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3月17日

〔武術〕鈀子、巴子、八極

  在日本的武術界,流傳著一種究極、必殺之拳,認為這種拳法威力強大,充滿神祕的色彩,甚至認為是中國的「祕拳」,這個拳法就是「八極拳」

  而八極拳在台灣的神祕之處,在於這種拳術是總統府待衛的必學功夫,而當初將這套拳引進總統府的「禁軍教頭」劉雲樵,更曾因為其高強的武藝,在中日戰爭期間擔任地下工作人員,是為「天字第一號」!隨著國共戰爭落幕,劉雲樵也渡台定居,曾創立「武壇」推廣中國武術,學員眾多,在台灣武術界是個響噹噹的人物。他最出名的徒弟應該是徐紀,目前有五十多歲,仍在各地教拳,也常常是世界各大武術雜誌的封面人物。
 
 日本人松田隆智對於中國武術,尤其是八極拳相當著迷,曾親自來台拜師學藝,據我猜測並不是劉雲樵老師親授,極有可能是徐紀老師或劉雲樵老師的其他徒弟代師授徒。松田隆智後來編寫了一個「拳兒」的故事,由藤原芳秀畫成漫畫,描述一個日本小孩「剛拳兒」從日本到台灣、再到中國追尋八極拳藝的故事,相當好看。故事雖屬虛構,但其中不少內容應該是松田隆智自己的經歷,漫畫中可以看到「台北龍山寺」等等場景,感覺十分親切。八極拳在日本會這麼紅,應該是松田隆智唱作俱佳,流風所及吧!

  八極拳在日本走紅的原因,還有一個可能是劉雲樵的大師兄霍殿閣曾經擔任末代皇帝溥儀在偽滿洲國當皇帝時的待衛隊長兼武術教練,當時待衛隊的成員也跟著霍殿閣學習八極拳。據說有一次在滿洲國的首都長春街頭,溥儀待衛隊員遇著了一群帶著德國狼狗的日本兵,日本兵有意羞辱「偽皇帝」的近身待衛,所以就放狗咬人,不料這些兇猛的狼狗都死在赤手空拳的待衛隊員手下。一時間八極拳聲威大盛,日本人畏霍殿閣如神明。這或許也是日本人崇拜八極拳的一個由來吧!

  而劉雲樵及霍殿閣的師父,就是河北滄洲的著名武師「神槍李書文」。古代常見的武器中以槍最長,威力強大,所謂「一寸長,一寸強;一寸短、一寸險」,尤其是中國北方多平原,地勢平坦寬闊,適合使用長兵器,因此北派武術家莫有不學長槍者。又練習槍法時,抖槍之法可以練雙臂之力,對拳法亦大有俾益,此亦有稱「抖大竿子」者。

  而河北滄洲,地多不毛,因農業不興,所以滄洲人多習武出外走鏢以養家活口,武風極盛,故而武術高手輩出,以「神槍」為綽號者比比皆是。如前文所談「武術匯宗」作者萬籟聲,其所學少林六合門拳法的師父,也是河北滄洲人,號為「神槍劉鏡遠」。而李書文因徒子徒孫眾多,如劉雲樵,霍殿閣,徐紀等人又有國際知名度,因此「神槍李書文」之名得以流傳;不像其他的「神槍」多已淹沒在歷史的遺跡中了!

  據傳李書文身形短小,但功力深厚,性情暴烈。拳法樸實剛猛,不愛花俏的招式套路,生平絕招「猛虎硬爬山」拳勢有去無回,下手常不留活口。最後似遭仇家下毒,中毒身亡。

  八極拳是一種歷史悠久的拳法,在明朝抗倭名將戚繼光所編著的「紀效新書」中曾提到:
「古今拳家,宋太祖有三十二勢長拳,又有六步拳、猴拳、囮拳,各勢各有所稱,而實大同小異。而今之溫家七十二行拳、三十六合鎖、二十四棄探馬、八閃番十二短、此亦善之善者。呂紅八下雖剛,未及綿張短打,山東李半天之腿、鷹爪王之拿、千跌張之跌千跌張之跌、張伯敬之打、少林寺之棍、與青田棍法相兼。楊氏槍法與巴子拳棍,皆今之有名者。」
  紀效新書這段說明可以說是中國古代較具公信力的武術記載,沒有附會古人或神仙的流弊。由此項記載可知,在明朝當時,少林寺只是以「棍法」聞名,並沒有「天下武功出少林」這回事,至於武當、峨嵋等等,更無一字記載,顯然這些門派傳奇的武功都是後世小說家之言。而太極拳、八卦掌、形意拳等等武術,在當時並沒有很大的名氣,也不確定是否已經發展出來。而其中所說的「巴子拳棍」,就是今天的「八極拳」。

