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2月30日

〔法律〕台開案判決之<竊鉤者誅,竊國者侯>

  昨天麻吉哥哥打了一通電話問我,一般法官在寫判決時,都會寫一些像莊子<竊鉤者誅,竊國者侯>這種有的沒的嗎?

  其實,據報載這篇判決長達23萬字,我想其中取捨證據,認定事實及論罪科刑的篇幅一定遠大於<竊鉤者誅,竊國者侯>這些文字,只是媒體於判決中比較枯躁的部分一向興趣缺缺;對於比較活潑生動的部分,則會大肆渲染報導。

 
 本案的受命法官林孟皇君,當過老師,其治學,工作之態度均十分認真,而且勇於任事,堅持理念,毫不苟且。林君在司法官訓練所上課時,對於上課講話影響他人的同學,是會當面要求對方改進的。這點和在下得過且過,礙於情面,羞於啟齒的表現是大不相同的。(我不是那個講話被糾正的同學,因為我大部份是看小說和玩PDA,不會吵到別人)

  而台開案落到林君這位認真到會讓別人感到壓力的法官手中,也算是被告們的報應。雖然說這種大案上訴後不容易被上訴審維持,尤其是寫的多,挑毛病也比較容易。但是,一審判決如果寫的好,證據調查及論斷記載詳實有理,縱然判決可能被撤銷,但被告想要有罪變無罪,就難上加難了!

  至於<竊鉤者誅,竊國者侯>這些文字,應該只是林君國文程度很好的一種反射表現,每個法官都可能因為背景不同,在比較認真寫的判決中表達自己的價值觀,原本就不足為奇。

  比如說我在一件販賣猥褻物品判決無罪的案件中,也寫過這麼一段。
近日吾國導演蔡明亮執導之電影「天邊一朵雲」,影片中固有男女主角裸露體毛、口交之畫面,惟該影片非但於國際知名之柏林影展中榮獲「最佳藝術貢獻銀熊獎」、為紀念「柏林影展」創辦人頒發之「艾爾斐德鮑爾獎」及國際影評人協會頒發的「費比西獎」等三項大獎,並獲行政院新聞局頒發獎金,且該影片亦一刀未剪而於吾國戲院公開上映,並將代表台灣參與奧斯卡金像獎最佳外語片之角逐。是知今日我國社會實已深具兼容並蓄之包容力,一般閱聽大眾對於特定人體器官之裸露,或性愛行為之影像或描寫,並非當然產生厭惡或羞恥之感,而上開種類文字、圖畫、影像亦非當然侵害吾國民眾一般「性的道德感情」。

  不知麻吉哥哥是否認為這也算是寫些有的沒的?

  更何況,若是比起我之前提過的口語化的判決或是狗屁法官的四種可能,<竊鉤者誅,竊國者侯>這種用語還算是正常吧!

  我的意見是,媒體報導看看就好,不必隨之大驚小怪可也!

延伸閱讀:竊鉤者誅,竊國者侯(阿川的部落格)

2006年12月27日

〔霍元甲〕津門第一

今日讀了一篇有趣的文章津門第一,錄此分享。且節錄一段作為楔子:

兩廣一帶山險水急,生不出大詩人,獨獨盛產義薄雲天的頂尖豪俠。大夥兒久仰的高手,首推“廣東十虎”的前五名:鐵線拳梁坤、醉拳蘇乞兒、鷹爪王蘇黑虎、九龍拳黃澄可,無影腳黃麒英,一字排開果然十分嚇人(另五個上網查查就有)。再來個兩廣百姓奉若神明的黃飛鴻,那還得了?廣東民風好鬥,拳頭癢,武館多,光看廣東獅的勇猛造型和功夫架勢,就知絕非善類,遠非毛茸茸的驕貴北京獅,以及蠅量級的閩南獅可以相提並論。如果隨街抓幾個老百姓來問問,大多會以為霍元甲是廣東大俠,還順手把他列到十虎裡去。

他卻說了句:“我要成為津門第一”。

每個武俠迷對“天下第一”和“武林第一”不但耳熟能詳,還能由此延伸出一長串的爛調陳腔。霍元甲卻只說“津門第一”,津門究竟有甚麼了不起?難道它是天下武術的中心?這句話像迷蹤拳昇級版的“迷蹤藝”一樣,打得我滿肚子問號。


2006年12月25日

〔寶寶相本〕弟弟和阿媽

061220慈生日_016

我家的衡衡弟弟,超喜歡阿媽的哦!只要阿媽坐旁邊,會發出唔唔的聲音,頭也會一直倒過去。難道長孫和阿媽感情好,也是會遺傳的嗎?


2006年12月13日

〔生活瑣記〕中年瑜珈

  最近工作越來越忙,幾乎沒有運動,體重不斷增加,體力無限下滑,有時候,覺得自己快要掛點了!

