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月23日

〔讀詩〕解讀床前明月光

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

  這首「月夜吟」是李白傳唱千古的名作,三歲小兒也可朗朗上口。論者有謂:正因為這首詩是如此淺顯,流通之廣,使它成為李白最出名的詩之一。言下之意,似乎認為這首詩在藝術創作上的價值,遠不如它的名氣。這種說法大大侮辱了李白,在下非得好好平反一番不可。

  我希望由建構場景的方式解構一下這首詩!低頭思故鄉者,必是離鄉的遊子,時間是在月圓之夜,遊子想必是從睡夢中驚醒,所以才會在睡眼朦朧間將「明月光」誤為「地上霜」。那麼說起來,天氣應該很冷,所以遊子在恍忽中所見床前的那一片銀白,才會直覺的誤認天氣冷到地上結霜了。因此,這遊子應該是冷醒的吧!他所投宿的想必是個沒有暖房的小旅店。

  試想:一個孤獨的旅人,遠離了溫暖的家鄉,在寒冷的冬天,來到遠方破舊的小旅店,晚上只能在張硬板床抓著一床薄被,思鄉的愁緒本就惹人睡不安穩,再加上半夜寒意侵人,不由瑟縮驚醒,矇矓間看到床前一片銀白,一時竟以為天氣冷到連室內地板都結霜了。等到回過神來再看清楚,原來那不是霜啊,是皎潔的月光呢!抬頭一望,果然是一輪明月當空。月圓人團圓,此時家中的親人是否都安好呢?思念一轉,出外人的種種辛酸一時湧上心頭,頭一低,只有思故鄉麼?還是不輕彈的男兒淚水已不禁流出?

  當我們為這首詩重建了現場,發現景況是非常淒清,非常淒涼的的感覺!但當你讀這首詩的時候,會有這種淒涼感嗎?

  在李白的妙手下,整首詩從「床前明月光」開始,讀起來其實蠻美的;次句「疑是地上霜」,讓人覺得詩人的聯想還頗為新奇,又有明月又有霜,莫非是在說廣寒宮的故事嗎?第三句「舉頭望明月」,嗯,果然是和賞月有關的心情;到最後「低頭思故鄉」,才發現這首詩的主角是個遊子啊!原來這是一首遊子詩啊!

  這首詩前三句清麗的意境讓觀者讀來在感情上相當輕鬆,第四句的感情急轉直下,常讓人無法一時間就體會出來。也因為這詩文字上的簡易,造成讀者通常忽略了去探究詩人的真心在那裡!

  直到有一天,心情異常平靜,腦中忽然閃過這首詩,我終於開悟了。原來這首詩描寫的意境是相當的淒苦,但李白卻以這樣充滿清淡之美的風格表現,將出外人的悲苦融入這樣平易近人的詩句中!

  一首小小的詩,好像一眼就可以看透,但細細沉吟之後,韻味其實隱藏在讀者的頓悟的領會之中。於是乎,我終於明白李太白真是一個了不起的詩人,

  憶起往日方瑜者師曾說:「李白的心中有一個無底的黑洞。」他的詩人之眼看透了人生的無常,雖有豪情外顯,卻是個傾向悲觀主義的詩人。而由這首床前明月光的小詩,我們似乎也可以看出李白在表達他淒冷悲傷的情感時,手法如是隱晦,卻又如此自然。這是不是也間接證明了李白的內心其實並不是外在那個仗劍風流的李白呢?

  野人讀詩,願獻一曝。

NOTE:本文初稿最早載於2003-03-21之PChome新聞台,後改作於2004/07/02之新浪部落格。茲小小刪修,再錄於此。

2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版主與弟有類似的感受,
轉一下舊作共賞。

***

小時,不懂為何這首看起來無甚意義的詩,
卻被捧到如此高的地位?
原來,詩仙也有爛作。

直到約莫是兩年前歲末,到深山裡靜心,
是與世隔絕的生活。
冬夜,萬籟俱寂。

那時我已入眠,
卻被蟲鳴聲喚醒。

是夜,我看到了從未見過的光景,
是我難忘的景色。

窗邊灑下的銀白色光芒,
初始,我以為這個地方竟然有路燈?

不,那不是路燈。
路燈,如果仔細看,那是淡綠色,持續中會閃爍的光線。
但這不是。
這是銀白,卻帶點淡灰的顏色,
是持續,但會流動的光線,簡直就跟灩瀲水波一般溫柔,

是月光。

門外,灰白的水泥地,踏著就要滿溢出來的月光,
遠處山腳下,明明、滅滅的燈火,似乎催促著我應該來首,
星燈小夜曲。

拿起口琴,Moon River,這時最適合的,就是這首吧?
我沒辦法將樂音,響徹山林,
但我要將這既清且淺的河漢,填滿我的思念。

曲罷,那些字就好像要從地上,清晰地浮現,



床前、明月光,疑似,地上霜?
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



千百年後,一樣的的月光,一樣的動作。

「原來是這樣啊!」

然後,思念。
當我想念,閉上雙眼,就在心裡面。

那時,我才知道為什麼這首詩得以流傳千古。

時至中秋,又是月圓之時,
突然想起那個兩年前的冬夜。

小杜白雲 提到...

閣下寫的好多了,解詩如能寫的詩意些,更是難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