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3月13日

〔閱讀〕【不去會死】及【比陽光燦爛,比雪潔淨】

比陽光燦爛,比雪潔淨的圖像

  【比陽光燦爛,比雪潔淨】是LULU的同學曾柏文所寫的遊記,LULU在其部落格有專文給他推薦,我也有買一本,到現在還沒有拜讀完畢。

不去會死!的圖像

  【不去會死】是一位日本單車旅行家石田裕輔的遊記,這個傢伙從阿拉斯加開始騎,騎過南美洲、歐洲、非洲及亞洲,總共騎了七年半,前天放假我一天就讀完了這本書。

  我之所以這麼寫,並不代表我已經評判了上面兩本書孰優孰劣;事實上,這兩位旅行家都相當有想法,也相當有深度,所寫的內容都深具啟發性。

  今日我不打算談這兩本書的內容,只想說一下對【出版策略】的意見。

  【比陽光燦爛,比雪潔淨】一書,有一個相當明顯的缺失,就是字體太小了,造成我這種老人家閱讀的困難,這也是我遲遲無法讀完本書的主要原因。我有以此事詢問LULU,據LULU表示,作者的原稿還要更多,但出版社只願意出版一定頁數的書,否則在市場上不好賣,要求作者刪節內容;而作者後來覺得真的刪無可刪啦,和編輯妥協之下,只好縮小字體,遷就頁數,於是本書就成了今日這個模樣。

  至於【不去會死】這本書,作者騎車經過84個國家,前後七年半;但書中有許多國家連一個字也沒提到。每段故事也不太長,讀來極為爽利,讀完之後,不由得會想:幹!這傢伙一定還有很多精彩的沒有說出來吧!

  所以說,撇開書的內容不談,後者的編輯策略顯然更能掌握【捨去】的藝術,而勝於前者。

  當然,【不去會死】作者的七年半的經歷,不是一本小小的書可以概括,後續好像將一本接一本的在台灣推出。

  而【比陽光燦爛,比雪潔淨】的作者曾柏文或許是覺得,太難期待台灣的出版社會願意一本接一本的幫他出書,因此,一但有出版的機會,一定要把所有他覺得有價值的東西都塞進去。

  誠然,要作者割捨自己的文字,是相當痛苦的事,這也是作者與出版社編輯時常衝突之處。然而,編輯的專業就是要比作者更清楚印出來的書是長成什麼樣子,並且專業的執行其出版策略;我相信如果曾柏文知道他的嘔心瀝血之作讓我這個讀者放了好幾個月還沒看完,而原因只是因為字太小;他一定會認真考慮把他的書分開出版,而再提煉其內容先打響第一砲再說。

  當然,能選曾柏文出書還算是編輯有眼光,比起一些流水帳式的遊記,已經是好太多太多了。

  在這個旅遊極為便利的年代,壯遊天下的人也越來越多,各色各樣的遊記充斥在實體書籍及部落格,部落格是個人天地,也就罷了;但如果有志出書的人,也許該思考,你的書到底是要讓作者暢所欲言,還是讓讀者意猶未盡呢?

延伸閱讀(您可能對以下的內容有興趣):
1.〔閱讀〕離家出走-不負責任讀後感

2.[閱讀]忘記憂愁的地方

3.老貓學出版:編輯可以不知道排版嗎?

4.老貓學出版:出版辭典:【易讀性】

5.老貓學出版:讀不下去的版面

4 則留言:

Albert Tzeng 曾柏文 提到...

您好,我是柏文,《比陽光燦爛、比雪潔淨》的作者,在網上意外遇見這裏,承蒙鼓勵與指教,也借貴版做出一些回應。

您說的沒錯,字感覺太小,是這本書閱讀舒適度的一大缺憾。不過導致這種缺憾,字數,卻非決定性的因素 (當今書市中,不乏字數數倍於拙作而無同樣感受者)。另兩項重要的因素,是美術設計,以及印刷與打樣間的落差。

坦白說,出書前在看樣時,不管文編、系列主編,甚至是我自己,都從不覺得字不太小,反而很欣賞美編選用仿宋體呈現的人文質感。然而拿到成書後,我也驚訝於閱讀舒適度的落差 (可以用雷射印表機印出同樣大小的字體,比較視覺感),因而求教於一些出版界的老前輩,才得知:

(1) 本書的美術設計(洋蔥),一向有愛用小字呈現設計感的習慣。
(2) 小字體中,又以仿宋體的視覺明度較不清楚。
不過最關鍵的是,
(3) 有些版在電腦打樣時很清楚,但製版印刷時,卻會因為墨色微調的問題,與打樣有顯著落差。

本書的缺憾,正是這三種因素下的結合。打樣時看起來清楚,製版後才發現,墨色調重照片就暗掉,照片清楚字就變得模糊。

對於本書製作上的瑕疵,我深感遺憾與抱歉。不過這絕非僅因作者「想將所有有價值的東西塞進去。」其實最後的書稿,是小第、文編、主編三方都認同的結果,也些段落,還是小第主動刪去後,編輯要求放回。一本十二萬四千字的書,在當今書市雖能稱厚實,卻也遠非鉅量 (一般書最少六萬字,多則二三十萬)。

最後,我在構思本書最初,的確就不打算分成數本寫作,不過卻非出於對台灣出版市場的判斷。其理由,一,是因為我深信,這本書中三段旅程有其內在理路的完整性,不可分割。二,每個人的生命需要像前延展,我不希望寫兩本相似的書。畢竟一輩子能寫的書有限,每本書書會出現,都有其獨特定位,也都希望能盡到最大的努力,把該說的說清楚。

本書中,我已盡了最大努力反省、沉澱、焠鍊,試圖創造出一部文字俐落,卻又有多重閱讀縱深(文字、情節、反省、辯証)的文本。其成果,當然須由讀者評價。只遺憾沒能有更好的閱讀舒適度,否則,或許能讓讀者更體會得到我的努力。

柏文
http://greener0701.spaces.live.com/

小杜白雲 提到...

