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1月26日

關於陳定南的兩三事

陳定南

  這期的壹週刊(287期)刊登了一篇詹宏志懷念陳定南的文章,寫的很好,大概是陳定南在天之靈最想看的一篇。比起各黨政高層在媒體前說的等等廢話,這篇文章應該是動人的多。

  作為一個風格獨具,偏執頑固的理想主義者,陳定南的小故事在坊間流傳甚多,見諸報章雜誌的亦復不少,於此不擬一一細述,就說幾件我親自見聞的好了!

  我丈母娘是宜蘭人,政治立場偏藍,但喜歡陳定南。她說多年前陳定南當宜蘭縣長的時候,為了建設地方徵收土地,手段強硬,有一次在現場被抗議民眾團團圍住,憤怒的群眾到最後把縣長整個人都抬了起來,結果發現陳定南穿的皮鞋鞋底都磨破了,地方父老一時間頗為縣長如此簡樸刻苦大為感動,也相信陳定南的清廉自持,因此就不抗議了!

  其次,麻吉哥哥從當國會助理開始,在民進黨也算混很久了,有一年陳定南的尊翁往生,陳定南不辦公祭,不發白帖也就算了,連同黨友人聞訊前往弔唁,居然也被陳定南轟出來。這件事做到有些不近情理,但故事出自麻吉哥哥之口,應該是不假!

  再者,司法官訓練結業時,照例要做一本結業紀念冊,亦不免要放上司法院長和法務部長兩位<大家長>的照片,當時翁岳生院長的祕書拿了三、四張的照片給我們挑一張;但陳定南部長就不同了,他一定就是要用他那張最滿意的回眸一望照(如前所示),此亦可見其性格鮮明之處。

  最後,求知慾甚強的陳定南(這點殊值肯定),在擔任法務部長期間,推己及人,認為大家都應該跟他一樣「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所以就買了很多好書來送給部屬。

  客觀來說,陳定南選的書真的都是很不錯的好書,不過後來有人發現部長送書,用的是法務部員工的文康費用來買,就不太高興了。因為依照往例,文康費用大部分都是拿來郊遊踏青,吃吃喝喝用掉了,這年頭,誰要看書啊?這件事最後還上了報紙,結局好像是陳定南不動文康費,自己把書錢給付掉了!(不過,不清楚是不是用首長特支費就是了?但就算是用特支費,也是完全合法的。)

  而陳定南部長所選的送書名單中,有一套<遠足文化>出版的<台灣歷史全紀錄>及<台灣地理全紀錄>,印刷精美,內容詳實而豐富,二大冊定價新台幣一萬二千元。可惜叫好不叫座,賣的不好,出版社好像為此要倒閉了;民間企業採購人員出身的陳定南部長見機不可失,決定賤價收購,贈送給法務部所屬機關員工。我由側面消息聽說一套書的買進價是新台幣五百多元,應該是連印刷的本錢都不太夠!

  我想,陳定南部長對這筆交易一定是很得意吧!但是,不讀書的人還是不讀書,法務部某些員工收到書之後,看也不看立即轉賣,透過某種關係,我也花了新台幣三百元買到這一套定價一萬二千元的新書。

  我為我的荷包和書櫃感到非常高興,卻也對出版商和陳定南感到有些難過!

  這也算是陳定南先生對我藏書的一種遺愛吧!我也樂意為這個小小的因緣,寫一篇小文來紀念陳定南,因以為記!

延伸閱讀:

1. 〔讀詩〕落紅不是無情物

2.〔人物〕談談施明德

3.〔回憶〕給褊激份子的一封信

4.〔政治狂想曲〕娜魯灣共和國

5.〔政治〕轉載1998年年底陳水扁台北市長連任落選感言

4 則留言:

markwu 提到...

看著這張照片,看著看著 .... 突然有種好人不長命的感覺服上心頭。

雖然我不是要說活著的政治人物都是壞人 ...

Anyway, 恭喜你因為陳定南而買到一套好書啊。

小杜白雲 提到...

這年頭要找個風格獨具,始終如一的政治人物,著實是不容易啊!

浩然 提到...

我突然想到了
「劉項原來不讀書」這句話…

小杜白雲 提到...

呵呵!
把不讀書的人都比成劉項,未免也太抬舉他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