  而同辦公室的川兄去參加體檢,BMI指數居然是體重過重,脂肪過少,也就是全身都是精肉。平平都是做一樣的工作,川兄養的小孩比我還多;我怎麼會把自己搞成這個樣子呢?想想,就算是難以見賢思齊,至少也要巴著川兄一起做做運動,以走出身體陷入泥淖的感覺。

  川兄又跑步,又打長拳,又打洪拳,又打太極拳,還要作瑜珈。如果照這種運動量,我可能會急速衰竭死亡,正所謂欲速則不達,萬萬不可盲從。而比較各種客觀條件後,我決定和川兄一起加入機關內的瑜珈課程,最方便,也最不花時間。

  我的肢體一向是十分的僵硬,去做瑜珈鐵定是個笑話。不過,人老了,臉皮也厚了,抱著作為笑柄的基本體認,我居然加入了瑜珈班。這真是幾年前我自己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我原本就知道瑜珈不是個簡單的運動,但沒想到會這麼累!由於我是中途加入,第一次上課我就懷疑自己會暴斃在課堂上,第二次上完課回家小腿就貼撒隆巴斯;不曾一次是沒有抽筋或拉到的。不過,雖然很累,但確實感覺瑜珈有其門道,十分值得一學。武俠小說中天竺來的高手武功多半高強無比,信非向壁虛構之語。

  尤其是多年來斷斷續續學了些太極拳(打了一嘴的好拳),一些動作要求,如虛領頂勁,涵胸拔背,鬆肩墬肘,塌腰歛臀等等,字是看得懂,理論也一大套,但在身體上到底要怎麼做,實在是搞不清楚也!傳統太極拳的教學方式也多半是強調,拳打千遍,身法自然,時間到了,就能體會了。問題是,如果時間還不到呢?

  太極拳練成的境界應該是可以達到虛領頂勁,涵胸拔背,鬆肩墬肘,塌腰歛臀等等,但學習過程中也是如此嗎?會不會還是該經過一些其他方式及要求的訓練,最後才達到上述理想的結果呢?

  長期以來,中國武術缺乏科學化的訓練過程,又有門戶之見,又愛玩文字遊戲,近年來又受到樣板武術比賽的扭曲,真是前途堪慮啊!

  雖然說,我只做了幾次的瑜珈,我的太極拳也只是三腳猫的把式,不過我覺得練練瑜珈對於太極拳的體悟有不小的幫助。尤其是<頂勁>及<塌腰>這兩點,我個人練了瑜珈之後,才能大約猜測到底是什麼樣的玩意兒。參互印證,亦不失為一種小快樂!

  中年瑜珈,就讓我在充當笑柄的健身道路上,勇往前進吧!

2006年12月8日

〔評論〕垃圾袋記

  前幾天我到和平東路上的台北農產運銷超市買垃圾袋,應該買25公升的,卻買成了二包14公升的。回家拆一包來用,發現不對,於是就把未拆封那包拿回去退,不料和平超市的阿桑居然不讓我退,說是仿冒的太多,依規定一律不能接受退貨。

  我實在沒想到現在買東西還有不能退貨的,尤其是這種根本尚未拆封使用的東西,居然也不能退,真是豈有此理。隔天我就打電話到台北市政府,問說為什麼規定買錯垃圾袋不能退錢呢?心中還打好了草稿,如果市政府的官員跟我官腔官調,我就要回他一句,啊那個馬英九特支費的發票都可以小張換大張,為什麼我的垃圾袋就不能小袋換大袋呢?

  結果,我的草稿並沒有用到,市政府的官員問了我的住處後,給我一個電話,說我可以聯絡大安區的總配銷處理。我懷著半信半疑的態度打了這支電話,說明我的需求,結果雖然我想退換的垃圾袋只有一包,總配銷還是約時間派人來家裡換(當然要補差價),而不是叫我拿去那裡換,或是這邊登記,那邊填表的。一時間真讓我受寵若驚。

  雖說為了一包價值126元的垃圾袋,勞師動眾讓人派員退換,有點不大符合總體的經濟效率,但如此良好的服務態度可以讓人感覺政府的施政真的有進步。

  由這件小事,也讓我對台灣的前途充滿信心。雖說我們國家的大官們,做了一大堆狗皮倒灶的事情,但基層公務員所架構的國家行政系統已經慢慢轉型成為服務型組織。大官雖大,一次選舉就可以全部換掉,而基層公務員服務品質的進步,才是一步一腳印的國家競爭力。

  當然,行政效率不彰每年都是拖累台灣國際競爭力評比的主因;這卡在很多法令沒有鬆挷,卡在無效率的立法院,及無力執政兼無知的執政黨政府。而這些,都是可以靠選舉換掉的,當基礎環境已然提昇,只要一個樞紐的轉換,我相信一定可以爆發很大的能量。

  一包垃圾袋,讓我在烏煙瘴氣中看到上升的力量。因而想起龔自珍的二句詩:萬一禪關砉然破,美人如玉劍如虹。我是一個樂觀主義者,就讓我的樂觀成真吧!

