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1月18日

〔政治〕阿扁下台

  作為一個政治色彩偏綠的部落客,實在很難想像終於有一天要在部落格上寫下這麼刺眼的標題。但看到民進黨近日來的表現,忽然覺得這個標題也不那麼刺眼了。

  雖說基於無罪推定的原則,我們不能以一份起訴書就認定阿扁總統確實有貪污的罪行,但刑事法院判決是否有罪之標準,並不是評量一個政治人物是否應負政治責任的標準。阿扁不是第一次遭到刑事訴追,上一次他砲打李煥兒女權貴,雖然入監服刑,但政治上只有是加分;這一次縱然到最後是因證據不足判決無罪,也無解於阿扁應負的政治責任。

  那天看了阿扁落落長的辯解,無非是在否認有犯罪動機,以總統之尊,有必要污那種小錢嗎?如果要污錢,發票多的是,何必用的自己兒子,女兒的發票,把親生子女都拖下水,有這樣笨的作法嗎?

  這些話乍聽是有幾分道理,但略有社會經驗的人都知道,拿無關的發票或收據來報帳請款,是我們台灣社會某種不良的慣行。從公家機關的特支費,民意代表的助理費,研究費,大公司的交際費,到大學研究所的國科會計劃研究經費,在在都存有這種拿假單據報帳的習慣。對於這種小奸小惡,我們社會的容忍度似乎不低。

  那麼,我們可以獨責阿扁嗎?

  我認為,當然是可以的。阿扁或阿珍顯然認為拿假發票報銷國務機要費,不是什麼了不起的事情,因此做起來毫無掩飾之意,於今乃被攻擊的體無完膚。但阿扁身居高位,仍覺得如此做沒有什麼關係的心態,就足以認定他很難當一個道德型的領導者。

  更嚴重的是,做這種事被人抓包了,竟然毫無悔意,還要曲辭強辯,把不對的事情硬拗到對,不惜犧牲正直的價值觀來保其顏面。這樣的作為,我認為就沒有當總統的基本資格了。

  政治的背後是黑暗的,是污穢的,舉世皆然,程度輕重而已。但政治的表面一定要維持高的道德標準,不可以公然的扯謊,公然的無恥;不然政治就不再成為政治,而變成流氓地痞之流了。

  阿扁總統的承諾再跳票,謊言一再被揭穿,於今可以說連政治的表面都無法再維持,此時還不自請下台,難道是想接受更大的羞辱嗎?

(關於馬英九部分觀點亦同,特支費存入私人帳戶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幾乎每個首長都這樣幹過,只是一個小瑕疵;問題是當你被人揭發之後,有沒有扯謊,有沒有扭曲價值,有沒有推卸責任給部下,有沒有做錯事不敢自己承擔,這才是觀察一個政治人物的重點)


  民進黨長期以來一直有一個誤解,認為自己的執政不力,是因為沒有獲得<完整的統治權力>。因為國會被泛藍把持,因為基層公務員都是喝國民黨奶水長大的,因為軍方是藍營的大本部可能不忠心,所以,很多事情才做不好。

  然而,民進黨執政當局卻忘了,除了威權時代黨政軍特一家的國民黨,或中國共產黨,或北韓金正日,或利比亞格達費,或俄羅斯普丁,或古巴卡斯楚這些極權國家外,一般正常的民主國家根本沒有<完整的統治權力>這回事情。民進黨朝小野大的處境,與美國的民主黨或共和黨,英國的工黨或保守黨,德國的基民黨或社會黨,或任何民主國家的政黨,並無二致。想要取得<完整的統治權力>才能好好執政,根本是觀念錯誤的天方夜譚。

  從阿扁忿忿不平的語氣裡,或民進黨諸公護主心切的舉動中,我隱隱看到阿扁和民進黨人在執政六年後仍然陷在這種迷思中。阿扁內心還在期待別人把呼風換雨的權杖交到他手裡,讓他可以一展長才,實現制憲正名,富國強兵的理想,卻完全忽視全體國民早已加諸於他身上六年的執政責任與適憲的政治權力。

  阿扁是否貪污,或猶待法院之判決。但阿扁之盲目,早該是自請下台的時候了!

  阿扁下台!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