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年3月17日

〔讀詞〕羨煞閒愁

  昨日二舅子結婚,幫忙了一天,近來工作煩雜,頗有案牘之勞形,更別說我那即將出世的女兒,更是我這老爸甜蜜的負荷,也是煩惱和操勞的開始。一時間,生活真是變成一種有壓力的東西,每天覺得,好忙啊!又不得不忙。

  今日昏忙之時,趁午休亂亂翻書,正好翻到晏殊「踏莎行」一闕。平日我是不大讀詞的,詩比較能引發我的共鳴!但這首詞的意境著實讓我羨慕了一番,不得不提一下,詞是這樣寫的:

小徑紅稀,芳郊綠遍,高臺樹色陰陰見。春風不解禁楊花,濛濛亂撲行人面。
翠葉藏鶯,珠簾隔燕,爐香靜逐游絲轉。一場愁夢酒醒時,斜陽卻照深深院。


  這詞的寫作技巧,如上闕寫景由近到遠,下闕則由外到內等等,不是我今日要提的重點,我今天也沒有賞析詩詞的心情。

  但看這詞的最後兩句:「一場愁夢酒醒時,斜陽卻照深深院」。晏殊這位北宋的太平宰相,酒後睡醒之時,正好是夕陽西下的傍晚,也就是說,這傢伙居然是在下午喝酒,酒倦了,就在這晚春(由「小徑紅稀,芳郊綠遍」可知是晚春初夏的季節)的舒服天氣中,在有樹陰鳥鳴的院落裡,點上一爐燻香,睡起午覺來了,一睡就睡到傍晚五、六點,還作了個「愁夢」,真箇是「閒愁」吧!

  日子過的這麼爽,醒來還可以填一闕詞,讓數百年之後的在下,羨慕不已啊!
NOTE:本文原載於2003-03-17PChome新聞台

延伸閱讀(您可能對以下的內容有興趣):

1.〔讀詞〕我為什麼喜歡孟浩然

2.〔讀詩〕詩成懶磨墨

3.〔讀詩〕清濁無心只自知

4.〔讀詞〕直須看盡洛城花(歐陽修是縱慾主義者?)

5.〔讀詩〕新年的三個願望

2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洗版:

這首詞我也很喜歡,我也是從攝影的角度去看的。

紅稀
芳郊
樹色陰陰見
翠葉
朱簾
斜陽
深深院

看這種名詞,就可以構築出一幅畫面。

不過我最喜歡的還是:「春風不解禁楊花,濛濛亂撲行人面。」

這是我很希望能拍出的景,不過花朵與風向實在很難控制,實在沒辦法到滿意的地步。


從攝影再回到詞的角度,
一開始晏殊因為很悶,所以到處走走,但一路上景色卻是愈看愈悶,直到「春風不解禁楊花,濛濛亂撲行人面。」達到高峰。

這感覺就像呆北人要上草山看花解悶,結果遇上狂風暴雨,花連著蟲和殘枝一起打在臉上,那肯定是很幹的,然後回程還要坐賞花公車跟人擠,那更幹了。

晏殊雖然沒寫,不過根據我的農家經驗,當春風不解禁楊花時,肯定花中是帶蟲與殘枝的……

接著他只好回去喝悶酒睡大覺,然後睡完起來發現怎麼向晚了,然後為白費一天超級懊悔,唉唉唉。

***

不過最後兩句讓我想起午醉醒來愁未醒,這票人雖然說有許多愁,不過千年之後的我感覺也和版主一樣,他們還真爽勒~

小杜白雲 提到...

原來詩意之外,尚有小蟲惱人!
看來如若有賞景堵車之時,不妨以晏殊此闕自解,搞不好還能詩興大發隨拈一韻也說不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