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3月24日

〔讀詩〕狼籍滿庭君莫掃

  前陣子有一天回家,發現我媽在生氣,因為我妹妹幫忙整理家裡及冰箱時,把一包黑黑醜醜,看起來顯然過期很久的東西給丟了。不料那包東西是我外婆生前所作的客家老菜脯,應該有四十年以上的歷史了,用來煮菜脯雞,滋味甘甜好的不得了,絕對不是新菜脯能表現出來的味道。

  老媽捨不得吃,一直放著,卻陰錯陽差被當垃圾丟掉了,失去的食材固然珍貴,但更令我老媽難過的,應該是失落我外婆記憶的憑藉。

  我老媽有著傳統客家人,或說老一輩台灣人的行為模式,就是什麼東西都捨不得丟,越堆越多,多到無法整理。這種作法在鄉下的三合院行得通,但在空間比什麼都貴的台北市,難免不合時宜了。

  前些日子翻《元詩別裁》,有兩句詩的意象讓我想起前述之事,詩云:【狼籍滿庭君莫掃,且留春色到黃昏】,這是詩人傷春不願掃除落花的心情,惟春逝何傷?人生階段風景的逝去,感傷之餘,老菜脯遠比落花更香。

原詩如下:
《落花》元、郝經
彩雲紅雨暗長門,翡翠枝餘藍綠痕,
桃李春風蝴蝶夢,關山日明杜鵑魂,
玉闌煙冷空千樹,金谷香消謾一尊,
狼籍滿庭君莫掃,且留春色到黃昏,

這首詩寫得不錯,但也不頂好,尾聯頗有興味,然全詩於文中無庸照引,茲於此錄之,以供參考。

6 則留言:

brahman 提到...

四十年的菜脯......這還可以吃嗎?

小杜白雲 提到...

那當然是一定可以,而且湯煮起的甘甜味是氣韻深沉,和新菜脯的鮮甜味是大大不同。
一般店家很難弄到老菜脯,就算有,也不可能一鍋雞湯都用老菜脯,一定會混點新菜脯。
若非家傳,還真不容易吃到哩!

匿名 提到...

洗版人:

聽起來好像很好吃的樣子呼呼呼~~~
不過那也真是可惜啊……

其實版主提到的最後兩句,是化用宋詞的句子,不過我一時之間忘了原詞是什麼,總之整首詩是不錯,不過那個化用就比原詞差了。

小杜白雲 提到...

真的好吃啊!不過一定要用土雞來煮,不然就浪費了!

現在好像全部都吃光哩!

匿名 提到...

洗版:

這樣一說,原來最後菜脯有救回來,
我想親人的滋味才是最令人思念的吧。

小杜白雲 提到...

並不是有救回來啊!
而是說當初大家分一分拿回家吃的...現在全部都吃完了!

所以,是真正沒有了!!

不過呢,老菜脯這種東西在古早的客家社會裡算是普遍,所以或許偶爾可以在懷舊餐廳裡找到..但那到底是真的老菜脯,或是黑心老菜脯,就不得而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