  所謂「巴子拳棍」,指的可不是「媽巴羔子」的「巴子」;而是「鈀子」的一音之轉。因為八極拳的握拳之法,並不是像拳擊那樣握拳;而是四指彎曲虛扣,其形狀很像是農用的「鈀子」,故爾稱為「鈀子拳」,久而久之唸作「巴子拳」。到了清朝,有一個叫吳鐘的人學習這巴子拳後,覺得「巴子拳」這名字實在太難聽,像是鄉下把式,於是乎將之改名為讀音相近的「八極拳」,並指出這種拳法的威力強大,「上下四方,達於八極」,因以為名。

  所以,從「鈀子」到「巴子」到「八極」,這門武術也從中國河北省滄州鄉下的拳腳把式,變成今日流傳東瀛的究極祕拳。


  然而,這神祕「八極拳」源流自何方呢?是少林的達摩,或是武當的張三丰?

  根據近年來的考證,這「八極拳」應該是出自回族的武功,因為早年巴子拳的傳承很明顯是在回族人,也就是中國的伊斯蘭教徒之間流傳。這樣的結果可能出乎一般人對「中國功夫」的刻板印象或「刻板幻想」。如果說這樣的考據可以早個六、七十年就形諸文字,廣為流傳,也許今日武俠小說所建構的武林樣貌會有很大的不同;小說中那些絕世的武功密笈搞不好會是用古伊斯蘭文寫成,夾在古蘭經中;而不是千篇一律的都是用天竺文字寫成,夾在少林寺的藏經閣內了。

  至於這八極拳由回族傳到漢族後,回族人是否仍保有「原汁原味」的古八極拳,就有待進一步的考證了。可惜的是,在文化大革命時代,中國武術被視為「破四舊」的範圍,許多武林耆老被批鬥至死,很多武功也就失傳。反倒是台灣、香港保留了不少昔日的功夫,所謂禮失求諸野,大概也就是這樣的情形吧!

  今天日本的八極拳,主要是學自台灣的劉雲樵系統。但一個有趣的問題是,劉雲樵是中日戰爭中天字第一號的情報員,當年差一點死在日本人手裡,國仇家恨之下,劉雲樵真的肯將八極拳傳授給松田隆智?或是其他的日本人嗎?

  民國五、六十年間,台灣社會仍然很貧窮,日本卻已經很富有。加上日本人對「格鬥技」的狂熱,許多日本人渡海來台,拜師求藝,並願意出錢、出技術,將所學的武術拍照、錄影、出書、出教學錄影帶等等。日本人當時為這些東西可以付出的財力、物力,及其所完成印刷品、出版品的精緻度,是同時代台灣人所做不到的。

  因此,直到今日,我們在坊間仍然可以找到很多日文中翻的中國武術書籍,或者是日文版的教學錄影帶。這些教材的內容,都是取材自台灣的武術家;而就出版品編排、印刷的角度來看,可以說是質量俱優。但內容呢?也一樣好嗎?

  可惜的事,這世界上有很多事情,不是有錢就買的到。

  話說我之前跟洪允和老師學<<陳式太極拳>>時,有一位年紀較長的師兄,年輕時曾經在徐紀老師的那兒學拳。徐紀是劉雲樵的弟子,而劉雲樵一生際遇甚多,所學不僅止於八極拳一門,其所主持的「武壇」所授課程甚多,亦不僅限於八極拳。

  那位師兄說當時在教練場內練拳,回去常常忘了教練教的姿勢重點,為謀自修,乃購買坊間由「徐紀」老師所示範的武術教學書籍加以比對參照,以補記憶之不足。結果有一次他在教練場中照著書上看來的姿勢練習,被徐紀老師本人看到了,當場質問他:是誰教你這樣打的?並著實將這位師兄數落了一頓,再就其拳架加以一一改正。那位師兄回家再翻書看,咦?怎麼徐紀老師本人在教練場教的,和徐紀老師本人在書上示範的,只有大體看起一樣,細節完全不同呢?經向同門師兄弟請益之下才確定,那種坊間書上印的、寫的並不可信,老師親自教的才是真的。
台灣武林19
  經由與這位師兄的談話,證實了我對上面那些日文武術出版品(含日文中譯本)可信性的懷疑。如果照這些日文「祕笈」來練武術,只會越練越錯。這種事,騙騙日本人浪費時間就算了,但這些個武林前輩,至今沒有向國人說清楚、講明白,萬一有學藝不精的半調子師傅,拿著這些書奉為聖經,食古不化的教學生,豈非「貽禍武林」?