2006年12月7日

〔基服〕三個中年男人的單車半日遊

061111單車行_002

   JP是個資深的單車玩家,不過多年來,只有HUGO被他拖去騎車,我們其他這些肉腳,總是嘴巴喊喊,雙腳從來沒有踩上踏板。

  直到今年來,真的是感覺自己老了,不再動一下,可能真的會完蛋。所以我們也就拗JP一定要為我們安排初學者行程,JP雖然阿莎力的答應了,但每次不是遇到颱風,就是他要出差,天災人禍,沒有一次真正成行的。

  後來麻吉哥哥受不了了,真的去買了一台腳踏車,JP終於良心發現真的安排了一趟單車行,時間在2006年11月11日,成員只有JP、麻吉哥哥和我,路線由JP規劃,從JP靠近六張犁捷運站的家中出發,目的地是臺北縣平溪鄉山頂的露天咖啡座,時間預定來回一個上午。
061111單車行_019
*這是麻吉哥哥的新車*

  由這個行程看起來,JP顯然過度高估我和麻吉哥哥的能力,他應該想到,帶著我們二個騎車,就像是拖著二個游泳圈游泳一樣。如果我第一次騎車就可以從和平東路騎到平溪,那騎個二年豈不是要改名叫阿姆斯壯了!

  無論如何,時間到了,三個年近中年的男子,集合在JP家。我有幸騎上JP價值四萬多元的登山車(嘿嘿!硬是比麻吉哥哥的新車貴上三倍);嚮導兼救護的JP則騎上他七萬多元的公路車,浩浩蕩蕩展開我們的單車之旅。

061111單車行_018
*這就是我騎的JP的車子。*

  不料才剛出發,JP就帶我們騎上和平東路底的大爬坡準備穿越隧道到木柵去,光是這一段,我和麻吉哥哥就差點掛起來!接著一路騎到深坑,這段路只有緩起緩落,得以輕鬆一下,路上遇到不少單車同好,隨便問起目的地在那?居然有人回答說是花蓮!實在太恐怖了一點!

  而當我們騎到右往坪林,左往平溪的三岔路時,JP恩准我們可以在7-11稍事休息,補充能量,當場我就喝掉一瓶蠻牛兼外帶二包能量果凍。休息之後,JP仍未認清現實,帶著我與麻吉哥哥開始騎上山路,往平溪前進。我和麻吉哥哥只好鼓足餘勇,奮力前行。不知過了多久,JP的車子突然靠近我,附耳說改變目的地,到菁桐就好了。

  菁桐,就我開車的印象,好像也不近!這時我的心中浮現一句話:「為了守護世界的和平,貫徹愛與真實的邪惡,我是穿梭宇宙的火箭隊」,真希望能被什麼東西撞一下,就變成天空的一的光點,然後到達目的地。(沒有看過皮卡丘的人請跳過這一段,喵!)

  就在我無視於不斷超越我的單車同好,努力以超越烏龜的速度爬上一處轉彎的陡坡時,天空下起了嘲笑的雨水,就在這個時候,我聽到了一個呼喚我的聲音!

  原來是麻吉哥哥宣告投降,看來我在這個回合,唉的比較晚,算是靠著JP的神兵利器略勝一疇。

  於是乎,JP決定在前面找一個可以躲雨的地方休息,然後就以保持捷一樣的速度消失在我們的眼前,我和麻吉哥哥只好相依為命向前騎,最後在皇帝殿下方的姑娘廟找到JP,這也是我們此行的終點。

  我們在姑娘廟吃了些八寶粥之類的食物,原本我以為還要再往前騎一段,不過麻吉哥哥阻止了這個瘋狂的想法,我在稍後的回程中,深深覺得麻吉哥哥是對的!

061111單車行_022
*men's talk*

  三個中年男人,在姑娘廟進行一番men's talk之後,因為JP還要趕赴當日中午和丈母娘的飯局,所以又踩著他參加鐵人三項的公路車,以法拉利一般的速度消失在我和麻吉哥哥的視線。
061111單車行_007
*這就是JP的公路車*

  我和麻吉哥哥在雨中騎上疲憊的歸途,一路上不少單車騎士在經過我們的時候,都會和我們說一聲加油!不知道是看到我和麻吉哥哥的穿著太不專業,基於鼓勵新手而說;還是看了我們二人殆欲斃然的樣子,基於一種人性普遍的同情心,才這麼說的。

  最後,我和麻吉哥哥在興隆路與辛亥路的路口分手,麻吉哥哥前行到台大找女朋友,我則右轉要過辛亥隧道回家。若非騎腳踏車,我一定不會知道辛亥隧道的二邊出口不一樣高,在隧道中我居然完全不必踩踏板就可以一路滑出來。

  麻吉哥哥在他的部落格中也提到這次的單車行程,好像說「不敵心跳只有五、六十的在下」,不過,我早就不是心跳五、六十,那是十幾年的事情了,其次,麻吉哥哥不敵的應該是JP的神駒吧!因此麻吉哥哥不必過謙,水準肉腳在一個程度以下的,比較已經沒有意義了!墊底也可以怡然自得啊!

