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3月29日

〔人類學〕我讀過的好書《人類動物園》

人類動物園

  逛實體書店有趣的地方在於,你可能會因為一個莫名其妙的原因買一本書,譬如說,正在打折、封面很吸引人、或者作者的名字看起來很厲害等等。然而,偶爾這本書竟然不可思議地開啟你一門興趣,改變了你的思考。這種書與人的因緣,是很值得珍惜的。

  這本莫里斯(Desmond Morris)著作的《人類動物園》(The Human Zoo,1969)一書,就是因為十多年前的一次特價而和我結緣。買來之後翻了兩頁,就被我放在書架上數年之久;也不知是那個無聊的假日,我居然有興緻拿起這本書來看完,一看卻看出我對於【人類學觀點】和【動物學觀點】的長久興趣。

  這書是一本相當早期的〔科普書籍〕,是專家寫給大眾看的。隨著科學理論及技術的進步,本書中有許多觀點已經被證明係屬錯誤,但或許是當年研究工具和資料的侷限性,反而使科學家必需在有限的證據下,發揮更大的想像力來建構理論。莫里斯這本書在結論上固然未必週延,但其精采的思考軌跡和論證方法,仍讓人讀來津津有味!

  莫里斯根據達爾文的天擇理論,作了如下的推論:

  環境的變化,會促使物種發生【演化】,以適應新的環境,是為天擇;但物種【演化】的過程的過程極其漫長,想要從一種物種變成另一種新的物種,通常都要數十萬年的時間。(按:這個論點於今觀之已頗有問題,因為根據最新研究,北美灰熊演化成為北極熊,大概只花了二萬年左右的時間。)

  因此,一個物種的〔生物特性〕,必然是最適合生活在那個促成其演化的環境。人類這個物種,也不能例外。

  人類不可能在一千年或一萬年的時間內,在物種的生物特性上產生重大的演化。所以就生物特性來說,現代人和一萬年前或二萬年前的原始人,並沒有什麼不同。現代人或所謂的原始人,在生物學上應該是同一個〔物種〕,而非不同的動物。若然有一個原始人的嬰兒生在現代,在現代社會中成長,便會成為一個現代人;若有一個現代人的嬰兒出生的一萬年前,必然也會過著新石器時代人類的生活。

  而一萬年前、二萬年前的原始人,怎麼會從〔猿人〕演化成為〔人類〕呢?莫里斯說,當然是因為〔天擇〕所造成的,人類之前的猿人,為了適應當時的環境,經過長達數十萬年的演化,而變成了當時的〔人類〕。

  因此,人類這個物種的生物特性,應該是適合生活在一萬年前、二萬年前地球上那種自然環境中的。因為人類是為了適應那個環境而演化出來的物種。

  然則,一萬年前、二萬年前地球上人類所居住的環境是什麼呢?那是一望無際的大地,一個人類可能終其一生活動的軌跡不會超過方圓二十公里,一輩子也沒見過〔別群〕人類。他們的生活空間非常寬廣,人際關係相當單純;其實就和一般野生動物的生活環境沒有兩樣,看看現在非洲大草原上野生動物生存的環境,差可比擬一萬年前人類生活的環境。

  然而,隨著人類文明的發展,人類由採集、狩獵、農業乃至工業時代,這期間不過是一萬年左右而已。

  一個現代人,每天都遇到好多好多不認識的人,居住在非常狹小的空間中,從家中看出去完全沒有自然景色,而且有著複雜無比的人際關係,沒有一個現代人可以脫離這個龐大無邊的社會網絡而獨自生活。在現代生活中,一個人類,無所遁於社會。尤其是都市中的人類。