  台灣碩果僅存的武術雜誌「台灣武林」第十九期,有一位自創「格鬥八極拳」(這名字有日本化的傾向)的老師,拿了一張劉雲樵在其著作「八極拳」中的拳式照片加以批評,指出劉雲樵打拳時站姿的雙膝內扣,而非外張,與古籍圖式不合,有如何如何的問題。當然這位老師不敢直說劉雲樵打錯了,但言下之意頗不以為然。

格鬥八極拳

  其實,以劉雲樵在武林中的輩份及地位,怎麼可能會「打錯」八極拳呢?這位格鬥八極拳老師的批評很有勇氣,論點我也不敢說不對,只是我認為他可能對於武術歷史的認識不夠透徹,所以難免產生一些誤會。

八極拳  由這本新潮社所出版的「八極拳」書底所載文字:「
(前略)本書經由董牧先生獲劉老師首肯,授權本社榮譽發行中文版,特此申請。
」來看,即可知這本書籍本來不是中文版。再由新潮社所這家出版社所印行一系列的武術書籍加以對照,很明顯的這本「八極拳」應該是日書中翻。舉個例子來說,該新潮社所出版的<<陳式太極拳>>一書,示範者就是松田隆智本人,該書前言並述及本書松田隆智所示範的陳式太極拳是學自徐紀。

  因此,上開這本「八極拳」雖然作者是劉雲樵沒錯,但顯然原本是要印給日本人看的,所以囉!姿式怎麼是不是真的「正確」?實在值得懷疑。

八極拳封底

<此圖為新潮社出版八極拳一書的封底>

  妙的是上面那位格鬥八極拳的老師另外提出一張早年內政部列為機密文件的<<八極拳講義教材>>,示範者也是劉雲樵。作者說:這張照片中劉雲樵先生展現的拳架,與前開新潮社出版「八極拳」一書所顯示的拳架,「似乎」並不相同。

劉雲樵1
<引自上開格鬥八極拳之內文>

  其實,在我看來,這並不是「似乎不相同」,而是差之毫厘,謬以千里的「完全不相同」。幾乎可以作為劉雲樵傳授「假的」八極拳給日本人的鐵證。看來劉雲樵前輩在教學上依然不改其「特務」本色啊!

  了解了這段歷史背景,在解讀武術史料時,才不會陷於迷霧中白白繞繞圈。只是這一段歷史的糾葛,當事人有的已經仙去,依照武術界尊師重道的傳統,又有誰敢說老師的著作不對呢?因此,這其中幾分真?幾分假?可是難以還其原貌了!

NOTE:我本人對八極拳是門外漢,只是對武術史料有點興趣,如果文中所寫有所謬誤,尚祈方家指正,千萬不要用八極拳來打我!

10 則留言:

brahman 提到...

小杜兄這個考證蠻有意思的。從過去到現在,日文翻譯「出口轉內銷」的武術書籍不少,閱讀上的確要十分的小心啊。第一個教我形意的老師傅送過我一本他十幾年前的著作,不過裏面的動作與實際所教的在細節上有許多不同,詢問之下還是要以實際教授為準。

不過也有同一個作者在前期與後期的著作動作產生改變的情形。例如早期孫祿堂所演示的形意三體式手型與後期有所不同。畢竟武術是一種活的技藝,隨著習武者浸潤的時間產生改變也是無可厚非的事情。

「天下武功出少林」這句話的確值得商榷。有個說法是天下武功集於少林,恐怕是比較符合歷史的發展。另外,明朝中後期已有武當內家與峨嵋武功的文字描述喔,這兩個門派確實存在而非虛構的。小弟一次在青年公園還偶遇自稱會崆峒劍法的人士,不過對此我一直是半信半疑啦。

小杜白雲 提到...

