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月25日

〔讀詩〕五噫歌與山坡羊

  子日:「詩言志」,意思是說「詩」是用來表達自己的想法以及志向的。而從小我讀唐詩啟蒙,一直到中學時在作文中引用詩詞來增加文章的華麗,是從來沒有想過「詩言志」這回事的。那時候會吸引我的詩,不外是文字瑰麗、對仗工整、氣勢特別雄大、情境特別婉約的詩作,總之文字要漂亮就是了。而且我們通常記得的是詩句,而不是全詩,因為我們在乎的是文字的氣質,而不是詩人的想法。

  所以在我當學生的時候,幾乎所有的女生都喜歡「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雖然她們並不一定知道「嬋娟」就是月亮;所有的女生都會唱「青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然而她們不知道這是三國演義的開卷詩,卻以為那是瓊瑤的作品。百分之八十以上的女生會跟你說她們喜歡李商隱的詩,並且因為會背誦「君問歸期未有期」、「藍田日暖玉生煙」、「蠟炬成灰淚始乾」、「青鳥殷勤為探看」等詩句而沾沾自喜。而男孩子則多愛李白、杜牧,前者狂歌縱酒、豪氣干雲,後者腰纏十萬貫,騎鶴上揚州,都令人嚮往;當然蘇東坡也不能少,若不背誦一下「莫聽穿林打葉聲,何妨吟嘯且徐行」,怎能顯示出自己的氣質呢?

  當然,以上的詩並不是不好,背詩也不是一件壞事。我只是想說說我讀詩的經驗,做一下獻曝的野人。

  雖然我從小國文不錯,詩也背的多,國中作文就李白、杜甫的評論起來,但說到「讀」詩,認真來講,要從大二開始。大二的時候我自己放自己的假,和系主任拗了好幾次後(感謝當年台大造船系的系主任說話算話),把系上的必修選修全部退選,然後四處遊蕩修課,其中有三或四學分就是中文系的「詩選及習作」,授課者是方瑜教授。方瑜老師的詩選課程跳過「詩經」,從漢詩,也就是古詩開始,一直到唐詩的開頭一點點就結束了!

  而古詩我原本是不懂的,因為他的文字一點都不好看,沒有吸引力。但經過那一年的上課,我才發現原來中國古典詩的源頭就在古詩,也因為古詩的質樸,讓我們更容易透視詩人創作的本質,而得到更大的啟發。讀了古詩之後,再讀唐詩,就比較容易不再炫惑於文字的外表,而可以靜下心來探索詩人的本心。這個歷程對我而言非常重要,因此,我會說讀詩之人不妨開始讀讀古詩,等你可以開始欣賞古詩了,也許整體的功力就會跳一級哦!

  除了出身中文系的人,一般「業餘」的詩詞愛好者讀過梁鴻「五噫歌」的人可能不多,這首詩是這樣寫的:

陟彼北邙兮,噫!
顧覽帝京兮,噫!
宮室崔嵬兮,噫!
人之劬勞兮,噫!
遼遼未央兮,噫!


  初看這首詩的人,一定會覺得這種玩意,這樣幾句話,也能叫詩?真是太不可思議了!但事實上,這首詩不但流傳後世,而且是非常重要的一首作品!詩人的創作意圖在後世不斷的被引用,只是改換了面貌而已!

  讀過金庸「射雕英雄傳」的人或許還記得,黃蓉因戲弄裘千仞身受鐵掌重傷後,郭靖帶著黃蓉逃入黑龍潭,受瑛姑指點前往向一燈大師求醫,途中經漁樵耕讀四大弟子的阻攔,其中樵子曾與黃蓉對唱一曲,甚為相投,故讓郭、黃二人輕易過關,他們唱的是張養浩的元曲作品「山坡羊」,內容是:「峰巒如聚,波濤如怒,山河表裡潼關路,望西都,意踟躕,傷心秦漢經行處,宮闕萬間都作了土,興,百姓苦,亡,百姓苦。


  張養浩是元朝人,而黃蓉是南宋人,宋人唱元曲,時序錯亂,是金庸小說中的一大漏洞,不過反正是武俠小說,原本在下也不擬計較那麼多!不料金庸在其新版的射雕英雄傳中大加註釋,強詞奪理,說什麼年代相近,宋人唱元曲也很合理云云,未免有點強詞奪理。在下覺得金大俠新版的「射雕」不但改得亂七八糟,而且搞得一點學術修養也沒有,實在是晚節不保,不過這是他話,在此略過不提!