  不過,經此一役,我覺得騎單車一定要穿車褲,不然屁股真是會痛到開花!

  卡打車,卡打車,何時再重新上路呢?

2006年12月6日

〔評論〕劉大任寫陳映真

  我在部落格上曾經踢過劉大任的屁股,也曾經踢過陳映真的屁股

  這期壹週刊(287期),劉大任寫了一篇懷想當年陳映真的文章。看了之後,難道我又想踢他們二位老人家的屁股了嗎?當然不是!

  因為劉大任這篇文章寫的很有「人味」,在歷史的潮流中去看陳映真這麼一個有熱血,有理想的頑固人類,是頗值感慨的。

  劉大任在文中很明顯的不能「茍同」陳映真那種老左派的政治立場和觀點,就像我也無法「茍同」劉大任及陳映真對於政治的意見一樣。只是我「年輕氣盛」,在部落格上沒寫「踢屁股」這種字眼,行文似不夠爽利;而劉大任與陳映真有著艱苦威權時代下的老交情,為文自然是敦厚多了!

  由此亦可見,每個人都難免有其侷限,不論過去一個人有多麼進步,然物換星移之後,或許真只能以一個老頑固視之!

  但我們也不應該以今日之標準去檢驗他人過去時空環境下的表現,如果一個人在某一個歷史背景下展現過人格勇氣的光輝,那麼這一刻就該留在歷史瞬間裡恒長存續,但同時,這個價值也將脫離這個人而單獨存在!

  一個人不能憑藉一時的光環而受終身不得挑戰質疑的榮寵,但我們也不能以個人今日之非,去抺煞他過去在歷史一瞬裡曾經存在的光榮價值。

  劉大任在上文中深沈的感嘆,統派在台灣的政治環境中幾乎沒有勢力,他老人家的意思是憂心台灣政治自外於中華民族的侷限;但明眼人都看得出來,這其實是劉大任自己眼光的侷限。

  當然,我們不必為劉大任感到憂心,因為他已經是一個曾有精采生命歷程,現在終日種花蒔草,遠離政治權力,也遠離中國或台灣的老人,怎麼想,怎麼寫,都該只是他個人的快樂。

2006年12月5日

〔育兒〕驢子與父親


大家都知道史瑞克有一隻好朋友驢子,芸芸妹妹在看了幾次史瑞克第二集之後....

  有一天,芸芸妹妹問媽媽說:
「為什麼史瑞克的馬長得那麼奇怪?」

「因為那是驢子,不是馬,長的不一樣。」

「那是馬,叫做驢子的馬!」

  根據芸芸妹妹觀察的結果以為,史瑞克片中那隻驢子,是一頭名叫「驢子」的馬。

  從芸芸妹妹上開談話的內容可以知道,一個三歲的人類可以了解「馬」是一個種類的名字,一個東西可以屬於某一個種類,也能有他自己的名字;而且也可以比較出一個個體和其他群體的差別,並因此感到奇怪而提出問題。

  因此,芸芸妹妹對「驢子」的誤解,卻可以說是高級靈長類智商超群的表現。

  又有一天,芸芸妹妹看「長髮公主芭比」,片中有一個巫婆「葛朵」,養了一頭噴火龍「休果」,「休果」有一個女兒「潘妮洛普」。片中有一個場景是「休果」被巫婆葛朵用魔法鏈住了,「潘妮洛普」飛到「休果」的面前,開頭就說「父親,....」。

  芸芸妹妹又問媽媽:
「為什麼要叫父親?」

「因為大龍是小BABY龍的爸爸,爸爸就是父親,所以她叫父親」

「不是啦!爸爸不是父親啦!」

「不然爸爸是什麼?」

「父親是那個大龍,父親不是爸爸啦!」

  原來,芸芸妹妹又把「父親」當成那頭大噴火龍的名字了,也許是芸芸妹妹發現這隻大噴火龍,從頭到尾都叫「休果」,怎麼偏偏在那個場景叫「父親」,一物二名,奇哉怪哉,而為此大哉問吧!

  所以說,芸芸妹妹對父親和驢子,有著相同的體會和誤解。

  很驢的老爸覺得芸芸妹妹這條公案很有趣,因此為記!

NOTE:原載同日之樂多日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