關於武當的道士記載確有所聞,但是否足以稱為”武當派”?又是否真有”武功”?我覺得蠻可疑。

明成祖奪權成功,有一說是戰場上刮起了一陣北風,使建文帝的軍隊陣勢散亂而戰敗。因而成祖為感謝掌管北方的玄天上帝,乃大修武當山上的道觀。當時道觀上的銅瓦據說鎔入了相當份量的黃金,可見皇家對此之重視!這也是武當山開始變成一個宗教”重地”的由來。

後來附會的武當派,大概是這個原因。

至於峨嵋派,我就真的沒聽過現實上有什麼記載或武功了!可能是所見不足吧!

不過,若有武當,峨嵋等武術門派,萬籟聲的武術匯宗何以未置一詞?亦可怪也!

明朝有一位名將兼武術家俞大猷,著有一部<劍經>,曾提及他本人曾上少林寺尋訪武功,結果少林寺是有一堆僧人,但武藝十分低劣,俞大猷還反過來指導了二手。所以天下武功出少林之說,我猜在明朝是不存在的。

即便是現代介紹少林寺的電視節目,說起少林寺武功的源由,還是追到唐太宗的十三武僧,此後五代十國,宋,明長達數百年的時間,也找不出一個可供查考的著名武僧,我想天下武功出少林,應該是小說家之言的成份居多吧!

brahman 提到...

黃宗羲的"王征南墓誌銘"以及他兒子黃百家"王征南先生傳"都提到內家為張三丰所創,所記載的直接傳承可溯至明嘉靖年間的張松溪(可能就是紀效新書的綿張)。黃百家本身修習內家拳,所得到的資料應該屬於第一手資料。至於當時張松溪是否偽托於張三丰,而武當山的道士是否亦通曉這一門內家武術,這是一個問題。不過在明末清初之時,內家已經與武當兩字連結在一起。所謂武當內家已非指武當山的道士,而是指傳承這一系內家拳的武術家們。

至於峨嵋,恐怕具體文字記載比武當更來得早。明嘉靖有個文武全才的翰林學士唐順之(荊川)先生,傳說善使槍法,抗倭名將俞大猷,戚繼光等人都曾為他門下。他有首"峨嵋道人歌"是這樣寫的:

「浮屠善幻多技能,少林拳法世罕有。道人更自出新奇,乃是深山白猿授。......忽然豎髮一頓足,崖石迸裂驚砂走,去來星女擲靈梭,夭矯天魔翻翠袖。......險中呈巧眾盡驚,拙裡藏機人莫究。......百折連腰盡無骨,一撒通身皆是手。......余奇未竟已收場,鼻息無聲神氣守。道人變化固不測,跳上蒲團如木偶。


其中不但可看到唐順之親眼所見峨嵋道士的武功描繪,亦點出了當時少林拳法已得到頗高的評價。此外,明末吳殳的"
手臂錄"也記載峨嵋槍,並給予相當高的評價(少林槍被吳評為乃是以棍為槍的拙劣槍法)。

小杜白雲 提到...

受教受教!
我後來想想,少林寺應該在明代就以武功聞名,所以俞大猷才會上少林訪武功!沒想到見面不如聞名..
而唐順之(荊川)事蹟,在下乃首次見聞,感謝賜教..看來峨嵋派的武功傳承來自白猿,古有傳說可考,倒不是還珠樓主在蜀山劍俠傳中亂編一通了!
張松溪應是史有其人,不過各種記載的年代上有點錯亂,我看過有的說是唐人,有的說是宋人..如果照BRAHMAN兄所言是綿張,那又可能是明人或元人了!

brahman 提到...

少林方丈該不會派兩個知客僧敷衍一下吧。俞大猷如果那時候已是大官,要如何「接待」遠道來訪的朝廷大員恐怕也是一件頭痛的事啊!

另外關於張松溪的年代,萬曆年間的大學士沈一貫所著"啄鳴集"有篇"搏者張松溪"寫到:『嘉靖末又有張松溪。名出邊上。張衣工也。其師曰孫十三老。大梁街人。性麤戇。張則沈毅寡言。恂恂如儒者。』對照黃宗羲的說法,張松溪活動於明朝嘉靖左右,此說應該相當可靠。

小杜白雲 提到...