  但是,承前所言,人類的生物特性是不可能在一萬年間有重大改變的,現代人類的基因和一萬年前的原始人的基因是一模一樣的。而具有這個古老基因的物種〔人類〕,其實是適合住在一萬年前、二萬年前的那個地球。然而,隨著人類文明的發展,在〔短短的幾千年裡〕,就在地球上建立了無所不在的都市,鄉鎮,將地球的環境搞成現在這個樣子,嚴重破壞了人類這個物種原始的〔棲地〕。

  莫里斯觀察到現代人類的這個處境,他說,人類建立現代社會後的處境,就像是原本生活在大自然的動物,突然被關到〔動物園〕裡是一樣的。這些野生動物的天性是適合生活在寬廣的大自然,一旦關在動物園後,馬上置身在狹小的牢寵,強迫必需和關在一起的動物建立天天見面的關係。

  這種動物園裡動物的情形,就像是現代人類活在現代社會中的處境。對現代人類而言,現代世界就是一個動物園,一個由人類自己蓋給自己住的〔人類動物園〕。

  莫里斯不但是一個動物學家,也是當年倫敦動物園的園長,他觀察到野生動物一旦關進了動物園,就會出現一些在野外不會出現的行為模式。而這些籠中動物的行為模式,與現代社會中人類的行為模式十分相似。

  比如說,在野外的野生動物並沒有同性戀,但在動物園裡卻常見;野生動物在野外生活沒有自殘行為,但動物園裡的動物卻會這麼做;野生動物生活於大自然中不會做一些無聊,沒有意義的事情,比如說走來走去,頭搖來搖去等等,但動物園中卻有很多動物都會出現這種症狀。

  因此,莫里斯猜想:人類社會中的很多病態,像是同性戀(特此聲明:莫里斯書中認為同性戀是病態,不代表本BLOG立場),自殺,各種精神官能症,很可能是因為人類被關在〔人類動物園〕裡面所產生的後果;就像野生動物被關在真正的動物園裡所發生的現象一樣。因此,這些病態,是人類古老基因不適應新環境所產生的現象,是一整個物種所面臨的困境,而非一個〔個人〕的意志或行為所能改變的。

  莫里斯同時表示,從人類這個物種迄今的表現看起來,人類在適應環境上的能力,已經達到不可思議的地步。因此在原始棲地完全被破壞,人類全體被關進〔人類動物園〕的情形下,人類不但沒有滅絕,反而快速繁衍,欣欣向榮,所向無敵。

  當然,莫里斯認為,人類社會的問題還是很大。人類的適應力再強,也不可能在〔不自然〕的環境中一無阻礙的生存。就這部分莫里斯在本書中有豐富的討論,理論與實例並重,在此無法一一羅列,有興趣者可自行觀之;可惜本書在台灣似已絕版,有志者只好找簡體中文或英文的版本來看了。

  茲引一段發人深省的原文作為結尾:
”不幸的是,我們易於忘記我們是動物,既有與眾不同的弱點,也有與眾不同的長處。我們自認為是一張白紙,在上面可以畫任何圖畫,而事實上我們卻不是。我們是連同一套指令來到這個世界上的,但我們卻忽略或違背這些指令(中略)將來的世界肯定是個擁擠的世界,在他們控制下的電線、塑膠、水泥、金屬和玻璃製品的事物中,還存在著一種動物,一個人類動物-他是裝扮成文明超級部落人的原始部落狩獵者,他的古老遺傳性質拚命地對抗著他目前的新奇環境。如果給他機會,他會設法將人類動物園變成一所龐大的狩獵公園;如果沒有機會,人類動物園則可能變成一所龐大的瘋人院,就像上個世紀那種擁擠成團的巡迴動物園一樣。”

2 則留言:

LS (tw@us) 提到...

這個觀點很特別。我們怎麼知道自己不是都已經變成瘋人了呢?古代的人看到現代人生活如此忙碌,應該也會這樣懷疑的。

小杜白雲 提到...

我也覺得這個觀點很有趣,雖然這本書的研究理論於今觀之好像不太嚴謹,但是聯想力十分有趣!