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3月22日

〔家族史〕關於四叔的二個故事

掃描0032

  照片中左方這位揚起頭,擺出跩跩姿勢,卻有點好笑的年輕人,就是我的四叔。

  我的四叔在家族中算是事業最有成就的一位,在台灣的高科技產業中,是頗具知名度的專業經理人,不但曾有雜誌專訪,也有過電視演講會,且姑隱其名,以免造成我四叔的困擾。

  小時候我阿媽的家中客廳老是擺著一張照片,是四叔在美國的留影,現在不知擺到那兒去了?在當年,可以去美國是一件了不得的事情,我記得我第一次去機場,好像就是去看四叔搭飛機出國。那年代還沒有開放出國觀光,能到機場看飛機,對小朋友來說已經是新鮮的不得了的一件事,到現在我還記得。

  我四叔的豐功偉業,自不必由我記述;以下所說的故事,都是在一次家族聚會的聊天中,我二姑說給我聽的,我也有轉述給我四叔,但他好像全部忘記了,故特此誌之,以免散佚而不傳。

  我阿媽育有二女四子(夭折的不算在內),大姑、二姑是姐姐,下有四個弟弟,我四叔是最小的一位,他和我大姑年紀差得很多,我的大表姐月紅,比我四叔還要大一歲。所以說,當我四叔出生之時,他的大姐早已嫁作人婦,而且育有一女了。在那個大人們都要艱苦地討生活的年代,據說大部分的時間,都是我的二姑肩負起照顧幼弟的責任。

  我二姑說:在我四叔約莫二、三歲的年紀,她要到朋友家幫忙煮飯,帶著我四叔一同前往;抵達朋友家後,二姑進廚房去忙他的,叫我四叔自己在外面玩。那個年代的小朋友是沒有玩具的,我四叔就走到門外,剛好是個廢工地,我四叔就蹲在地上撿些碎磚、鐵釘、木片在玩,也不知玩了多久,恰巧被二姑的朋友發現,趕忙將他帶進屋內,並叫我二姑要小心,我二姑見此情狀,深怕四叔玩鐵釘等而受傷,就叫我四叔跪著,不要亂跑,轉身又去忙她的工作。她以為我四叔跪一下累了就會自己起來休息。

  不料過了一陣子,二姑的朋友突然跑進來罵她:「汝吶這夭壽,汝小弟擱這細漢,汝吶叫伊跪這久?」這時我二姑才猛然發現,我四叔居然這麼「古意」的一直跪著。我二姑說:「吶知影恁四叔仔這乖,這古意,嘸叫伊起,伊就一直嘸起。」當年我二姑說這個故事時,已經六、七十歲了,臉上卻仍然有非常「嘸甘」的表情。



<下圖其中有一個是我四叔>
掃描0054

以下是我二姑在聊天時所說的第二個故事:

  早年我阿公、阿媽自坪林的山中老家搬到臺北,住過大稻埕、艋舺、松山、木柵等地,我出生的時候,是住在木柵辛亥路與興隆路口附近。我二姑說的這個故事的背景,是在居住於木柵之前,但到底是住在那兒,我實在是搞不清楚。

  我記得的是,我二姑說,當時我四叔約莫是小學或還沒有上小學的年紀,全家是住在一間租來的房間內,同一戶裡面,還有其他的房客。當時家中的經濟狀況很差,每天都要為生活奔走以求溫飽。

  據說某一天,同住一戶的鄰居太太與人聊天,提到一句:「咱以後就千萬嘸當像歐巴桑(指我阿媽)家那麼散(窮)。」這句話似乎是沒有惡意的,但不知怎的被我阿媽聽到了,我阿媽很難過。而當時小小年紀的四叔居然跑出來向我阿媽說:「媽媽吶有散,媽媽有我們四個兄弟,吶會散。」

  當我二姑向我說到這一段四、五十年前的往事,依然有著泛著淚光的感動。

  後來我向四叔提到這個故事,只見我四叔略帶尷尬地笑著說:有嗎?有這樣的事嗎?我不記得了!

  就算四叔記得,我想他也會說不記得吧!我想,真的是有這件事的!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