免感染,所以都強迫輪流休假;這件事情我問過我在台大外科和牙科的同學,確實是如此,趙建銘是骨科的醫師,在台大醫院裡並不是治療SARS的專科醫師,當然也在輪流休假之列。
我相信台大的醫師這麼多,我就認識好幾個,應該是非常容易查證的,但這些名嘴們,反正開口就是罵一串,都不知道有沒有想過,因為你亂罵了一件事,我對這個名嘴所有的言論就難免先打上一個問號了!
理性,是通往真理與和諧的必要途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