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2月21日

〔回憶〕你是什麼就是什麼!

  這是我今天收到的一封轉寄的MAIL,沒有標註作者是誰,所以無從揭示。蠻有趣的小文章,而且引動了我一個小小的回憶,決定把他寫出來分享一下!

以下是這篇轉寄的文章:



你是什麼就是什麼!

不管到了什麼樣的年紀,我們都很難放棄對外表的一些執著吧。我一直要到遇見了一個很特別很特別的人,從他身上,我才真正的懂了「外表之於一個人的真正意義是什麼」……

去年,我買了新房子,本來是想委託我的小學同學幫我做室內設計,但是因為一些因素,他推薦了他口中比他更厲害的大師級設計師哥哥給我,他說大哥一直都做大飯店呢,不是有點交情,是不接住家設計的。第一次約了見大設計師時,我真是被他嚇一跳!──一件黑T恤、牛仔褲,這還沒關係,最嚇人的是他就拖著一雙那種頂多二十塊的拖鞋、滿嘴檳榔的出現在我面前。講台語,偶爾還穿插說兩句黑話、俗話,很「台客」的樣子。他的外表給我的感覺比較像工匠,不像設計師。我沒有不喜歡他,只是……這個人真的可以知道我要的房子的感覺嗎?他會懂我要的品味嗎?我很客氣的跟我同學說:「大哥不認識我,他會知道我要的是什麼嗎?」同學拍胸脯保證沒問題。我只好硬著頭皮耐心等設計大哥的設計草圖……看了設計圖,我稍稍放心了。這個人好像還真的可以抓到我要的感覺呢!之後,一次、二次的溝通討論,我漸漸覺得他的拖鞋不再那麼礙眼了,甚至變成他這個人的風格。有一次我還在心裡納悶的想:「這個人怎麼可以把一雙二十塊的拖鞋穿得這麼帥呀?」我想他一定時常感受到別人對他不多修飾的外表的質疑吧,像我這種人還不會當場表現出來,只是在內心小小疑慮一下,相處過後,也就知道他是怎麼回事了。其他令人難堪的場面一定是有過的吧?有一次,我真的見識了……

那天他以設計師的身分陪我這個業主去挑家具,我當時挺著大肚子,跟著他一家一家店的看,我要的是有點小高級的東西,所以去的店都有點門面,有些店員對他的詢問根本睬都不睬,我有點生悶氣,覺得他連累我,一路都不太說話,看得有點意興闌珊。後來,碰到一個從我們一進門就有點不想站起來招呼的店員……設計大哥問東問西的,店員愛理不理的,我真是氣結!可是設計大哥一點都沒被影響,還是照看他想看的家具。聽到店員很不客氣的對他說:「我看你不像是要來買家具的!」我真是差點沒跳起來打人!卻只見設計大哥不慍不火的回說:「是呀!我們是來買家具的,這個是我們老闆娘,她要裝潢新房子……」我被他尊稱作老闆娘,覺得有點好笑!就靜靜的看他想變出什麼把戲……後來他們兩個說開了,店員說他是老闆的弟弟,因為怕很多同行偽裝成客人來打探軍情,所以才那樣說。我偷偷翻了翻白眼!鬼扯!明明是狗眼看人低!設計大哥很四海的表示他可以理解。接下來這個自稱是老闆弟弟的店員開始游說我們買一組很貴很貴、聽說那個沙發布是有得到什麼美國認證的沙發,大有來頭的。他為了取信我們,還很鄭重的去拿出證書來……密密麻麻的一堆英文字、外加一個閃閃發亮的鋼印!老闆弟弟很得意的樣子!設計大哥推著老花眼鏡看了一下!我也很好奇的湊上前去看--真是的!那哪是什麼證書呀?根本就是只寫了一些很基本的沙發資料而已!這個惡劣的店員肯定還是以為設計大哥是個大老粗,大字不認得幾個,隨便拿張紙出來要唬弄人。哈哈!這下糗大了吧!我等著新仇舊恨一起算!「嗯……這個好像不是什麼證書喔?你拿錯了吧?」設計大哥就這麼一句話?沒生氣?沒拍桌子?沒糗他幾句洩恨?店員一聽,卻像猛被熱鍋子燙了一下,跳起來,慌慌張張的邊走邊說:「我……我大概拿錯了。我……我再去裡面找找……」我看店員那副抱頭鼠竄的樣子,狂笑到跌坐在椅子上。設計大哥還問我:「什麼事那麼好笑呀……」我笑到流眼淚,一直笑一直笑。那天,後來我請設計大哥一起去一家只招待會員的高級餐廳吃晚飯。他還是穿那一雙二十塊的拖鞋,我從頭到尾笑著吃完那頓飯……

最近我看到了一本很有趣的小書《大喇嘛與小老鼠》。講的就是一隻小老鼠因為怕貓而要求大喇嘛將他變成貓、灰狗、老虎的故事……這其實是一個古老的泰國傳說,討論的依舊是一個人的心跟外表的關係。我想起了去年學的那一課--你可以穿得很高級、可以裝得很高級;你可以因為別人不重視你生氣、或是因為別人在乎你就以為高人一等……其實,你是什麼跟這些都無關。你是什麼就是什麼。




  關於穿著打扮這件事,有一件往事一直在我的腦海裡。在我讀台大的那個時代,民國七十九年,西元一九九0年,在台大總區的學生穿著還是很樸素的,大部分都是T恤、牛仔褲或運動褲加球鞋,想要看一個穿裙子的女生都不容易,更何況化粧啊,戴耳環什麼的!尤其是工學院,連女生都沒幾隻,穿著之隨便恐怕是今天的學生難以想像!