從網路上找到這些:
-----------------------
明萬曆四十三年(1615年)文翔鳳在其《嵩遊記》中寫道:“歸觀六十僧,以掌搏者、劍者、鞭者、戟者……”從這個記述看,明代少林武術不僅有拳有棍,而且有劍、鞭、戟,等等。

清洪亮吉《登封縣志》載明末郜如城:“習拳棍於少林寺僧,尤嫻大刀。”可見大刀在明代已被列入少林重要兵器。

明天啟五年(1625年),河南巡撫程紹在少林寺觀武僧演武后寫的《少林觀武詩》雲:“暫憩招提試武僧,金戈鐵棒技層層。

明萬曆時的禮部侍郎公鼎《少林觀僧比武歌》:“復有戈劍光陸離,揮霍撞擊紛飆馳。”以上這些,足可證實明代少林武術的拳術、器械種類相當多。

明王士性《嵩遊記》載:“寺八百餘僧,各習武藝俱絕。”俞大猷《詩送少林寺僧宗擎有序》:“予昔聞河南少林寺有神傳長劍之技,後自云中回,取道至寺,僧自負精其技者十餘人,咸出呈之。……宗擎回寺以劍訣禪戒傳之,眾僧所得最深者近百人。”由上可知,明代少林武僧的確眾多。

唐豪在《行健齋隨筆》中言明代武僧著稱者有:悟須、周友、週參、洪轉、洪紀、洪信、普從、普使、廣按、宗擎、宗想、宗岱、道宗、道法、慶盤、慶餘、同賀、鉉清等18人。

喇嘛(道源)見《少林棍法闡宗》洪紀為著名武僧洪轉昆弟,其事蹟見吳修齡《手臂錄》。 广顺征战有功,事迹见万历四十七年(1619年)《少林寺都提举征战有功顺公万庵和尚塔铭》。廣順征戰有功,事蹟見萬曆四十七年(1619年)《少林寺都提舉征戰有功順公萬庵和尚塔銘》。 玄机和尚为著名拳法大师,事迹见《拳经·拳法备要》。玄機和尚為著名拳法大師,事蹟見《拳經·拳法備要》。 另外,明代《江南经略》、《倭变志》、《云间杂志》等还记述众多少林派武僧边澄、月空、月舟、一舟、古峰,等等。另外,明代《江南經略》、《倭變志》、《雲間雜誌》等還記述眾多少林派武僧邊澄、月空、月舟、一舟、古峰,等等。 由于《江南经略》等记的人多是僧人的字或号,故这部分僧人不能说就不是少林寺僧人。由於《江南經略》等記的人多是僧人的字或號,故這部分僧人不能說就不是少林寺僧人。
---------------------------
看來史料眾多,真是沒時間一一爬梳啊!

匿名 提到...

松田隆志跟誰學八極拳
我記得是跟蘇昱章
也是劉雲憔的弟子
有空可以去參考八極螳螂網站
內有說明

小杜白雲 提到...

應該是和蘇昱彰學的,不過我記得是「彰」,不是「章」

這要再查查了。

在拳兒這部漫畫中,有蘇老師的角色出現,不少武友認為把蘇老師畫的太醜了!呵呵!

匿名 提到...

SORRY 沒有選字打錯了
我手頭的書寫蘇昱彰沒錯
早期有本崩步作者蘇焜明好像也是他
八極螳螂網站
http://pachitanglang.myweb.hinet.net/default-1.htm
我節錄原文供你參考
答:"拳兒"漫畫書,作者松田隆智是我早年學生,日本人他每年來台灣同我學習一二個月,連續十年,蘇崑崙就是我,漫畫中我的像形是用80年我的相片定形,同他當時來台學習的我不一樣,劉月俠就是劉雲樵師父,劉師以前習慣晚上不睡覺,我常晚上同他練功幾多年,所以漫畫用月夜大俠比諭,我以前住大嚨峒保安宮後面,練功教拳就在孔子廟內,他在那裏學拳,漫畫書我的內容方面都是真實事情,僅有我的家沒有那樣美又大,拜師是向我,我當時沒留鬍子,拳兒不是小孩子,他多我一歲,其他內容全正確。

漫畫的相貌我到覺得很傳神XD

小杜白雲 提到...

這樣啊!
我有一本講食鶴拳的書,作者好像也是蘇昱彰,如果是的話,可見他學的門派蠻多的!

那本書裡的照片看不清楚,但和那個小鬍子差很多..

不過我沒有看過蘇老師本人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