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月9日

〔詩〕詩札(大學篇)

此乃年少之無病呻吟也,在新聞台時代一首詩貼一篇占占版面,於今錄為一集,以茲紀念可也。



臨岸(一)
早春東北角之岸也!

春風迎岸立,遠望意悠悠,
霧落晴光轉,潮生浪影羞,
輕濤留獨客,細雨舞沙鷗,
來舟心意愜,長天共與遊。

臨岸(二)
醉月湖之岸也,台大校園難當千野之謬讚,然醉月湖水真不過一盅矣!

夜色空千野,波光溢滿盅,
蛙聲塘外沁,樹影水中逢,
共飲溶溶月,偕聽淡淡風,
心閒隨倒映,物我兩朦朧。

送友人
人生在世,知己幾何,一去江湖遠,幾番魂夢同! 此詩乃hugo出國時送別所作!

放膽文章拚命酒,微冷東風單薄衣,
天涯此去幾多路,屠狗英雄總相惜。


雜詩
撿閱舊書,原來在台北市的交通黑暗期有成詩一首,大二時所作,其時雅稱木棉道之羅斯福路皆捷運工地之圍蘺也。每年春天,台大校園中東一棵、西一棵的流蘇,滿樹白霜,落花如雪,舍書就花,不亦快哉!

借問何年捷運通,今春已少木棉紅,
飛花幸有流蘇雪,獨綻枝頭醉暖風。

無題
所謂無題,因是我未見此景,純粹敝人之想像也!

紅雲漫卷寒鴉沒,白浪輕催小舟航,
且共漁人歌大海,斜暉盡處飲流光。

詠風
此乃年少無知之自喻也 。

清時有意載馨香,欲入君懷卻自惶 ,
每伴晨曦憐盡露,常隨夜雨哭殘芳 ,
終朝戲舞柔雲亂,竟夕溫存曉夢涼 ,
恐戀空桑三宿遇,無情悄步過蒼茫 。

訪菊
此乃舍妹就讀政大中文系時交的作業,雖非我原創,但大部分都是我改的是也!

南山閒臥處,白雲橫翠微,
遠峰潤雨色,鄰塘問新炊,
垣下兩叢菊,山外一鷺飛,
三盅飲未盡,王孫歸不歸?

1 則留言:

小杜白雲 提到...

以下為本文在新浪日誌的留言:

補一首:
二00二
歸來海上埋長劍,
怯走青山小孤城,
風動疏竹篩月影,
煙染古寺見殘燈。
otto 在 新浪部落 於 2004/07/01 01:14 PM 回應 

當年是誰想的主意要生日贈詩的?
主席的詩是越作越好了,
不知大家是否還常有聚會?
LS 在 新浪部落 於 2004/07/24 08:39 AM 回應 

LS:
印象所及應該是吉評吧!
或許是俊宏...
反正應該不是你我及崇熙....
可惜您沒辦法親眼看看四個月的溫柏誠先生
他那一頭捲毛和他爸簡直是一模一樣!!!
呵呵!超有效果!
人老了,大家都在討生活...怎麼還有心情做詩呢?
聚的機會也少...希望以後能多辦辦集會,但俊宏又要去美國了...
小杜白雲 在 新浪部落 於 2004/07/25 04:04 PM 回應 


俊宏什麼時候來美國? 是來唸書嗎?
我看到聚會的照片, 崇熙的兒子頭髮像爸爸臉比較像媽媽. 令千金很可愛啊!
明年我們應該會回台灣, 到時再好好聚聚.
LS 在 新浪部落 於 2004/07/28 02:22 AM 回應 


俊宏八月就去美國了....
要去讀phD
不過是在中西部的樣子..
可能離你有點遠哦!!
小杜白雲 在 新浪部落 於 2004/07/28 07:36 AM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