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2月16日

〔讀詞〕直須看盡洛城花(歐陽修是縱慾主義者?)

  歐陽修有一闕很出名的詞,詞牌是「玉樓春」,詞云:
尊前擬把歸期說,未語春容先慘咽,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關風與月,
驪歌且莫翻新闕,一曲能教腸寸結,直須看盡洛城花,始共東風容易別。


  這是一首贈別之詞,對象應該是個青樓女子吧!很特別的是,歐陽修在這闕與情人道別的詞中,卻提出了人生本質的問題!他說:「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關風與月。」人為情所痴,為情所苦,與外在的環境(風、月)是沒有關係的,而是人生本質的問題!也就是說,人生七情六慾的痛苦和傷感,是與生俱來的,環境、際遇並不能「造成」這種痛苦,而不過是將這種痛苦引發出來而已!

  這種人生本質的痛苦也是古來東西方哲學家一直想要解決的問題,儒家用「倫理」來解決他;道家則說要「清心寡欲」;佛家則需六根清淨,四大皆空,斷貪嗔痴三毒,始能證得涅盤。

  歐陽修呢?他好像並不期望能「斷絕」這種痛苦,他只想要豁達一點,想要take it easy一些!他的目標是「始共東風容易別」,別時能容易一些些就可以了!而要達到這個目標,歐陽修說是需要「看盡洛城花」的!也就是說,人生要談很多很多的感情,才能在感情不再時,不會感傷!人生要享受很多很多的美好,才能在美好離去之時,沒有憾恨!

  這麼說來,歐陽修是贊同「縱慾主義」的!徹底解放、放縱你的慾望,最終才能解脫欲望帶來的痛苦。呵呵!這在理學盛行的宋朝,可真是一種離經叛道的說法啊!

  或許是,歐陽修受到宋朝理學對士大夫的壓抑,發而於文學領域為不平之鳴吧!後世很多人編歐陽修的集子,對於他作的很多「艷詞」,頗傷腦筋,因為完全不符合儒家的道德標準,所以有人說那些詞是別有諷喻,有人則說那是想要毀謗歐陽修的人所偽作!其實,那些應該就是歐陽修的心聲!

  然而,歐陽修這個人真的是一個縱慾主義者嗎?我想仍然不算是的!如果他果然是,又何必「驪歌且莫翻新闕,一曲能教腸寸結」呢?可能歐陽修那時已經年華老去,雖然發現了「直須看盡洛城花,始共東風容易別。」的道理,但已經沒有看盡洛城花的可能了!

  所以,這闕離別之聲,歐陽修究竟是為了和愛人別離而痛苦?還是為了和自己的青春別離而痛苦?就很值得玩味了!

  而很多詩詞,非到中年,實在不能真的體會那種感覺是什麼!郁達夫有詩云:「生死中年兩不堪,生非容易死非甘。」實在寫的太白,我想,還是看看歐陽修吧!

NOTE:原發表於 2004/10/19新浪部落格,茲再錄於此。

4 則留言:

孟獲 提到...

的確是,
童蒙或年少時對詩詞的瞭解僅是背誦,另加由語譯瞭解詩詞的大意。

那只是最粗淺的瞭解。

何況DieOne的解詩解詞書一向亂七八糟,讀了那種書以後只會覺得古人真白癡。(EX:錦繡的李白詩,感謝版主提供。)

直到有一天,我看著日曆說出:「十年生死兩茫茫」,或是故地重遊後道出「芙蓉如面柳如眉,對此如何不淚垂?」

我才知道,那些文學的靈魂,已然滲入我的血肉。

可是能瞭解這些文人的感受,卻又表示自己的經歷也和他們類似了,這是好,還是不好呢?


***

這首詞最有趣的地方在寫法,我們把這八句兩兩分段,分為ABCD四段,可以發現:

AC都是寫宴會的情況,但BD卻跳出宴會場景,直抒人生觀感。

這種截然兩立的寫法是不多見的,因為古時的信條是寓情於景,情與景是分不開的。

但也就是這種寫法,讓這首詞留下盛名。

像解詩的樂趣就在這裡,版主認為不是縱欲者,我的看法也類似,不過出發角度不同。

我認為D段是表達「曾經滄海」的意念。

C段實寫,講述離愁,但D段口氣一轉,自書議論,以D駁C。同樣的寫作策略也出現在AB段,A實寫春之離愁,但B段認為離愁乃人之本性,並非風與月等外物賦有。

同理,C段充滿感傷,但D段則自認無需感傷,因「直須看盡洛城花,始共春風容易別。」

(我看的版本寫作「春風」)

我的解讀是:既然已與你這洛城最豔麗的佳人相好甚久,那麼,我的離去也就不帶憂傷了。

當然這只是自唬之詞,自己跟自己說、跟美人說:「好,我們愛夠本了,離別的時候就微笑以對吧。」

但仔細一想,當時的狀況必然是男女相抱哭哭啼啼的有趣畫面。(這就是所謂的「兒女共霑巾」)

這種明明愛哭,然後又寫說:「我不會哭喔」的逞強風格,正是有宋一代的集體風情。

感覺還有一些沒寫完,接著等明天補。

小杜白雲 提到...

哎呀!關於歐陽修,我後來又寫了一篇毀謗他老人家的文章!
http://hsuotto.blogspot.com/2007/04/blog-post_20.html

yannru 提到...

偶然間覺得自己的心境很能與此詞共鳴,
因此猜測「直須看盡洛城花,始共東風容易別」
也許是安慰自己,雖然這一次戀愛又短暫地結束了,
而自己也從中成長許多,於是更能從悲傷中站起來。

是在安慰鼓勵自己,即使這一趟旅程要以跌倒作終,
卻能使自己更堅強、更成熟,
而不是真要看盡眾花、縱慾的意思。

ps我是從樂多日誌連過來的,到這邊才發現孟獲也有與我相近的想法:)不過還是再貼一次

小杜白雲 提到...

無深情者,不能「看盡洛城花」!
無覺悟者,不能「容易別」!

很多時候,「容易別」只是未有「看盡洛城花」的深情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