  以我為例吧!常常一件正常的T恤穿到有荷葉邊(就是領口部分已經沒有彈性而皺皺的),再穿到變蕾絲邊(就是領口部分已經洗爛了,變成有毛邊),我還是照穿不誤,同學們也不會覺得有什麼奇怪!更何況,比我更不修邊幅的大有人在,尤其是住宿舍的同學,常常課上了十分鐘,就看到他們很顯然的臉也沒洗,頭也沒梳,腳穿塑膠拖鞋,揹了個爛書包,左手一包蛋餅,右手一杯奶茶,半彎著腰從後門溜進教室,找了個座位,拿出課本,就吃起早餐,教授也不以為杵,同學也視為正常。

  而我大二那年,我記得全年我只有理三次還是四次頭髮,都是在台大小小福的理髮部理的,一次一百元,整年只要三百或四百元。每次理都理很短,然後可以留到很長,當然,還不到長髮披肩的程度。

  那個時候,我想我濳意識中大概把整理儀容視為乖乖牌長不大和娘娘腔的的同義詞吧!

  而在那段時期,也是我世界名著讀得最多的時期,從赫塞、沙特、紀德,到三島由紀夫、安部公房、武者小路實篤,到胡適、李敖、王國維,幾乎無所不讀。常常附庸風雅的在台大老總圖的圖書室內,找一些上面蓋者「台北帝國大學」的章,而已經被蛀蟲從書皮蛀到書底的老書來借閱。甚至找到了德國大法學家耶林所著,德文版的「法律鬥爭論」(當然,是屬於台北帝國大學時代的藏書),這本書別說他德文的內容我完全看不懂,就連他的德文字母也是將近一個世紀前的花體印刷,我連字母都分不太出來那個是那個!我只是覺得,身為一個有自覺,以有反骨的知識分子自許大學生,就應該把時間花在這種東西上吧!

  直到了的某一天,在台大校門口前的某棵椰子樹下,有一個電機系的學弟和外文系的學妹在鬥嘴,看我經過,把我攔下來評評理。學妹問道:「你覺得穿衣服打扮重不重要?」我想也不想就回答:「穿衣服舒服就好,打扮當然是不重要!」只見學妹哼一聲說:「又是個物質主義者!」

  聽聞這個評語我嚇了一跳,想想自己花了這麼多生命在追求精神生活,這麼樣不重視外表這種物質上的東西,花錢買的都是書、古典音樂的CD和門票,都不是衣服、鞋子,這樣的我怎麼會是一個「物質主義者」呢?

  於是我很不可置信的對那個學妹提出了這個疑問,她說:穿衣服只求舒適,只要求功能性的需求,完全不在意美觀這種精神性的東西,當然是物質主義者啊!我一聽,心下大是不平,但是一時間實在也是無可反駁!只好和學弟二人湊到一塊說:女生就是女生,想買衣服還藉口那麼多!

  經過多年後,我不得不承認這學妹說的實在也有他的道理。我之所以不重穿著的美觀,是因為權威填鴨的教育下,根本不曾在教育中加入生活美學的元素,所以我的不修邊幅實在是教育上的一種失敗。我也不得不承認,直到今天,在穿著上我還是完全沒有品味的一個人!上班是襯杉西服,下班就是HANTEN或佐丹奴的休閒服,仍然是完全的功能和經濟取向!

  但好在我還是我,沒有人會因為我獨特的穿著認識我,但我還有很多其他的面向可供認識,可供喜愛!雖然現在的我因為工作的關係,穿著上至少整潔而正式,不像轉寄文章中的設計師大哥可以依然故我,不過,看到這樣的人,其實,還是會有一種回憶的親切感,蠻有趣的吧!

NOTE:原發表於 2004/11/08新浪部落格,經過多年,年近中年的我衣著品味依然乏善可陳,茲再錄於此以為紀念。

5 則留言:

PepoFun 提到...

Sorry, just a simple question...

"在我讀台大的那個時代,民國七十九年,西元一九八0年"
==> Is it 1980 or 1990 ??

brahman 提到...

以前去管理學院修一門統計學,發現管院的學生在大三大四就開始穿西裝,套裝。比較起來,在醫學院上課的學生看起來就像實驗室裏的白老鼠一樣啊。

小杜白雲 提到...

sorry!數學太差,已經更正了!
至於醫學院嘛,比較隔絕一些,不過漂亮醫生也是不少的...
如果有交系外的女朋友,就會比較出現在總區啦!

豬小草 提到...

我在總區的時候,管院的女生算是比較會打扮的吧。後來課都在法學院上,偶爾回總區,還是會習慣性地瞄一下那些穿著套裝的管院女生。

不過,現在去總區,只怕不管什麼科系的女生打扮都差不多。

至於男生,咳,還是一樣不會打扮。哈哈。

小杜白雲 提到...

這方面真是有點男女有別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