  張養浩這首「山坡羊」,文字非常有吸引力,氣勢十分雄壯,唸起來鏗鏘又有力。「峰巒如聚,波濤如怒,山河表裡潼關路」三句一出,就覺得視野雄大,一望千里;而「望西都,意踟躕」是一個心情的轉折,為何西望長安會心生踟躕呢?張養浩接下來說明,因為是「傷心秦漢經行處,宮闕萬間都作了土,興,百姓苦,亡,百姓苦。」,所以詩人的眼光從空間的廣大,一下子加入了歷史的縱深。朝代興迭,成王敗寇,苦的都是百姓啊!詩人民胞物與的精神躍然紙上,不愧為傳世之作。

  但如果跳過眩目的文字,張養浩的山坡羊和梁鴻的五噫歌有何異同呢?我們且看「五噫歌」的內容:噫,指的是長歎的聲音。「陟彼北邙兮,噫!」,陟是走去的意思,北邙山是長安城近郊的山頭,就像陽明山之於台北城,所以梁鴻是說:我走到了北邙山上,長歎一聲(歎什麼呢?);「顧覽帝京兮,噫!」我看了看長安城,又長歎一聲,(長安有何可歎呢?);「宮室崔嵬兮,噫!」看到漂亮的皇宮如此高聳壯觀,再長歎一聲!(啊?是太壯觀了嗎?);「人之劬勞兮,噫!」想到多少人的心血才能蓋成這樣的宮殿,在朝代興替間恐怕會化作塵土,人民真是辛苦啊,長歎一聲!(原來詩人是想到百姓的苦才嘆氣,意思這麼深呢!);「遼遼未央兮,噫!」山河這麼大,歷史的長河永不間斷,這樣的故事要重覆上演多少次,人民的苦難好像永遠不能結束,以上的心情就包含在「遼遼未央兮」一句,最後再長歎一聲!

  這就是五噫歌,寫的比山坡羊差嗎?轉折會比較少嗎?意思會比較淺嗎?我想不見得吧!只是古詩質樸,文字不多,其轉折處多在文字之外,所以你必需要遍覽全詩,讀出詩人在詩裡面心情和境界的轉換,才能了解到這首詩的精神與妙處在那裡。

  所以如果你把五噫歌拆成一句一句來看,並沒有可觀之處;而把山坡羊拆開看,每一句的文字仍很漂亮,漂亮到你不必去深入探究詩意,就可以很滿足。所以依我的經驗,要讀古詩才可以破除賞詩時的「文字障」,也可以訓練自己去找出「詩言志」的「志」在那裡。更何況,我相信張養浩的山坡羊一定受到梁鴻五噫歌的啟發,所以說,張養浩都讀了,你為什麼不讀?

NOTE:本文原名讀詩札記2003-04-04,刊於PChome新聞台,嗣更名為五噫歌與山坡羊,載於2005-07-08樂多日誌。茲再錄於此。於2008.11.11再修正其中錯誤。

5 則留言:

小杜白雲 提到...

以下為本文在樂多日誌的留言:

這篇,真是,太..太..太有啟發了...
Posted by 豬小草 at 2005年07月10日 15:35


小草兄:
您太客氣了!
閣下的BLOG才是內容豐富....
這年頭,對古典詩有興趣的人真是越來越少了!
Posted by 小杜白雲 at 2005年07月12日 10:05


好個五噫歌
Posted by 過客 at 2005年07月30日 07:19


歸去來兮
Posted by 過客 at 2005年07月30日 07:21

沒讀過什麼古詩
就算讀過大抵也忘光了
倒是很喜歡一首樂府詩
所以印象深刻
常用來罵人
公無渡河
公竟渡河
墮河而死
徒奈公何
Posted by 星光銜眉 at 2006年08月31日 23:09


這是很出名的詩...
讓我聯想起莫札特的歌劇唐喬望尼..
這樣的聯想好像有點太遠...傷腦筋!
Posted by 小杜白雲 at 2006年08月31日 23:45

匿名 提到...

V

補充一下,
其實中文系也不會讀五噫歌。

還有那個噫,古音的話接近現在的「嘿」,嘿要唸四聲,長長地吐一口氣,那種感覺就到味了。

喔還有,楚辭裡面的「兮」都是這種唸法。

今晚大灌水……

小杜白雲 提到...

不會吧!中文系應該會教到五噫歌吧!
在比較老的人寫的白話文中,五噫歌這個典故還蠻常用到的。
還是我是老人了?

匿名 提到...

崔嵬該是高聳壯麗的意思。
應與傾倒無關|||

戴君仁先生編之《詩選》如是解。

小杜白雲 提到...

所言甚是,應該是我寫錯了。
待有空必將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