哇!作者本尊真的冒出來了!

我對柏文兄的書的內容是相當推崇啦!!雖然因為字體小,讓我一次只能讀一小段,但就所讀的部分來說,已經是可以判斷這是本好書..

當然,本文的立論對柏文兄的書是略有偏頗..因為石田裕補的書明顯比較偏趣味性,不像柏文兄的書走的是人文深度反省的路線..因此前書好讀..後書慢讀是必然的結果..

我只是藉柏文兄的書來寫我對出版品策略的意見..

也感謝柏文兄的回應..讓我們對美編工作的重要性有更深的認識!
不過我有一個疑問是,不能先印一本樣品來看看嗎?在這個數位時代,印刷廠依然沒有辦法提供這種客製化的服務?..看來還有很多進步的空間啊!!

最後,如果對於刪文這部分有所誤解,那我把責任推給lulu好了...資訊是她給我的!

柏文 提到...

小杜白雲,

真不好意思,在你這寫那麼多說明。只是因為發現你的網誌傳播力頗廣,多少會擔心讓其他讀者對拙作也先入為主的印象,才忍不住留言的。

你說的樣書,不是沒有,我們製版前看的打樣,就算一種。
只是印樣跟正式製版印刷,用的是兩種完全不同的技術。前者類似彩色印表輸出,又稱「無版印刷」,其墨色均勻清楚,但成本高,只適用小量出品;相對而言,後者需先套色製作網版,由於透過網版轉印油墨,細線常顯得更細,墨色也調整也較高難度,但在大量印製時,有無可比擬的成本優勢。

這兩者間效果的差異,正是我前一篇留言中談到的問題。

LuLu跟我反應有人說字太小的時候,我還不清楚這些技術上的眉眉角角,才會先自己猜是因為字數。畢竟我初稿寫了二十三萬字,山下來比預計字數略多,也是事實。只是首先,當時刪不下去的不僅是我,開會時編輯們也認為,再刪就會破壞書稿理路的完整。而二來,我後來徵詢一些出版前輩的看法,才弄清楚其它這些因素,知道字數不是閱讀舒適度不足的唯一因素。

只是,即使後來有不同的理解,我也不會想到要跟LuLu更正澄清之前隨口說說的看法。我更不會想到,這種基於私人溝通形成的特定解讀,會因網誌而被半公開的傳播、擴大,甚至有可能形成一種具某種影響力的定見。對此,我不得不回應,不過對已透過聯播傳送出去的部份,也無能為力。

我自己在書中曾下筆不慎,沒有公允處理一段歷史記憶,引發某位讀者的不滿。只是書以付梓,筆下的偏差就像潑出去的水,我也只能透過自己的部落格公開澄清 (http://greener0701.spaces.live.com/blog/cns!BDF979CFE99A38F0!194.entry )。

有趣的是,這種知識的生產、傳播、分配與形塑的過程,正好是我目前專注的領域,知識社會學,處理的問題。


柏文

小杜白雲 提到...

柏文兄:
之前詹宏志在一次演講中提到,數位技術的進步,使得製版印刷的流程改變,印一本及印一萬本的單價成本變得十分相近,因此編緝的工作不再需要去判斷一本書會賣多少本,再決定要一次印多少。可以有接單後再生產的零庫存的概念。

因此我以為目前的印刷廠應該都已經具備了這種技術,要印一本,檔案叫出來印一次就好了!

不過由柏文兄的回應,可知詹宏志說的應該是趨勢,而不是目前出版社的實情。而目前網路上的個人出書服務(單價頗高),可能才是詹宏志所說的情形。

至於本文造成柏文兄或編緝們的一些困擾,深感歉意。不過柏文兄稱本部落格傳播力頗廣,實乃過譽,實際上還差的遠。很多都是親朋好友,回客率在我猜想應該不低,因此回應的部分應該也會傳播吧!

至於柏文所提的讀者回應部分,我個人看了之後是覺得還好;那是讀者的吹毛求疵!雖然說加一個”某些高層”之類的名詞會更完善,但基本的論述並沒有偏離史實,而且所謂

”許多本省族群口中 "外省人的優渥福利" (指軍公教保險與退休金) ,其實是為了補償許多外省人初來台灣沒土地、沒商業人脈,加以薪資清貧的補救措施。”

固屬實情,也是一種國家資源有意識的分配,不是嗎?難道到每一個外省人都非常有錢,每一個本省人都貧無立錐,柏文兄才可以寫書上那段文字嗎?

以上。

PS。因為柏文兄的部落格在下沒有登錄,無法留言,只好在此回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