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3月21日

<武俠小說>難得一件的好回目

青衫磊落險峰行,玉璧月華明,
馬疾香幽,崖高人遠,微步穀紋生。
誰家弟子誰家院,無計悔多情,
虎嘯龍吟,換巢鸞鳳,劍氣碧煙橫。

  此曲調寄少年遊,是金庸所作,也是天龍八部第一部的回目。

  第一章<青衫磊落險峰行>,寫的是段譽離家到無量山一遊;第二章<玉璧月華明>,寫的是段譽遇到無量劍派南北之爭,聽到有關仙人月下舞劍的傳說;第三章<馬疾香幽>,寫的是段譽初遇木婉清,二人逃命的過程;第四章<崖高人遠>寫的是段譽在求救的過程中掉到了逍遙子昔日所居山谷,巧遇神仙姊姊像,並破解玉璧仙人舞劍之謎。第五章<微步穀紋生>,則是段譽受無量派拘押,臨時練就凌波微步、逃脫成功。第六章<誰家弟子誰家院>,寫的木婉清發現段譽居然是大理國的皇子,兩人身分懸殊,芳心可可,又不知如何是好;第七章<無計悔多情>,寫的是發現木婉清居然是段譽之父段正淳的私生女,戀人竟成兄妹,造化弄人,無計可施;第八章<虎嘯龍吟>,寫的是四大惡人登場,欲向大理皇室報仇,彼此間的武功較量;第九章<換巢鸞鳳>,寫的是四大惡人夥同鍾萬仇抓了木婉清,和段譽一起關在石室中,下了春藥,想讓他們兄妹相姦;但大理皇室的巴天石等高手挖地道救出木婉清,再將鍾萬仇之女鍾靈丟入石室與段譽同處,破了四大惡人的計謀。第十章<劍氣碧煙橫>,寫的則是段譽練成北冥神功,吸了一堆他人的內力,卻不會運化,成為惡疾,由皇帝親自攜至天龍寺求救,卻因吐蕃國師鳩摩智來訪,與天龍寺高僧以線香點燃劍氣相鬥,段譽因緣巧合學成六脈神劍的情節。

  這闕詞難得之處,是一方面可以扣住小說情節,獨立出來看,頗似頗為完整,饒富興味,可說是章回小說中,設計回目最巧妙的構思之一。

  有時,真讓我懷疑,金庸先生不知是先寫小說才想回目,還是先想了回目才寫小說。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