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8月16日

〔家族影像〕父與子

father and son

  前些日子,電話中傳來表舅終於因癌症而往生的消息!令我媽媽和阿姨們不勝唏噓!雖然,我們和表舅那一大家子失和已有相當時日,但自小熟識的親人竟然走到生命的終點,又留有二名稚兒,還有一些不足為外人道的處境,令這個報喪的消息充滿了人生的無常感!

  我母系家族的家族故事,足夠寫一部長篇連載小說,精采的程度可能不輸大宅門或大長今!如果依我的來構思,故事的縱深可以從二次世界大戰前一直拉到九二一大地震後,場景的寬闊度可以從台中展延到日本,中國東北及加拿大;用最寫實的手法也會出現不下於台灣霹靂火的誇張情節!

  不過,在下功力不足,以及為親者諱的傳統,可能使這部小說永遠無法出現!

  這張照片是很久之前拍的,到底是那一年,我真的忘了!圖片中的小兒子已經在上學,父親則已經過往...想起那我不願寫出來的故事,人生,有時候真的是蠻慘的吧!

  一歎!
  
NOTE:尤其是在自己當了父親之後,再看看這張父與子相望相依的照片,感觸尤深啊!本文最早刊於2004/08/16之新浪部落格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